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大妝 >237卑微

237卑微 (1/2)

小說名稱《大妝》 作者:青銅穗  更新時間:2014-09-24 11:46  字數:3454

謝琬沉吟不語。

護國公若是去了東海,那他身兼的漕運總督一職就得卸下——是了!只要護國公不再沾漕運的事,那麼包括殷昱在內的所有五軍營的人也得離開碼頭,漕運的案子甚至是衍生出來的駱七的案子都會讓他們再沒有機會查探,季振元他們的真正目的,應該是想把護國公支走把漕運案子做個了結!

畢竟這案子拖了這麼久,再拖下去夜長夢多,只有快刀斬亂麻給皇上一個交代,才能把這事摁下去。

謝琬深呼吸了口氣,望著謝琅道:「朝政上的事哥哥還是多聽聽魏閣老的意見,也別把話說得太武斷,否則難免惹出事來。」

她也不能把話說得太明白,魏彬作為當朝閣老,自然有他的見識,她若是把話說出來被謝琅帶到了魏彬面前,就很有班門弄斧之嫌了。

謝琅忙道:「我知道!別人跟前我是隻字不露的,在魏閣老手下也是多做少說,也就是在你面前才說出來。」

謝琬把茶喝了,說道:「行了,上名的事我幫你去辦。東海調兵這事,你有什麼消息來告訴我一聲。」

謝琅聽說謝琬要幫他去辦,頓覺鬆快了幾分,如此也好,既不讓洪連珠擔心,也可卸下心裡一塊大石,等到他忙完之後再來理會這事,只怕都到了年底,要來不及了。他當即沖謝琬作了個揖道:「那哥哥在這裡多謝你了。」

謝琬皺了皺鼻子,揮了揮手讓他出了去。

這些日子侍郎府里的氣氛靜謐得可怕,就連王氏和謝棋也無端安份了很多。可是在採薇眼裡,這一切卻不那麼難以接受。她打小在伎館裡長大,從來沒有過過大戶人家的內宅生活,那些道聽途說而來的關於後宅的面貌,對她來說新鮮又神秘。

自打她跟著謝榮回了家,她知道,她的命運要被改變了,她也不知道她為什麼會當著皇上和那麼多咄咄逼人的大臣的面做下那樣的事,可是她當時就是覺得他太冤枉了,她不忍心他蒙受冤屈,所以即使後果是死,她也要為他挺身說句話。

世上像他這樣的男子太少了,儒雅,風流,卻又那樣克己自律。

也許人就是有些賤性,比他再高貴再年輕的公子她也見過,從十歲起,那些人見到她就會想拉她的手摸她的臉,贈她禮物討她歡心,可她只覺得噁心和害怕。

謝榮與她相處那麼多次,步生香當時明確的告訴她,她就是被郭興買下來為他準備的,可是他們單獨相處在屋裡,他從來也不曾對她有絲毫輕薄,就是有觸碰,也不顯猥褻。

他越是這樣,她越是好奇,越是好奇,越是迷戀。在他久久未至的那些日子,她終於深深地沉了下去,他讓她知道,相思原來是這樣的,初時酸甜苦辣五味雜陳,可是落到後來,就只剩苦與甜二者在較量,等待的時候那樣苦,想念起他對她的溫柔時卻又那般的甜。

就在她幾乎要溺亡在這股甜苦交織的汪洋里時,他終於又來了。

他就像一杯續命的藥酒,出現在她面前的那刻時她忽然就覺得生命又回來了,而且四肢軀幹各處都充滿了難言的舒暢感,她恍然覺得,自己這十六年的生命,其實就是為了等待他。

看到黃氏的那一刻,她從謝榮的眼神里知道,這就是他心裡的那個女人,她羨慕黃氏,覺得她能夠擁有與他白首到老的資格是多麼難得,她不理解她為什麼要跟他決裂,這世間,幾個男人沒有三妻四妾,她獨擁著他那麼多年,已經很難得了。

像她自己,她就不會在乎他有沒有別的女人,她是卑微的,低賤的,她不敢與黃氏爭寵,更不敢與她比高低,她能夠名正言順與他在一起,這已經是老天爺體恤她了。

她知道自己的身份。

世間女人千千萬,他偏偏到了她面前,只要他能夠偶爾把目光落在她身上,她就很滿足了。

這大半個月里,黃氏就移去秋桐院住了大半個月,她去請安,被戚嬤嬤客氣地拒在門外,並表示免了這道規矩。老太太那裡她偶爾也去問安,但是謝棋的目光讓她很不舒服,她並不想去。那天一大早她被謝棋使喚著送頭油過去,在天井裡遇見謝榮。

謝榮是準備去上朝,停步盯著她看了好片刻,然後只丟給她一句話,讓她此後不必去萬福堂請安。

既然是他說的,她當然遵命。

他每日早出晚歸,早上每早走,夜裡直到很晚才回來,白天有時候在,但是也只悶在書房裡。

她不敢跑去見他,而他從來也沒有到過她的院子。她見他的次數包括這次,總共也不超過三次,而且都是路遇,可是即使這樣,她也不覺得難過,至少她如今跟他生活在一處了,比起從前那樣無止境地盼望,到底有了不同。

「姨娘,老爺回來了。」

採薇收回半伏在窗檯的坐勢,正疑惑為什麼來人會通知她,謝榮已經邁步走了進來。

採薇怯怯地站起來,每次看見他,心裡都說不出是喜還是慌。

謝榮應是才洗浴過,衣服上有好聞的薰香味兒。

他回頭看了看,門口丫鬟便退下去了。

他撩袍在桌畔坐下,她忍著心跳給他沏了碗茶,然後垂手站在旁側。

謝榮神情柔和,近日微微凹下去的眼窩看上去有了幾分滄桑,但仍然是迷人的。他長得極好,眉目英朗,鼻樑挺直,再襯上他的薄唇和弧線柔和的下巴,看上去既溫雅,又不失男子氣。

他接了茶啜了口,衣擺隨著身姿的微動擦到了地面。

採薇默默地蹲下去,替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