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大妝 >245故交

245故交 (1/2)

小說名稱《大妝》 作者:青銅穗  更新時間:2014-09-26 19:47  字數:3377

羅矩聽說謝琬只入了米鋪的股份而不帶米鋪出嫁之後,躊躕了兩日,終於到她跟前來,支吾道:「小的到時能不能隨姑娘過殷府去?」

謝琬笑道:「在謝府不好么?這邊米鋪可都是你親身打拚下來的,跟著我過去,可就什麼都沒有了。」

羅矩臉上有點紅,說道:「就是因為如今不需要打拚了,小的才想跟著姑娘過去。姑娘手頭只有幾間鋪子,能讓小的發揮的地方大了去了,小的喜歡這樣衝殺的感覺。」

謝琬想起當初他冒名到她身邊來時,就是為的想干出番事業,想想米鋪往後確後也只需要守成,也就信了。於是跟謝琅洪連珠打了招呼,到時把申田調上來做大掌柜,京師京外的都讓他一手管了。

哪知道沒隔兩日顧杏卻偷偷地跟她說:「玉雪姐姐大約想嫁人了。」

謝琬嚇了一跳,顧杏接著她悄悄到了玉雪門外,只見她正臨窗望著遠處松樹底下側面對著這邊的一人,目光很幽遠。而那人許是也感覺到了她的目光,忽然扭頭看過來,居然紅著臉,沖她端端正正地揖首行了個禮。她則忽然轉了身避開。

兩個人隔著十來丈遠,什麼話也沒說,甚至連目光也只交匯了一瞬,但就是能讓人從中讀到點什麼。

玉雪陡然看見謝琬站在門口,嚇得臉色雪白,心知是被看到了,連忙走過來跪下。

謝琬都不知道說什麼好,雖然說洪連珠接手家務那段時間下人們出過些亂子,但是她身邊的人一直都是規矩的,羅矩的為人他相信,玉雪的為人她也相信,他們都是她的心腹,而且同在她身邊呆了這麼多年,日久生情也是極正常的。

何況,她所看到的他們,也都是發乎情止乎禮,難道她能為這個去處罰她?

不過她想了想,什麼也沒有說,而是回房後叫來了羅矩。

「你也不小了,羅管家沒有替你張羅親事?」

原先她倒是沒去經管這些小事,如今想起來,倒是一點都不尋常。羅矩今年都二十二了,相貌本事都不弱,如今又很有些家底,不可能沒有人想嫁的。可他偏偏單著身,而且也不見羅升時常提起。原來是看中了玉雪。

玉雪比他小一歲,年歲上剛剛好。

羅矩忽然就有些慌張了,目光飛快地瞄了眼她身後的玉雪,然後垂下頭來。

謝琬睨他一眼,戳破他道:「你想跟我去殷府,是為著哪個人吧?」

羅矩臉紅得像豬血。

鮮少見他羞怯臉紅,謝琬好笑地瞟了眼他,慢悠悠捧起茶,把他打發下去了。

知道二人的心意就好辦了。

翌日她叫來吳媽媽,「玉雪不小了,我看她跟羅矩挺合適,您來做這個媒罷。」

吳媽媽拍著大腿道:「正該如此!」說完到了門口,看了眼帘下的秀姑,又把謝琬拉到一旁,蠻不好意思地說道:「秀姑也不小了,我挺喜歡她的。橫豎我們都是姑娘的人,秀姑只怕也會想要過去,我想請姑娘替我問問,看看秀姑瞧得上我們吳興不?」

謝琬聽得這話頓時噗哧笑了,前世里秀姑就是吳家的兒媳婦,有什麼好的事,她當然樂意去問。

她點了頭:「吳媽媽放心,我去問!」

吳媽媽高興地出門替羅矩為媒去了。

這裡她拉了秀姑過來,秀姑不知道是不是猜著了吳媽媽跟她說什麼,她的臉也紅到了耳後根。等謝琬把話問出來,她就垂著頭點了點,喉嚨里嗯了聲,說道:「奴婢是姑娘的人,婚事當然由姑娘作主。不過,奴婢想跟著姑娘過殷府去,吳興會答應么?」

這成了親的自然沒有分開的道理,秀姑老實本份,認準了謝琬是她的主子她就再也不認第二個,所以從一開始就打定了主意要跟著謝琬。這麼一來,卻又得跟吳媽媽去說了。

謝琬不擅為媒,遂替秀姑請了羅縝的妻子素娘。幾日後謝琅過來跟她說:「我其實挺捨不得吳興的,不過你這一過去,什麼事都要靠自己,身邊沒幾個妥帖的人也不行,還是讓吳媽媽母子都隨你過去吧。」

原來吳興又想娶秀姑可又想留下來侍候謝琅,被洪連珠看出來了,因為吳興是謝琅的人,所以就讓謝琅親自過來跟謝琬說。

既是哥哥這麼說,謝琬就沒什麼好推託的,很快兩邊婚事都議定了,過了年便就成親。

這裡撂停當之後,就到了小年。

臘月廿四日齊家正式搬進了新宅,兩家中間只相隔了一座宅院,步行說話就到。謝琅和洪連珠送去一座大屏風,一座南海出的尺高珊瑚樹。謝琬則順便把給齊如繡的妝禮給添了。

齊如繡的婚期訂在三月,到時候得回南源發嫁,謝琬的婚期則在四月,正好到時候出嫁了的齊如綉可以隨著余氏同上京來參加謝琬的婚禮。齊如綉本人對於嫁回南源並不覺得什麼,她一向是個洒脫的女子,看準了的東西從來都無怨無悔。

何況,武淮寧在沒有前世之憂的情況下,今生也還是有可能科舉入仕的。到時候被派往哪裡還不知道呢。

當各家都在預備著過年時,四葉胡同也在開始準備了。

如今黃氏雖然與謝榮決裂,但是因為謝芸尚未成親,王氏又還要時刻盯著莫要被鬧出事來,所以中饋暫且還是在黃氏手裡掌著。

這日送走了清河上來交歲供的庄頭,黃氏一面看著院子里清點著各類年貨的下人,一面與戚嬤嬤對著帳本清單。戚嬤嬤道:「大姑娘前兒又來信,讓老爺同意她回京師來,老爺這次沒說同意也沒說不同意。」

黃氏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