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大妝 >254坦蕩

254坦蕩 (1/2)

小說名稱《大妝》 作者:青銅穗  更新時間:2014-09-29 15:56  字數:3353

吃完飯相互侍候沐浴,出來時地面濕了一大片,像是打翻了水桶似的。

丫鬟們進門收拾時兩眼睜得滾圓,出門時兩眼卻又眯得彎彎,盡藏著掩不住的笑意,讓人臊得很。

翌日就該回楓樹胡同了,二人早早起來妝扮一新,預備回門。

不過兩條街的距離,一會兒工夫就到了。

謝家熱熱鬧鬧地,殷昱被謝琅他們迎進了前院,謝琬則隨洪連珠和余氏等人去了內院。少不了拉著她左看右看,洪連珠見著她連頭髮絲里都似藏著笑意,頓時笑道:「看來我們姑爺照顧得不錯,也用不著我們擔心了。」

余氏也笑著,不動聲色將她衣領拉起來些,藏住她頸根處若隱若現的吻痕,帶著絲嗔怪深深看著她。

謝琬心知肚明,不由得紅了紅臉,可又覺得舅母不是外人,遂又一把撲進她懷裡耍起賴來。

齊如綉將她拉了出來,大聲道:「這有什麼好害羞的!他是你丈夫,對你好是應該的!」

謝琬心裡一暖,使眼色給她到了門外。

「住兩個月再回去吧,這一回去,又不知道幾時才能見了。」她拉著她的手說道。

齊如綉嗨了一聲,「怎麼會沒有機會?你姐夫是讓我再住住,可是我不能多住,婆婆身子不好,一個人在南源,雖說有丫鬟,終歸不放心。等明日去了你家認親,我就得準備動身了。」

看了看她,又不由放緩了語氣道:「姑爺對你我很放心,但是終歸你跟他出身是有些懸殊的,他不在乎不代表別人不在乎,這一嫁過去並不等於萬事大吉,有些事該防你還得防著些。總之該做的你做好,不該你做的你也別礙著面子讓自己吃虧。殷昱若是怪責你,那是他混蛋!」

謝琬重重地點頭,抱了抱她,說道:「你也是。一個人在那邊,但凡有什麼事就給我們寫信,還有姐夫,你一定要督促著他這屆多下些功夫,爭取考個功名。」只要武淮寧有了功名,那齊如綉這輩子也就逃離了上輩子的命運。好人應該要有好報的。

齊如綉扶著她肩膀道:「放心吧,他用功得很,連我婆婆都說他成了親後勁頭更足了……」

姐妹倆這裡說了會兒話,青黛就出來請道:「姑奶奶們屋裡坐吧,奶奶說外頭熱,晒傷了可不好。」

謝琬與齊如綉相視而笑,遂攜手進了屋。

洪連珠笑著迎上來,挽著她們坐下,說道:「明兒就該過去認親了,四葉胡同那邊,你有什麼主意?」

謝琬知道他們就會問起這個,想了下,便就說道:「自然還是要去個信的,來不來就隨他們罷。」

洪連珠點點頭,也就不多說什麼了,回頭自是讓人去四葉胡同送信不提。

謝琬夫婦留到用過晚飯才回府,這裡謝榮半夜剛回到府,接到楓樹胡同的送信,卻是沉默了會兒。

按說不管怎麼樣,兩謝府終歸還是一個祖宗,並沒有到撕破臉不共宗的地步,他這當叔父的很應該去去才是。可是謝琬出嫁不像謝琅成親,她是嫁給殷昱,這其中關係可就微妙了,如果顧若明之流拿這個做理由背地裡又捅他一刀子,他就是能避過去也要費工夫去解決。

所以謝琬出嫁的時候他並沒露面,只讓龐福送了添妝禮去,王氏雖說是繼祖母,很應該到場,可卻是再不能讓她出席這種場合的了,如今受了封的王氏已然成為了他的一個憂患,需要時時監視著以防萬一。

所以,這認親宴他也註定該要缺席的了。他想了下,與龐福道:「回話過去,就說我這些日子忙,太太身子又不舒服,不能去了。」

龐福頜首出去,採薇端著茶和點心走進來,默默地放在案頭,又默默地挪到他面前。

最近這些日子,只要他在府里她總會這樣。謝榮抬眼看了看她,背對她解開衣帶道:「下去吧。」

今兒來府赴認親宴的有不少人,除了齊家和謝琅夫婦,還有作為兄弟的魏暹和寧大乙,靳家雖然因為有著事先商議好的避嫌的緣故,所以靳永夫婦都沒來,但是仍然派來了個靳亭,趙貞家裡則請來了王玉春。

值得一說的是,每次有四葉胡同的人在場的時候王玉春都不在場,所以今日謝榮那邊不來人,倒是平白給了王玉春一個機會。

謝琬招呼著女眷們在內院吃了茶,便又引著眾人往院子里各處逛了逛。見到四葉胡同沒來人,謝琬也未動聲色。她如今嫁給了殷昱,謝榮自然是要跟她保持距離的了,往後就算有往來,也只與楓樹胡同往來,所以她才會讓洪連珠去人問問,禮數到了也就不管他了。

男客們在前院,謝琅和齊嵩父子早已把殷昱當成自家人,眼下看著庭院規整,言語間總把夫人掛在嘴上,自然也是處處滿意,魏暹和寧大乙兩人對座著喝悶酒,兩個人都從不曾把心裡的鬱悶說出來,卻偏偏又十分之默契,一副一切盡在不言中的模樣。

殷昱與謝琅等人說了會話,見這二人獨自猜拳,便就笑著沖他們舉杯,「兩位是內子的兄弟,自然也是我的兄弟,往後我們夫妻有什麼事要勞煩幫忙,還請莫要嫌煩。」

魏暹和寧大乙表現得這麼明顯,難得他能說出這麼一番話,倒令二人不好意思起來,連忙舉杯。

齊嵩看到殷昱身具容人雅量,不由朝謝琅點了點頭。謝琅扶桌一笑,也喝了一杯。

對於把妹妹嫁給這樣前途未卜的一個人,謝琅這幾個月里受到過許多質疑,無非是說殷昱雖然出身宗室,但是並不知道會以如何樣的結局收場,搞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