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大妝 >242疑慮

242疑慮 (1/2)

小說名稱《大妝》 作者:青銅穗  更新時間:2014-09-25 19:55  字數:3578

與此同時,謝琬也從窗口回到了桌畔。

如無意外,魯國公與靳永榮恩伯接下來會向皇上跪請護國公出面承領此事,而孫尚和都察院那幫人也會不約而同地同意魯國公的提議。清查娼館是皇帝當著眾臣親下的旨意,即使查出來那麼多大官,他也不可能把這旨意收回。

可是要讓皇帝就這麼爽快同意下來,那仍有些過於理想。

這個時候,一定還得有人從旁加點油。

她把錢壯喚進來,「上次殷公子不是說駱七死了么?」

錢壯望著她,點點頭。

五城營里鬧事的事情早有人把消息報告了殷昱,因此他下了崗便就回了府,正打算換了衣裳往護國公府去,錢壯忽然大步進來了。

「公子,我們姑娘請公子現在便把查到有關駱七的訊息送交給護國公世子,請他代為送到御前去。」

錢壯進門來不及寒喧,如此說道。

殷昱正要細問事情詳情,便一面讓龐白去拿東西,一面問了問錢壯。當聽說魯國公等人要請奏護國公率領清查娼館案子時,他笑道:「原來是你們姑娘的主意!我還道魏閣老他們是定不會想出這麼刁鑽的法子來的。」

錢壯也笑了笑。

魏彬自詡忠正耿直,自然不會想出這樣的主意,可是有些事卻也只有這樣的主意才能取得意外效果。

龐白拿來了駱七屍體上查出的資料,殷昱納在懷裡便出門直奔霍世聰所在的五軍營。霍世聰也聽說這事了,正在等候宮裡動靜,聽得殷昱讓他把這些交到御前,頓時明白了,二話不說牽了馬,進宮往乾清宮去。

乾清宮裡跪了一大片,全是今兒鬧事的人。

皇帝也已經罵過一輪了,這會兒正在喝茶順氣。除了護國公等人,太子也在,神情依然如故的平靜。

魯國公哭訴道:「皇上,五城營里的個個都是龍兵虎將,也沒少為維護京師治安作貢獻,如今他們無端被都察院的人詆毀,難免有些氣不過。多說了幾句也是難免,還請皇上開恩,輕饒了他們。」

皇帝冷笑道:「看不出來魯國公倒還很護短,是,你們五城營功勞大,還容不得人家說幾句嘴了是吧?說了幾句便以鬧得臉面盡失是吧?」

護國公道:「皇上息怒,要按臣說,這兩邊都有不對,還真不能怪責哪方。」

皇帝冷眼掃著下方。

孫尚嘟囔道:「總之微臣是再也不想與都察院的人共事了!」

孫尚的父親是武安候,武安候如今在左軍都督府任斷事官,偶爾也被召進宮敘話,還算得上勛貴里有頭臉的人物。

都察院這邊劉御史也上書道:「皇上,微臣也不願再與五城營的人共事!」

皇帝聞言便就沉下臉來:「你們這是要反了嗎?還不與對方共事,是要逼著朕收回旨意還是讓朕另外給你們再找個搭檔?!」

收回旨意當然是不可能的,天子一言九鼎,何況是這樣關乎朝綱官紀的決策,這要是收回來了,那往後誰還會把朝綱官紀放在眼裡?再另外找人搭檔也不可能,天子也有天子的臉面,你們鬧一鬧我就馬上給你們換人,是讓君主哄著你們做事不成?

兩邊都不吭聲了。

魯國公吸了一鼻子,開口道:「皇上,要不還是請您再派個人來統治兩邊,共同把這差事給辦了吧!五城營的人不肯與都察院合作,都察院也不肯跟我們合作,臣等也想替皇上辦好差事,可是自古是文武兩邊不搭干啊,這要是咱們上頭沒個牽頭管事的人,只怕要想辦好這趟差,就是殺了臣也沒用。」

秀才遇見兵,有理說不清。

大家知道這個道理,皇帝也知道這個道理。按照眼下這狀況,的確只有這個辦法可行了。

皇帝哼了聲,說道:「那依你說,該派誰啊?你們五城營還能服誰呀?」

魯國公看了眼榮恩伯,榮恩伯拱手道:「啟稟皇上,微臣覺得,其實護國公就挺合適。」

護國公是武官里的頭兒,又曾立下赫赫戰功,連漕幫的人都服他,誰還能不服?而他們護國公府向來近幾年又與文官來往頗多,也挺尊敬文官的,上回內閣補任那事兒,他在推舉魏彬的事上就出了不少力,有他出面,都察院這邊還真不會有人不服。

皇帝才想到這裡,靳永已經附議道:「臣也覺得再沒有比護國公合適的人。」

這會兒倒是齊心了!

皇帝瞪了他們一眼。

護國公合適是合適,可是他得去東海,又怎麼能再領他們這檔子事?

他直覺擺手:「護國公另有任務,不能去!」

「皇上,護國公世子有要事求見。」張珍這時候進來稟道。

皇帝唔了聲,擺手宣見。

張珍走回門外。霍世聰在殿外塞了張銀票給他。

張珍遲疑了一下,不動聲色塞進袖口裡,引著他進了殿。

「世聰有什麼事?」皇帝用著盛怒過後的沉音問道。

霍世聰揖首道:「啟稟皇上,前陣子皇上讓大理寺和都察院查辦的駱七那案子,我們在碼頭的駐軍搜查出了些可疑的地方,還請皇上過目。」

張珍把卷宗遞交給皇帝。

太子把目光撇過來。

皇帝翻了兩下,皺起眉來,「大理寺是幹什麼吃的?該他們查的沒查出來,倒是讓左軍營的人查了!還查出什麼不曾?」

霍世聰俯身道:「如今還在順藤摸瓜的往下查,不過,對方實在隱匿得深,一時半會兒也查不出什麼結果。本來這也不關我們左軍營的事,不過趁著職守便利,順利解一解皇上心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