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大妝 >234入族

234入族 (1/2)

小說名稱《大妝》 作者:青銅穗  更新時間:2014-09-23 13:57  字數:3297

「不管沖什麼來,有一點是可以確定的。」殷昱眼眸里閃過絲冷光,「這人一定跟季振元有關係。這次皇上抽人專查駱七的案子,顧若明和謝榮都在以不同方式向他走前跑後,應該是想插進這案子里來做手腳。只是駱七這一死,他們的爭也就沒有了意義。」

「既然懷疑跟季振元有關,那我們不如調派人手時刻盯著他。」護國公道。

「沒用。」殷昱站起身來,負手搖頭,「我已經讓人盯了他一個多月了,他接觸的人太多,這其中全部都是朝官,而且都是公事往來,根本就無從分辯起哪些人是目標中人。」

「那你現在準備怎麼做?」護國公望著他。

殷昱盯著牆上的老子圖看了半晌,說道:「每個人做事都會有自己的目的。

「季振元已經快六十了,只有兩個兒子,現在一個放了外任,一個也在詹事府,他如無災病,在首輔閣臣的位置上頂多再呆十年。他如此地以招納門生為名培植黨羽,應該不會是像別人那樣只為子孫鋪鋪路這樣簡單。我想先查查他的動機。」

魯國公出了護國公府,便直奔五城兵馬司總署跟各指揮使商議。雖然護國公給的提示是進宮請示太子,可是大家也都知道太子心意難測,到底能不能討得旨意並不好說,可是不管怎麼樣也得去一趟,這差事便交給了最先領旨查辦的榮恩伯。

這裡曾密從總署回到府里,也問起任如畫跟四葉胡同的聯絡情形。

任如畫道:「我才聽說謝榮居然被太子殿下賞了個妾侍在府,如今謝夫人似乎為此事與謝榮鬧得極僵,連兒子謝芸的婚事也耽擱了下來,這個時候上門去,只怕不好。」

曾密也隱約聽說過太子賞賜了妾侍給謝榮的事,不過他可不管這些內宅之事。

只道:「等過了這段時間再去,可就沒用了!到時謝榮又是風光威武的刑部侍郎,這錦花添花總不如雪中送炭好。如今聖上旨意下來,正是我立功的好時候,等我在這次清查中做出點成績,再讓謝榮替我向季振元說說,這升遷也就是一句話的事了。」

任如畫聞言嘆道:「可這個樣子,你讓我怎麼上門去?弄不好人家還以為我是去看笑話的。」

曾密想了想,說道:「我聽說,謝榮跟夫人感情深厚,你不如想個法子跟謝夫人先打起交道。原先在清河你不是也見過她嗎?這樣,你製造個機會跟她偶遇,然後趁機敘敘舊,這關係也就自然而然聯絡上了。」

任如畫沉吟點頭,「你說的也是。」又睃了他一眼,道:「你對這些旁門左道倒是張口就來。」

曾毅笑了下,直起身道:「在官場上混,沒幾手旁門左道的功夫,能站得住腳嗎?」

任如畫也不是今日才知道丈夫的德性,也就懶得理會了,這裡等曾密走後,自讓下人去跟四葉胡同的下人們套近乎不提。

而楓樹胡同這裡忙了大半個月,終於要迎來齊如錚的婚期。

謝琬看著府里再次掛起了大紅燈籠,也很高興,隨著余氏一道打點著各處瑣事。洪連珠如今已經掌管了府里全部事務,這次齊如錚大婚,她也要擔起迎客的重任。

夜裡姑嫂倆在正院里整理明兒的菜牌,洪連珠忽然就想起自己成親時王氏跟謝棋到來的那堵心事,遂與謝琬道:「那王氏作惡多端,如今倒落了個誥封在四葉胡同享起福來,可見老天無眼,也不知道她將來怎麼個下場。」

原先謝琅礙於男人身份,有些是非並沒跟她說得那麼清楚,所以對於王氏的惡行她腦海里也只有個概念,可是如今跟余氏日日常在一起,從她口裡得知了這些年王氏如何針對謝琬下的那麼多毒手,心裡也跟堵了塊石頭似的怪不舒服,因而見著王氏雖然走了,卻又過上老封君的日子,就不免有些不平。

剛進府時確實對謝琬存著幾分客氣,就算知道謝琬好,也只是很模糊的感覺,並沒有很真切的感受。可是當謝琬把家裡什麼底都交了給她,又替她在王氏面前出過幾回頭之後,她很自然地也看到了她的一片真心。所以對於王氏的不滿,倒是有十之八九是出於對謝琬的疼惜。

謝琬一面對菜牌,一面笑道:「急什麼,只要王氏一直呆在四葉胡同,她就總會吃虧在謝榮手裡。」

洪連珠有些不信,「王氏終歸是謝榮的母親,難道他還真能連自己的母親都能給滅了不成?」

「會不會我不敢保證。只不過王氏再想出來惹事,是肯定不可能了。」謝琬篤定的道,「謝榮對王氏的忍耐已經到了極限,現在我要是想害王氏,簡單得很,只要讓我們插在四葉胡同的那兩個人挑撥點什麼給王氏聽,王氏再弄點什麼事情出來坑謝榮一把,我敢肯定,王氏不是殘就是死。」

越是離目標近,謝榮越是不會容忍身邊人拖累他,他連謝葳都送到了清河,對王氏又還有什麼好顧忌的?只不過現階段下,弄死個王氏對她來說實在得不到什麼成就感,她也就犯不著去在她身上費功夫了。

而王氏若是知趣的,也該從此收手,她若不知趣,那就任謝榮去收拾她好了。

接下來她要做的,除了謝榮,應該還有不斷冒出頭來的一些人——應該不會有人看好她和殷昱的婚事,至今為止只有謝葳謝棋來壞她的事,實在有些不尋常。她們只是頭一撥,在不可預知的未來哪個時候,應該還會有別的人罷?

比如說,宮裡或者護國公府。

宮裡不必說了,皇上大年初一仍然高調宣召殷昱上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