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大妝 >246閣老

246閣老 (1/2)

小說名稱《大妝》 作者:青銅穗  更新時間:2014-09-27 07:46  字數:3372

黃氏聽說是為著謝葳的婚事,雖說謝榮早說過謝葳的婚事他自有主張,可是任如畫卻不知道,眼下人家抱著這個意思上門,總也不好避著不見。

想了想,她就跟龐鑫家的道:「請三少奶奶花廳里見。」

任如畫隨著龐鑫家的進了花廳,才打量了眼四下,便就聽門口有人道「太太」,連忙站起身來,迎前了兩步,對著整妝出來的黃氏行了個萬福:「侄女兒給世嬸請安了。」

黃氏原先在清河時與任夫人頗有幾分交情,不過後來兩家鬧掰,黃氏也頗有些瞧不起任夫人的作為,也就沒有再聯絡了,論起私下裡兩廂倒是沒有直接衝突。見著任如畫這般,黃氏也就笑道:「真是請也請不來的貴客,我先前還當是誰,原還躺著不想動彈,聽說是你,就是掙也掙下地來了。」

任如畫道:「是世嬸看得起侄女,才如此愛護。幾年不見,世嬸倒是愈發年輕了。」

黃氏笑道:「你這張嘴兒,就是慣會討好人。你母親可好?」

「勞您惦記,我母親挺好,前不久我們雋兒媳婦也生下個胖小子,母親正高興著呢。」任如畫說道。

黃氏聞言點了點頭,笑笑沒說話。

當初兩家就是為著任雋的婚事結的梁子,任如畫一來便告訴她任雋已然娶妻生子,這是讓她不必多想,是投誠來了呢。

不過,她實在想不到任如畫有什麼事好讓她投誠的,他們是勛貴之家,謝榮是文官,看上去並沒有多大關係。就是有公事相求,他們也該求到兵部跟前去不是嗎?

她這裡不說話,任如畫就得開口了。「聽說葳妹妹還待字閨中,我今兒來,是想做個媒玉成好事的。我們世子夫人的娘家是永慶伯府,永慶伯如今在右軍營里任檢校,他們家二少爺今年十七,剛好也準備下屆應試,倒是跟葳妹妹算得上珠連壁合。」

黃氏聽後笑道:「葳姐兒的婚事,他父親有了主意。恐怕要辜負你的美意了。」

任如畫又不是成心來做媒的,不過是找個借口上門拉交情,能做成當然好,沒做成,那麼有了頭回上門,不就有了第二回嗎?

她笑道:「原來是這樣,我就說嘛,世叔那麼疼愛子女,哪有不過問的道理?是我多事了,總記得葳妹妹那會兒何等端莊賢淑,是我清苑州有名的大家閨秀,因那日聽說榮恩伯夫人說起還未曾訂親,就自告奮勇找上門來,世嬸不怪我魯莽就好。」

黃氏笑笑,伸手請茶,

到了年下,楓樹胡同這邊也熱鬧忙碌起來。

清河兩座田莊庄頭還有綢緞鋪子的人進京交帳納歲供,來人不認識洪連珠,雖說知道是主母,但少不得也需要謝琬出面做個介紹。洪連珠挽留他們住了兩夜,然後按人頭給了打賞他們。

原本洪連珠才嫁過來應該在年初一去拜拜祠堂,可是因為遠在京師,不可能全家又搬回去過年,所以乾脆趁著齊如綉三月成親時,提早些回去,趕在清明節上墳。順便把謝騰夫婦的牌位接到京師,往後除了大祭,便可以在京師自行設家祭了。

錢壯來所說任如畫上四葉胡同為謝葳說媒給永慶伯府時,謝琬才剛剛從正院回房。

對於任如畫突然冒出來她也覺得有些意外,但是細一想,前世里曾密也曾在京師威武過一陣子,這會兒謝榮做到了侍郎,他們不來上門拉拉關係也說不過去了。說到底如今任如畫是曾家的媳婦,而且任家跟謝榮又沒仇,任如畫仗著過去與黃氏有幾分交情,這番上門只怕是為著曾密的官位而來。

但是說到謝葳的婚事她還是上了心。她忽然想起趙夫人那邊也不知道怎麼樣了,忙派了玉雪去趙府問,玉雪回來說:「趙夫人說,到昨兒為止,都已經談妥了。說正想過來跟姑娘回話,可是年底了手頭挺多事要辦的,所以恐怕還要遲兩日。」

事情辦妥了就成了,倒不勞煩她再跑一趟,她讓人再去趙府回了話,這邊與錢壯道:「黃氏怎麼跟任如畫說的?」

自從往四葉胡同塞了兩個護院進去,得來的消息就全面多了。

錢壯道:「黃氏說這事由謝榮作主,等於是婉拒了任如畫。不過任如畫看起來不在乎這事成不成,只是跟黃氏攀交情來的,留在四葉胡同說了好久的話,還跟黃氏約好了過兩日去相國寺上香。」

任如畫當然不會真心來說媒,謝葳名聲都壞成那樣了,永慶伯府好歹是簪纓之家,他們是瞎了眼才會同意這門婚事。而任如畫若不是賤到嫌日子過得太舒坦,也不會真心想拉攏這二人。

記得曾密原先就想過走靖江王的路子。而靖江王的妹妹赤蘭郡主則嫁給了鄭側妃的弟弟鄭鍾,這麼說來,應該說靖江王也應該是站在殷曜那邊的才是。不過是宗人府有法規,郡王無旨不幹政,所以靖江王也就形同虛設。

這麼說來,曾密其實早就有心偏向季振元那黨了,不過是缺少機會。這次他們決心湊到謝榮跟前,自是沖著最近朝中那麼多職缺候補而來,可是曾密靠了上去,豈不等於整個廣恩伯府都開始站隊了么?

勛貴如今雖然勢不如前,可終歸大部分子弟還在營里,廣恩伯府這一靠過去,難保別的公候不會過去。

這也是個隱患,必須得找機會除掉。

對於任如畫的突然造訪,謝榮也聽說了,不過他從來沒想過跟曾密有什麼往來,所以只問了問龐鑫關於黃氏幾句,也就作罷了。

「讓龐福明兒先回清河打點打點,我們年初二一早回清河。」

他如今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