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大妝 >232差事(宙小眉*和氏壁+)

232差事(宙小眉*和氏壁+) (1/2)

小說名稱《大妝》 作者:青銅穗  更新時間:2014-09-22 19:58  字數:3493

太子這道旨意,難道是為了保採薇的命?

可是他又為什麼要保採薇的命?難道他也希望採薇被人利用么?

謝琬回想起謝榮今生的履歷,不由坐直了身子。

謝榮進東宮之後並不久,就被季振元要出來去了刑部。按說太子正當用人的時候,而謝榮又是曾經被皇上都認為頗具才能的人,那麼他很該把他留住不讓他走才是,可是季振元一去,太子就允了,接著還讓季振元把駱七給放了。

難道說,在太子心裡,謝榮連一個駱七都比不上?

又或者說,太子其實並不像她想像中的那麼信任謝榮,以及也並沒想過要栽培和重用他?

如果是這樣,那顯然就更讓人費解了。可是這終究只是猜測,距離太遠,所猜的也並不能當作實際論證結果。

不過不管怎麼說,採薇被賜給謝榮,這件事對她來說還是有著不少好處的。首先四葉胡同內宅就會有番鬧騰,如果是尋常小妾,黃氏還可以任意拿捏,可是採薇是太子賜下來的,連謝榮都得好生對待,黃氏就更不敢對她下殺手了。

不過黃氏對謝榮用情頗深,估計會不戰自敗——前世內宅里的事看的多了,有時候人就是這樣,越是在乎越是爭不贏,越是敗得慘。因為付出得多,所以期望值也愈高,越是期望高,越是容易失望。

這層不去提它,謝榮的被罰半年俸祿,再加上皇帝親口承諾的「兩罪並罰」四字,已經不算讓這趟行動白費。

而接下來她也有事要做。

她交代羅縝:「謝葳不是回清河了么?你讓人傳個消息回去,就說謝榮納了妾,試試她如何反應。」

羅縝下去後,她又喚來玉雪:「最近這些日子,趙夫人在做什麼?」

趙夫人便是趙貞的夫人。玉雪笑道:「趙大人前些日子被升成員外郎了,趙夫人就忙著樂呵罷?」

謝琬聞言也笑起來:「那我們明兒就上趙家蹭茶喝去。」

隨著五城兵馬司奉旨清查京師各處娼館的行動鋪開,也隨之驚起了許多私下違規的官員四下打點運作,最近的京師是十分熱鬧。

靳永因為此次欽點的欽差,門檻差點被人踏破,而五城兵馬司里的幾位正副指揮史,每日葉門庭若市。雖然都不敢在這個時候頂風行包庇之事,但有些人有些情面總是繞不過。

而且這件事的起因也很耐人尋味,據聞那天夜裡北城指揮司轄下的燕兒胡同走水之後,皇上就下了這道旨,緊接著翌日郭興就被降級成了主事,而謝榮也被罰俸半年,雖然這事讓季振元壓製得很好,宮裡也沒有什麼人會與季閣老直面作對,可是大家尋根究底,也就把這兩件事很容易地聯想到了一起。

榮恩伯才進屋喝了口茶,連衣都還沒來得及換,南城副指揮史曾密就過來了。

曾密是廣恩伯的三子,勛貴之家相互都熟,榮恩伯也比他不過大了十歲,早些年還常在一起鬥雞走狗。知道他是來打聽虛實的,因而榮恩伯也沒見外,語意含糊地道:「無風不起浪,總而言之這件事大家把差事辦好就成了。」

說的太白就得罪人了,如今勛貴們在朝堂混口飯吃不容易,他眼下是恨不能把自己從這事裡頭摘得一乾二淨出來,自然不會透露真相。也就是曾密,換了別人,他是半個字也不會說的。

可是曾密能夠在上頭有兩個哥哥的情況下出頭冒尖,靠的並不只是運氣。他得了這句話回頭一琢磨,越發肯定謝榮是去了宿ji。從皇上對郭興和他兩人的降罪來看,郭興只是降了五級,而謝榮只是罰俸半年,這應該是看在季振元的面上輕判了的。

季振元身為首輔閣臣,面子肯定非同一般,皇上也不可能真把謝榮他們一擼到底。

從這件事上也看出來皇帝對季振元一黨的態度。既然如此,有些事就不能隨意為之了。

他在南城副指揮史的位子上已經呆了四五年了,很應該往上挪挪位置。

謝榮是季振元的得意門生,這次靳永這麼整他都沒整下來,可見根底穩固。任家原先跟謝府交情頗深,只是後來鬧出些事變得生份了,所以前幾年謝榮一路往上的時候他也沒想過去上門攀交,如今謝榮接連遭遇了幾番挫折,正可謂是他的低谷期,這個時候上門去聯絡示好,應該是最合適的時候。

他回府把這事跟任如畫說了說。

任如畫沉吟道:「按說這謝家把我們坑得這麼慘,我們很該避道遠走才是。可是誰也沒料謝榮如今已然如此威風,為了你的前途,這些倒也不必提它了。左右當年做孽的也是謝琬,與謝榮倒關係不大。只不過我聽說那王氏如今也在四葉胡同住著,我倒是不耐煩她。」

曾密笑道:「我來跟你說,不就是因為王氏在京師么?這事我冒然登門顯得冒昧,不如你以世侄女的身份去與王氏和黃氏請安,然後一來二去熟絡了,我也才好去與謝榮搭話。」

「要我去跟王氏請安?」任如畫站起來,「你可知那王氏是何等無恥噁心的一個人,她把我母親坑得那麼慘,雋兒也從此失了精神氣,我是連提都不想提她,你竟然要我去與她請安!我不去!」她一屁股又坐回椅子上,負氣道。

曾密上前坐在她身邊,說道:「說這話就沒道理了,那王氏當初不也是受了謝琬的逼迫才那樣么?再說了,如今展延都已經娶妻,這些陳芝麻爛穀子的事還提它作甚?你到底如今已經是我曾家的媳婦兒,不是任家的閨女了。你總該為我多考慮考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