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大妝 >247聖旨

247聖旨 (1/2)

小說名稱《大妝》 作者:青銅穗  更新時間:2014-09-27 13:57  字數:3435

季振元像是沒看見,低頭捧茶輕啜起來。

殷昱要是跟謝琬婚事被毀,謝琅必然與之反目成仇。魏彬雖然不大可能會替謝琅出頭與殷昱鬧掰,但殷昱卻會失信於百姓。如今百姓里不知多少人在盼望著這樁婚事成功,因為謝琬以平民身份嫁給皇室出身的殷昱,這讓多少平頭百姓從中看到了希望!

殷昱是做為皇位繼承者被貶下來的,他如果與謝琬退了親,那他的人生里無論如何都逃不過背信棄義這一筆污點,不管最後殷曜得不得勝,他想要再繼承皇位都有了難度。這是其一。

其二,謝榮這次在推舉傅恪為東征元帥的事上表現極好,這也使他知道,很多事情都是謝琬從後搗鬼。他當然不會為著謝榮去向謝琬尋仇,可是謝琬因為從小沒有父母管教,很多行為都大膽到讓人瞠目,做下的很多事情也是常人所不敢想,有她的慫恿,殷昱更會放開手腳來的。

如今沒有背景她尚且如此難纏,假若成了殷昱名正言順的夫人,她有了許多資源人脈可以利用,甚至將來還有可能面見太子和太子妃,很難說不會成為殷昱身邊最大的助手。

從這點說,他也必須先行除去這個隱患。

靖江王呆望了他半日,轉了幾下玉球,說道:「不會吧?昱兒那小子不是已經被踢出宗室了么?除了還姓殷,他都不是宗室里的人了。」

季振元道:「只怕我們大家都覺得不是,皇上他老人家覺得還是啊。王爺是宗親直系,又在宗人府擔職,理應勸勸皇上才是。」

靖江王嘆氣,攤了攤手道:「季閣老說的在理,可是您又不是不知道本王只是白擔個名聲。本王就是說了,皇上也不見得聽,只怕還要罵我幾句咸吃蘿卜淡操心。」

「那可不一定。」季振元起身道:「皇上有些日子沒見王爺了吧?老夫正要進宮議祭祀的事,王爺不如與老夫一道去向皇上問安?」

靖江王眯眼笑道:「本王改日再去。」

季振元負手笑了笑,捋須道:「其實王爺去不去都不重要,因為鄭王已經把摺子遞到皇上案頭了。」

靖江王瞳孔一縮,笑容凝在唇角。

半個時辰後,靖江王乘輦與季振元去了乾清宮。

謝榮要接謝葳進京的事謝琬很快就知道了,謝琬心裡有準備,知道謝葳在清河呆不久,所以也就沒有太多的表示。總而言之四葉胡同有什麼動靜,她這邊都能及時知曉,此後謝葳再想動點手腳,也十分艱難了。

不過對於謝葳是否還有膽子出夭蛾子她感到十分懷疑,人都有臉面,謝葳雖然心機深些,到底不是謝棋那樣的貨色,經過這次的教訓,她要是再跟謝棋攪和到一起也真是無藥可救了。謝琬考慮的不是謝葳會出什麼狀況,而是這次謝榮回清河祭祖會如何處置謝棋。

他是會將她困在清河,還是會依然把她帶回京師,看起來沒什麼區別,可是聯繫起謝榮的城府,這裡頭難保沒有深意。

楓樹胡同在正常而喜慶的氣氛里漸漸走向除夕,碼頭到了年底,這幾日事務不忙了,於是殷昱在府里呆著的時間也多起來。他如今是有婚約在身的人了,也應該按照民間風俗往謝府送去辭年禮,然後也要準備年初二過府送開年禮的事。

做起這些事來他竟然很高興,因為覺得自己不是一個人了,他是為這門親事在盡責,而不久之後,謝琬也將成為這府里真正的女主人,他每日里回來,終於可以不必面對粗壯的武魁以及一臉褶子的龐白和公孫柳。

護國公奉旨繼續擔任漕任總督,緊接著又等於是奉了皇帝的口諭協助查案之後,這些日子他便有了正當的理由進出大理寺,而且也可以跟直接受理此案的大理寺人進行商討。

皇帝知道是他在經辦這案子,並沒有說什麼,顯然把他當成了一般性的官吏看待。但是這日大清早,宮裡卻忽然來人到了殷府宣旨,讓他大年初一早上準時去太廟行祭祖儀式。

這種事情本年度已經發生過一次,本來沒有什麼稀奇,不過是皇上表示仍然承認他是他殷家的子孫罷了。但是殷昱接旨之後卻沉吟了許久,然後他寫了道摺子,交給龐白道:「你送到護國公府,交給護國公,讓他代為送給皇上。」

龐白看了眼摺子內容,驚道:「主上要抗旨不去?」

殷昱起身道:「皇上這旨意下得自相矛盾。我不敢遵。」

既然當初下旨將他逐出宗室,如今又下旨讓他入太廟祭祖,不是自相矛盾么?眼看著還有幾個月他就要成親,這回他要是去了,名不正言不順,而且等於認同自己是宗室的人,宗室的人可有宗人府的規矩管著,到時他還怎麼跟謝琬成親?

再說了,他就這麼不明不白的被廢,又不明不白地回去,算怎麼回事?

他才不上這個當。

龐白跟隨他日久,自然也知道他在想什麼,但是他低頭想了下,說道:「主上考慮的很是,就算要回宗室,也要堂堂正正地回去。既然被宗室除名,那再回去祭祖就很沒道理。這裡頭保不準有什麼貓膩。不過,這樣直接地闡述只怕於事無補,結果還會讓宗人府的人抓住把柄,怪責主上忘了祖宗。」

殷昱道:「說下去。」

龐白道:「咱們不如想個辦法——」

「主上,世子爺來了。」

龐白才開了個頭,話頭就被武魁打斷。

殷昱聞言走向門外,只見霍世聰正被公孫柳迎著往院里匆匆走來。

「舅舅。」

殷昱禮貌地頜了首,引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