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大妝 >236難處

236難處 (1/2)

小說名稱《大妝》 作者:青銅穗  更新時間:2014-09-24 07:42  字數:3386

雖然不及謝琅成親熱鬧,但是齊如錚的婚宴也辦得紅紅火火的,因為來的大多是齊嵩在朝中的同僚以及後來結交的同鄉士子們,大家官職都差不多,坐一處也甚有話談。而在余氏和洪連珠的操持下,氣氛也十分之融洽。

洪連珠的父母親和幼弟也來了,夫婦倆都是很正直和氣的人,謝琅特地讓人把正院後的敞軒收拾出來給二老歇息。洪家小弟叫洪連城,雖然只有十歲,卻一副小大人的樣子,十分乖巧規矩,對著謝琬恭恭敬敬地叫姐姐,謝琬看他衣飾素淡,於是當著大家面送了塊翡翠給他掛腰上。

洪連城不敢受,看著姐姐,洪連珠笑道:「琬姐姐也是你的姐姐,她給的東西可以受的。」

洪連城這才向謝琬行了大禮。

趙貞夫婦也帶著兒子兒媳上門道賀,不過一來就被余氏請了進去與眾女眷說話,謝琬只在門下與她打了個招呼。自然也惦記著上回與她說過的那事,不過既然人家答應了去辦,便也就犯不著去催問,有消息自然會告訴她的。

傍晚時新人過了門,拜過天地後便進入晚宴時間。

謝琬替洪連珠陪著洪夫人一桌吃飯。飯後在戲園子里看戲的當口,趙夫人就起身到了她身邊。

「上次說的那事,已經有眉目了。」趙夫人壓低聲道。

謝琬看了看四下,說道:「夫人上我屋裡吃茶去罷?」

趙夫人點頭,與她起了身,往楓華院來。

「這些日子我往各家裡串了串門,正好也有幾戶人家的姑娘待字閨中,都是門戶不高的人家,所以對男方也沒有特別要求。我現在已經讓人跟這三個人的家屬搭上了話,估摸著這兩日很快會有消息了。」趙夫人笑微微地道。

「辛苦夫人了。」謝琬笑著點頭,又道:「不過,這三個人都由夫人為媒,會不會容易引人生疑?」

「這個我也想到了。」趙夫人吃了口茶,笑道:「所以我都是間接牽的線,這層你你就放心好了。」

謝琬笑道:「夫人辦事,我當然放心。」

若是不放心,她也不會請她去做了。不過這事並不能完全阻斷謝榮的想法,即使刑部里找不到人,他也還會從別的地方物色,朝中這麼多急欲上爬的後生,一定會有落入他眼中的。所以這條線不能放鬆,得長期盯著才行。

趙夫人又與她嘮了些閑話,無非是最近五城兵馬司因查辦娼館而大出風頭的新聞,原來五城兵馬司里許多指揮史都是出自勛貴後嗣,最近這些人急欲在此事中爭功升遷,內部里也傳出不少貓膩來,許多人四下里拜訪文官,勛貴與清流之間的關係竟是不覺親密得多了。

這裡才說了會兒,卻聽前面傳來震天鑼鼓響,原來好戲登台了,謝琬便就與趙夫人邊說邊回了戲園。

齊家婚事仍舊有接連幾日的歡騰,新過門的何氏是禮部主事何怒的女兒,何怒與齊嵩倒是也脾氣相投,正好與靳永也相識,當初靳夫人見得齊嵩有這個意思,便就索性玉成了兩家美事。

何氏溫子較洪連珠更柔和些,許是不如洪連珠打小便跟著母親持家的緣故,行事也不如洪連珠果斷,但是才情上卻要勝幾分,說話溫溫雅雅地,也十分細心,敬茶時見到余氏頭上插著金簪與自己的竟是同款,於是轉頭捧頭時悄悄的褪了下來,這與性子大咧的齊如嵩倒也算是互補。

府里多了兩門親家,而且雙方都很和睦,於是更熱鬧了。

洪夫人帶著洪連城在府里住了兩日,這是頭回到女婿家來小住,謝琬讓謝琅勸著多住兩日,洪夫人卻不好意思了,這次看到謝琅對洪連珠是真心尊重敬愛,謝琬這做小姑的又知書達禮,心底里那絲不安也褪了個干靜,只道兩家相隔不遠,得空了再來。

洪連城跟謝琅親近了幾日,性子也放開了幾分,看姐夫時常地問琬姐姐贈茶葉吃,臨走時便把自己前日與寧大乙下棋贏來的兩罐毛尖送了給謝琅。

謝琅樂得呵呵直笑合不攏嘴,立即回房挑了兩本書送給他。

這裡等到齊家辦完認親酒,日子便又漸上軌道。

這日謝琬正臨窗繡花,洪連珠拿著這一季的帳本來給她看。

京師與京外兩邊米鋪都在穩定經營之中,其實並不需要謝琅再如何調度,都能夠保證這樣的盈利下去。不過洪連珠是個認真的人,謝琅沒時間管理這些,她明知產業無憂也不敢怠慢,畢竟這都是謝琬一手打拚下來的,所以每季的帳目她都會拿過來讓謝琬過目,然後討論或請教一下。

謝琬也不去與她推讓,她拿來了就看看,沒拿來也不問。有羅矩和申田在,產業上的事出不了問題的。就是有問題,他們也會事先把徵兆告訴他們。而洪連珠從來沒接手過這樣大規模的買賣,有時候遇到問題也難免不好拿捏,能夠協助的,她當然不會不聞不問。

帳目也沒什麼問題,不過洪連珠眉間隱約有絲憂色。

謝琬打量了她一會兒,便就讓玉雪上了熱湯,說道:「嫂嫂在為什麼事心煩?」

洪連珠拿她當親妹妹,原是什麼話都與她說的,可是今兒卻有些吞吐。謝琬看出疑惑來,笑道:「是不是親家夫人住了兩日忽然走了,你不習慣了?反正現在家裡也沒什麼事了,哥哥又忙,你要是想家,就回去住幾日。」

洪連珠笑道:「我又不是離不開爹娘的小丫頭了,哪裡至於這樣。」說完笑容斂去,卻是又凝起眉來。

謝琬見她不肯說,也就不勉強,這裡與她喝了湯,又拿起自己的綉活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