|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大妝 >261出事

261出事 (1/2)

小說名稱《大妝》 作者:青銅穗  更新時間:2014-10-01 11:11  字數:3364

陸觀不拿這事報到都察院大做文章已經是謝天謝地了,曾密卻還不知足,他豈能不氣?若把陸觀激惱了,這單子報到都察院,都察院那幫人專靠擠兌人吃飯,定然對此緊咬不放,到時候不但曾密別想再呆軍營,多半還會被季振元給惦記上!又有什麼好處?

當然他也對這單子的來歷感到十分疑惑,但這都是後話了,他雖然與曾密交情不深,可是曾密在他手下出事,他若是不聞不問,那往後勛貴們誰還與他往來?事已至此,還是得先解決燃眉之急為要緊。

曾密見著臨江侯這般說話,也只好按捺住心頭鬱悶,拎著包袱去都事職上報到。

但是心裡的火氣卻是一寸寸地在往上長,他花了那麼多錢下了那麼多功夫在謝榮身上,結果換來的不是陞官反倒是降級,而他竟然還不能去尋謝榮算帳——若是他去找他,那就是撕破臉了,如臨江侯所說,這樣對他自己也沒好處!

心裡那窩囊氣一時間全都化成了雄雄烈火,接連幾日都沒法平復下來。

這日夜裡,臨江侯召他進營房交代事務,見他神情之間郁色甚深,便就順口問起了他這件事。

這兩日他倒也明白過來臨江侯是適時幫了他一把,因而就把事情來龍去脈都跟他說了個清楚。

臨江侯聽完沉默良久,而後道:「如果照你這麼說,這單子即便不是謝榮自己寫的,也定是他身邊知情的人寫的。謝榮去年被接連彈駭了幾次,名聲上再也傷不起了,既然他把所受之物盡皆收藏起來,很有可能是準備事後退回。他這麼做,也很可能是想在我與陸大人面前過了明路,先且把自己給摘出來。」

曾密凝眉道:「有這個可能嗎?」

臨江侯唔了聲,再道:「不管他是什麼用意,你只要是不是他做的這事就成了,你只要等上些日子,看看他把不把東西退回來,事情就見了分曉。」

曾密聞言,擰緊眉心點了點頭。

曾密去到後軍營報到後即刻降為從七品都事的事很快就傳回了廣恩伯府,與這消息同來的還有曾密對於謝榮的猜測,說這些的目的是為讓任如畫多留個心眼,看看四葉胡同最近的反應。任如畫聽說謝榮背地裡竟然還可能藏有這樣的心機,原先被強壓在心底的對謝家的怨忿頓時就湧上來了。

「既然答應幫忙就幫到底,竟然半途里又動這樣的心思,這是想把我們廣恩伯府踩到腳底下么?!」

她拿到信當場就在婆婆廣恩伯夫人面前哭訴起來。

廣恩伯夫婦因為這些年曾密在五城兵馬司的緣故,也撈回了些臉面,故而夫婦倆對老三夫婦都格外偏心些,聞言也就不住地附和她。

世子夫人孔氏早就看不慣公婆偏心,見狀唇角一抽,便就慢慢道:「三弟妹也別先忙著生氣,這謝侍郎是怎麼回事不是還沒有結果么?」

任如畫不與她爭嘴,也就只默默地生著悶氣。

這裡孔氏回了房,想起曾密夫婦這些年在家裡橫著走,眼下居然也吃了這麼個大悶虧,便不由得坐在床沿噗哧笑起來。她喚來心腹丫鬟:「悄悄地放個話出去,就說我們家三爺前些日子送了多少多少東西出去,現如今東西送了反而被降了職,心疼得很,想著怎麼把東西要回來呢!」

謝榮是文官,那些文官臉皮都薄得很,這話傳出去,哪裡會咽得下這口氣?自然把東西都送回來了。謝榮若把東西送了回來,曾密夫婦不把謝榮恨得吃進肚裡去才怪!她正憂心曾密去了後軍營任經歷後又該是怎麼樣一副狂樣,沒想到老天竟給了她這麼個落井下石的好機會!

孔氏這裡暗地裡下陰手,近來讓人時刻盯著廣恩伯府的謝琬自然很快知道了。

她笑了下,與錢壯道:「接下來立刻讓四葉胡同那邊的人發點力。」

陸觀將曾密臨時調任都事的文書發到京師後,謝榮這裡也很快知道消息。因陸觀並沒有闡述具體原因,只說曾密更合適任都事,因而他也百思不得其解。可是五品以下的本營職位調任並不需要經兵部和朝廷審核,因此他也無從得知。

寫信是不可能的,營里的信件都審查得很嚴密,他的信只要一進了營,那他跟曾密就再無秘密可言。

所以只能等,等曾密什麼時候回京來,才好一問。

這日才回到府,龐福忽然神色不定地走進來,說道:「老爺,聽說曾密出事了。」

「什麼事?」謝榮看著他,在書案後坐下來。

龐福道:「今兒早上我們的人路過兵部,聽兵部有人在衙門吃粥時閑聊,原來曾密因為想行賄上司,被後軍營的兩位都督抓了個正著,所以才被貶了職。」

「行賄?」謝榮皺眉,初去軍營里他就行賄?想起前些日子他在自己身上下的那些功夫,跟上司行賄也不是他做不出來的事!於是也不由咬起了牙關。「這個蠢貨!」

正說著,龐鑫又急步進來道:「老爺,外面街頭巷尾在傳曾密和夫人埋怨老爺辦事不盡心,想把送來的東西都拿回去呢!」

謝榮一張臉頓能擰出水來。

龐福道:「老爺,咱們是不是得想個應對之策?」這事嚷嚷開了肯定對謝榮大為不利。

謝榮咬了咬牙上,說道,「你去開了大庫,把曾密送的那些東西都按冊子全部包好,趁夜送過去!另再把曾密付過的所有帳單都按數目給還他們。然後告訴任如畫,謝任兩家交情早就斷了,請他們往後有事另請高明!」

對這批財物他老早就有打算,他並不缺這筆錢,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