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大妝 >244內疚

244內疚 (1/2)

小說名稱《大妝》 作者:青銅穗  更新時間:2014-09-26 13:45  字數:3432

謝琬隔著半透明的窗外往外望,人群蜂湧,但還算是上有秩序,當中也有許多駕著馬車的人在內,看來是都不想錯過為東征將士打氣的機會。

等了會兒,就聽見隱隱有馬蹄聲傳來了,緊接著錢壯在車頭輕叩車門:「軍隊來了。」

邢珠把簾卷開一線,才探頭看了看,就聽馬蹄聲愈來愈近,像暴雨打到屋瓦上一般,謝琬挪到車窗邊同往外看,只見城內徐徐駛來大隊人馬,綉著大胤國號的旗幟高高飄揚,而走在最前方的一群將士里,為首的一名虎將身著純銀盔甲,胸前一面赤銅護心鏡,應該就是此次的元帥傅恪無疑。

軍隊一路行來,百姓們紛紛拱手祝願,各處官員們也紛紛上前致意。

對於一次尋常的出征來說,不會動用到朝廷要員前來要送,因而今日前來的不過是兵部幾位郎中,宣讀一下出征辭,然後敬幾杯酒而已。

傅恪辭別了官員們復又上馬,然後繼續往前行駛。

一切看上去都正常得很。謝琬眉頭愈皺愈緊,難道她的直覺是錯誤的,出征送行其實並不能給她提供什麼答案?

她緊盯著隊伍,還有二三十來丈的距離,隊伍就要出城門了。出了城門,大軍就將加快速度往東南進發。也不大可能再被她探到什麼。

她忽然有點泄氣,像是鑽進了一個黑洞里,關鍵連這個洞是怎麼模樣都看不清楚。

「姑娘,又有人上前敬酒。」邢珠忽然提醒她。

她抬眼看去,果然人群里有名文士遞了酒杯上前,不知道與傅恪說了些什麼,傅恪居然再次下了馬,接酒飲盡。按說出征是無比嚴肅的大事,百姓們不該有人敢上前阻擾行程才是,為什麼這文士偏偏還煞有介事地帶了酒上前?而更讓人不解的是,為什麼傅恪還特地下馬接酒?

難道是他的親長?

謝琬不想放過一切異常,她跟邢珠道:「你在這裡繼續盯著,錢壯趕車過去,我們去盯著那文士。」

邢珠聞言開門下車,這裡錢壯緊盯著那文士,只見他敬完酒後也上了身後一輛馬車。將士們出了門,人群漸漸散了,錢壯不動聲色趕著車挪過去,到得距離那馬車十來丈遠的地方,前面的馬車也開始行動了。

一路往城裡去。

不知道繞過了多少大街胡同,馬車漸漸緩下來,謝琬坐直身往窗外看,只見街道開闊,沿街圍牆長得望不到邊。顧杏探頭看了眼,說道:「好像是到了鐘鳴坊。」顧杏平日里常幫謝琬在京中打探消息的緣故,因而對地形已經相當熟悉。

謝琬正要說話,錢壯道:「姑娘,前面是季府,那文士隨馬車進季府去了。」

季府?謝琬渾身一震,打開車門下了地來,前方斜對面的門楣上,果然寫的是季府二字!

季振元手下的人特地去給傅恪敬酒,而身為護國公府親戚的人居然會為了季府的一個手下特地下馬!

身後忽然又傳來車軲轆聲,到了身後忽然停下,一道聲音懶洋洋在車窗內響起:「很驚訝是嗎?明明跟霍家是姻親的傅恪居然對季府一個幕僚那般尊敬。」

謝琬回過頭,謝榮坐在車裡,正揚著唇,居高臨下地看著她。

他輕笑了聲,接著道:「你永遠也不會想到,因為護國公府一家坐大,又擔心跟勛貴來往得太過密切引起朝廷警惕,所以一直都疏遠著這些勛貴,蘭陵候攀附霍家無望,只得另外為自己家謀條後路。傅恪,自從與蘭陵候的孫女結親之後就與季閣老有往來了。」

謝琬緊抿著雙唇,狠命地瞪視著他。

這是個計中計!是自打她上四葉胡同與謝榮攤牌的那一刻,謝榮就開始正式在回應她的攻擊了,他故意以族譜為餌,誘使她去促成護國公順利留京,而季振元他們則可以「無奈」地把這個機會讓給傅恪!殷曜這邊從此有了兵權為助,關鍵是,誰也不知道傅恪是他們的人!

她咬著牙,「你為什麼要告訴我?」

他唇角的笑意變冷,忽然他起身走出馬車,下了地,負手踱到她面前。

「告訴你是讓你知道,你想斗垮我,還太嫩了些。」

他側轉身,眯眼望著四處,「我縱使告訴了你,你也已經無可奈何,傅恪已經奉旨拜帥出征,東海那三萬將士,從此掌在他的手裡。你此刻去告訴霍達和殷昱,他們也只能幹瞪眼。皇上不會管咱們怎麼斗,興許愈斗他越高興,兩邊勢力愈平等他愈放心,他要的只是江山穩固,朝斗,自古至今,哪朝沒有?」

謝琬站在冷風裡,方才因為憤怒而燥熱的心漸漸生起了寒意。

如果不是她在後頭推波助瀾,傅恪不會上位得這麼不著痕迹,比起讓護國公離京然後上書立太孫,原來他們還做好了硬拼的準備。

她之前讓謝榮狼狽十次,都不及她這次敗得這樣慘。

謝榮,果然不是她能三兩下掰倒的。

她深呼吸了口氣,平靜地看著他:「受教了,三叔。」

謝榮又揚起唇來,和藹地道:「過年我會回清河,給你帶我們吃的那家做的肉鬆餅。」

把當她幼稚小兒。

謝琬掐著手心,亦揚唇道:「好。」

回府的路上謝琬長吐了一口氣,事已至此,她只能認栽,可是這場戰爭並沒有結束,即使在他心裡她只是個不知天高地厚的稚女,她也不會服輸,也不能服輸。他們雖然利用她來把傅恪推去了東海,可是這也不代表他們就能取得最後的勝利不是嗎?

只要殷昱還在,只要她還在,就是拼到最後一刻也不能讓季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