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大妝 >239思念(宙小眉*和氏壁+)

239思念(宙小眉*和氏壁+) (1/2)

小說名稱《大妝》 作者:青銅穗  更新時間:2014-09-24 19:42  字數:3372

謝琅回來的時候又是深夜,謝琬早有準備,沏了濃濃的鐵觀音在等。

玉雪也溫了參湯,不過謝琅表示已經在洪連珠屋裡喝了來,也就罷了。

謝琬把今兒謝榮對洪連珠入族譜這件事的態度跟說了,然後道:「這件事就是他不跟我賭,我們也要阻止護國公出京,漕運這案子肯定藏著大秘密,說不定查清楚了這件事很多事情都會改變,所以你定要想辦法問問魏閣老的意見。」

謝琅聽得謝榮竟然如此刁難,心裡氣憤,但是卻也控制住了,說道:「魏閣老今兒跟段閣老沈閣老都一起商議過此事,也都覺得護國公不能出京。他若出京漕運總督一職必得卸下,如此一來,我們查這事就會受到很大阻力。」

果然魏閣老他們的想法跟她一樣,季振元支開護國公是為了漕運案子。那這樣看來,魏彬他們一定會在朝堂上極力勸阻皇上。不過,現階段在兩國軍情這樣的大事面前,他們提供的理由只怕會顯得有些蒼白。

她想了想,說道:「魏閣老他們已經向皇上勸諫了么?」

「今日三位閣老已經聯名上書了,以的是漕運關係是我朝南北經濟運作,不宜輕易換人,可是季振元他們那邊則以東海一直是護國公掌領,倭軍也只懼護國公威名為由極力舉薦,皇上如今應該也陷於兩難境地。」謝琅凝眉道。

這樣的局面似乎在意料之中,而皇上仍在兩難,說明他也沒有更好辦法。的確,如果護國公率兵東去,很可能會對倭寇造成強大的打擊,而若是換個將領,不一定能取得這樣好的效果。

她忽然道:「太子殿下呢?他的意見如何?」

自從賜下採薇給謝榮之後,她就開始重視起太子態度來,這樣大的事,他不應該沒有意見。

謝琅沉吟道:「據說太子殿下並沒有對此發表明確意見,而只是在皇上當著大臣們問起他時,說了一句話,他說『按理,倭寇們也是該敲打敲打了』。」

「就這樣?」謝琬愣了愣。

「就這樣。」謝琅點頭。

謝琬很無語。這話聽起來說了像是沒說,而細究之下,卻又像是只說了一半似的,那剩下的一半是什麼意思?按理該敲打了,可是又因為什麼原因,暫時不能敲打么?這也太讓人摸不著頭腦了。

「要不,你去問問殷昱的意思?」

她說道。

總之這件事情必須做成不可,而殷昱是最了解皇帝和太子的人,也許他會有辦法也未定。

殷昱此時的確也在思考著這件事。

駱七的案子他查到一半,桌上正堆放著一大疊駱騫他們搜集來的資料,而這個時候季振元突然提議支開護國公,這實在很容易讓人猜想到他的居心。

「龐白準備一下,去護國公府。」

他拿起那疊資料起了身,大步出門。

一路駕馬到了護國公府,護國公也還在書房與世子霍世聰以及三子霍世棟說話。聽說殷昱到來,霍世聰兄弟隨即起身迎到門口。

殷昱點頭喚了聲「舅舅」,走進屋來跟護國公行了個禮,然後道:「去東海的事情,外公有什麼想法?」

護國公哼了聲,背手從書案後起了身,說道:「東海那邊沒什麼大事,派你二舅過去足以應付,季振元這老不死的,想來個一箭雙鵰,可惜我身為朝中將領,於此事上只能聽憑皇上分派,否則的話,必是也要出面與他理論理論的。」

殷昱默了下,說道:「這麼說,外公是做好了東征的準備了么?」

護國公沉哼無語。

霍世聰道:「不是我們想去,而是皇上被清查娼館那事氣傷了龍體,這才剛剛痊癒,東海又出事,就是朝廷不同意,太子殿下為了皇上龍體,也會同意讓父親去。所以我們方才在這裡,議的便是父親東去之後護國公府該辦的事宜。」

護國公亦回頭望著殷昱,「你有什麼好辦法么?」

殷昱沉吟著往前走了一步,把懷裡的那疊資料拿出來,「這是我讓人暗中驗過駱七的屍體後得出的結果,從駱七屍體上留下的濕疹來看,他失蹤被囚的地方應該是處潮濕的暗室,而從他指縫裡留下的青苔來看,這處暗室還應該是類似水牢的地方。

「其實這些目前都不重要,因為抓駱七的這人顯然跟我們是沒有衝突的。重要的是,駱七一死,他背後那人的線索便就此中斷了。而剛好在駱七死後不久,東海便趕巧出了事,東海一出事,季振元就有足夠理由支開您,這事看來順理成章,但是我覺得,這伙倭寇搔擾得也太及時了。」

護國公父子同時凝眉:「你的意思是,季振元他們與倭寇有勾結?」

「這個很難說。」殷昱抱臂道,「通敵賣國是誅九族的謀逆大罪,古往今來敢做這種事的並不多。我只是覺得巧合。而就算有這種事,有勾結的人也不會是季振元,他家兒老小都在京師,而且他在朝中已經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他沒有理由這樣做。」

霍世聰兄弟望著護國公,護國公沉吟點頭,「你說的有道理,如果確有其事,那我此去東海指不定就會落入他人圈套。看來,我們還真得想辦法推掉這件事才成。」

霍世棟忙道:「不如父親裝病?」

護國公哼道:「偏偏這個時候病,是要讓御史參我貪生怕死么?」

霍世棟咳嗽著退下。

殷昱道:「季振元他們以保邊的帽子壓下來,咱們確實不太好推託。這件事,我們還是得朝皇上這邊著手。不過我也是沒有頭緒,因為這事事關邊境安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