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大妝 >253夫妻

253夫妻 (1/2)

小說名稱《大妝》 作者:青銅穗  更新時間:2014-09-29 12:01  字數:3306

謝琬聽見她忽然提及秦蘊,心裡便咯噔響了下,但聽她後來又邀她串門,卻不是正式地以殷昱外家的身份鄭重約她過府認門,心下對這老夫人的態度也就摸到了幾分。於是笑著回應道:「國公府的千金都是金枝玉葉。只是我來京不久,人生地不熟,等到夫君有空,定當上門拜訪。」

因著早料著會有這一日,她也就沒什麼好不平的,只不過都這會了,你既然還不把我當正式外孫媳婦看待,連起碼的禮儀都不顧,我自然也不會趕上去巴結。

霍老夫人目光閃了閃,笑而不語。

旁邊楊氏聽著謝琬回話,卻不由得多看了她兩眼。這謝琬果然不是好糊弄的,如果真是那種心裡糊塗的,這會兒哪裡還懂得給自己留退路,必然早就忙不迭地點頭道好了。等到她自己尋上門去時,外人又會怎麼看待她?便是沒話傳出來,霍家的人也不會把她當回事。

看來殷昱娶的這女子,並不如她們所想的那般徒有虛名。

三夫人秦氏因為是作為全福夫人迎著謝琬進門的,多少比楊氏和二夫人羅氏對她印象深刻些。昨兒在謝府里看到他們家那排場,就連樹上纏的紅綢都是一等的杭綢,可見外頭傳的果然不是虛的,謝家的確有錢。

當然宅子不能與護國公府相比,但是那裡頭下人丫鬟的數量和質時可不比公府差,若沒有幾分家底,能置下來這樣的排場?

聽說之年那幾年的家業都是由這謝琬打理,剛接手時手上也不過幾間小鋪子,如今生意遍布天下,真不知她是怎麼做到的。

她不羨慕她有錢,論起錢,她這出身世族的霍家三奶奶也並不缺花銷。她只是在想,早熟而能耐的謝琬若是跟玩了一輩子宅斗的霍老夫人有交手的那天,誰會是贏的那個?

霍老夫人像是完全沒把謝琬的話往心裡去,又與她嘮起了家常。無非是霍家如今的成員結構,以及殷昱小時候在府里的一些事。應該說,大多數時候她看起來都很像個和藹可親的貴夫人,雍容,淡雅,而且鋒芒不露,跟謝琬初次在杜府里看見她時感覺一樣。

在對自己沒有影響的情況下,謝琬其實願意與霍家和諧相處,而且打心眼兒里尊敬著霍家的人。不管出於什麼目的,畢竟若沒有他們,殷昱便不能有如今這樣的處境。她覺得,回頭也許應該和殷昱議議霍家的事才成。

進門當家,中午這頓飯就該由謝琬出面主持了。

好在身邊的人都是跟著她一路過來的,就連廚下也是寧大乙薦的東興樓來的廚娘,整個家政系統完善而成熟,所以即使突然換了個地方,即使在霍家這一霍的豪門貴眷面前,也沒曾露怯。謝琬侍候著霍老夫人用了湯,便被請著坐了下來。

畢竟她是殷昱的媳婦,誰還敢真讓她立什麼規矩。即使要立,那也是在太子妃面前的事,他們是府上的客人,不過是謝琬禮數周全,所以才有此一說。霍家女眷們都是心裡明鏡也似的一個,席面上的氣氛自然顯得熱絡而融洽。

送走了一屋子人,府里也就安靜下來了。

回到房裡正要喚玉雪進來問問情況,殷昱走進來,說道:「我的私產簿子都在公孫柳那兒,他往後每個月都會跟你交帳。我地契不多,大部分家產都是些金銀俗物,是原先在東海時繳獲的。大庫鑰匙放在你妝奩匣子里。原本我還有些私物,但是都在宮裡,也帶不出來了。

「至於下人,男的都是跟著我出來的心腹,都能放得心的。丫鬟婆子則是護國公府原先送來的,你喜歡用就用,不喜歡用就告訴我,我找個理由把她們送回霍家去。」

謝琬坐在桌畔,看著他道:「你把錢財都給我掌管,平時要用怎麼辦?」

他說道:「我跟公孫柳拿就是,他那裡會記帳的。」

謝琬知道他這是放心她,也就點點頭,不與他拉扯。不過想到他既把庫房鑰匙給了他,想來公孫柳手上能活動的銀兩也不多,該給公孫柳多少流動款項,也就等回頭看了帳本再說了。殷昱一向坦誠,他這樣開門見山的態度又使她感覺自如了些。

至於霍家送來的下人,她雖然打定主意不用,但是也不好就這麼把人送走,只好等把手上事情理順後再說了。反正她們都在外院侍候,這正院里自有她的人,短時間內也不大可能對她造成什麼影響。

後日得回門去,然後大後日謝琅和齊家都會上門來赴認親宴,起碼得過了這幾樁,才算能閑下來。

說到認親宴,她出嫁的時候謝榮讓龐福送來了添妝禮,但是人沒到。這認親宴請不請他也讓人矛盾。請了他吧,彆扭,不請吧,又恐怕授人以柄。雖說這是謝琅要決定的事,但是謝琅肯定也會讓人來問她的意見,眼下想著這事,竟不由微微皺起眉來。

殷昱坐到她身前,抬手抹了抹她眉心,說道:「以後也不許一個人皺眉了,有什麼事,說出來,爺幫你出主意。」

謝琬聽到這個「爺」字,不由笑出聲來。「多謝爺,我只是覺得這天兒有些熱。」

「那還不容易?」殷昱又坐近了些,壓低聲壞壞地道:「熱就除衣裳。」

謝琬臉上騰地紅了。

門口玉雪呀地一聲退出門去。

殷昱連忙正色,退到榻上半躺下來,拿起本書來一下下翻著。

謝琬也平了平心緒,才喚了玉雪進來。

府里沒人管著,殷昱膩在房裡呆了一下晌,看她吩咐玉雪派發事務,然後又把手上嫁妝產業交給羅矩打理。玉雪已經被放了籍,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