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大妝 >231緣盡

231緣盡 (1/2)

小說名稱《大妝》 作者:青銅穗  更新時間:2014-09-22 15:52  字數:3525

靳永這裡與榮恩伯在宮門外道了別,直奔魏府。

謝榮等人出了宮,卻少不了跟著季振元去季府得番訓斥,採薇因著替謝榮出面,季振元也讓她同上了車回府。顧若明則在半路就讓他揮退了回去。

這裡幾個人到了季府,季振元吩咐下人把採薇帶下去歇息,把郭興謝榮二人叫到了書房。

「你們真是膽大包天!」他負手走到二人面前,掄起掌來把依然服飾凌亂的郭興扇了兩個耳光,而後打齒縫裡擠出幾個字來:「可知這動轍便是關乎前途命運的大事!那靳永分明就是有備而來,你們在被人虎視眈眈的當口竟然還敢這樣任意妄為?!而你,自然犯賤還不夠,竟然還敢拖著別人下水!」

郭興被扇得後退了幾步,卻是半個字也不敢吐。

謝榮雖然未曾被打,但身子卻也深深躬了下去。

「那女子不能留了,來人!」季振元高呼,等人進來,他斬釘截鐵道:「弄點砒霜,給她服下去!」

謝榮驀地把頭抬起來,但是也只有半刻,他就又把頭垂了下去。

雖然這件事是再也瞞不住,但是採薇這樣出面替他說情,難保放出去後將來不被人反過來利用。為了根除後患,季振元這樣做是沒錯的。

「閣老!閣老!宮裡有人來,命微平接旨!」

左必之這時又忽匆匆進來稟道。

季振元三人同時頓住,這個時候來旨意,任誰都覺得不是什麼祥兆,但是這可不是可以輕怠的事情,季振元示意謝榮一道出去。

到了二門下,果然乾清宮的大太監張珍與東宮大太監崔福同時站在門下。

能讓兩位大太監同時出動的旨意,自然是重之又重的。

「吏部右侍郎謝榮接旨!」

謝榮上前跪下,崔福宣旨道:「太子殿下獲皇上恩准,特此下旨:謝榮潔身自愛,品性高潔,然採薇情義可嘉,令寡也為之動容。故,今特將娼女採薇賜回良籍,並賜與謝榮為妾,著好生待之。欽此!」

謝榮石化在地。

而季振元也頓時僵在那裡。

太子將採薇賜給謝榮為妾……這是什麼意思?

「謝榮快快接旨!」

崔福催道,

謝榮伏地叩首,伸手接旨。

不管是什麼意思,既是獲了聖上恩準的旨意,那是必接不可了。

「季閣老,採薇呢?」張珍問。

季振元忙道:「方才出了宮便分了道,這會兒並不知上哪兒了。」他給左必之使了個眼色。

「既然這樣,」崔福陪了個笑臉,說道:「那還得煩請季閣老派人去找找,太子殿下有旨,採薇如今可已經是聖賜下來的妾侍,若是有個三長兩短,謝大人到時少不了又要背個黑鍋。」說完他朝季振元拱了拱手:「老奴言盡於此,就此告辭。」

季振元微凜,也朝之拱了拱手。

太監們離去,庭院再度恢復寂靜。

季振元望著謝榮,拂袖一甩,進了書房。

太子殿下親賜的姬妾,又有崔福額外提點,採薇自然是不能死了。

這一夜對於謝榮他們來說,真是漫長而壓抑的一夜。

誰也不知道太子這是什麼意思,誰也不會真正把這道賞賜當成是他對謝榮的安撫。但是這賞賜讓人推不得毀不得,除了聽憑旨意把採薇帶回府去,謝榮已別無選擇。

可是採薇若是跟他回了府,黃氏怎麼辦?

謝榮心裡很空洞,感覺自己好像卷進了一個巨大的漩渦,明明以為當上了侍郎,可以有一番作為,為將來入仕為鋪墊。也以為在湘園被捉之後,採薇的勇於出現是他的生機。可是當他保住了官職,獲得了輕饒,卻又被太子塞過來個採薇——

站在季府庭園裡這一刻,他覺得命運其實還並沒有掌握在自己手裡,他所認為的現階段的成功,其實並不牢固,他整個人就被季振元和殷曜這一條線轉成的漩渦里旋轉,甚至都沒意識到要掙扎,他還是在被人牽著鼻子走,而且是如此被動。

天亮時分,他帶著換洗一新的怯怯的採薇踏上了回府的道路。

很快,黃氏會知道他出去一夜未歸,回來時身邊多了個私娼館出來的妾侍。

很快,隨著京師四處掀起的督察百官私行的風潮,滿京城的人都會知道太子殿下愛才惜才,體恤下屬,法外開恩,賞了位知己紅顏與他。

季振元為怕留下採薇被人利用,所以下令讓人將之毒死,而太子直接讓人趕到季府來宣旨,是不是早就知道季振元會這麼做呢?

謝榮不得而知,他只知道進了府門,很快便要面對前夜還與他繾綣纏綿的黃氏。他再出現在她面前的身份,是個背著妻子在外宿ji的背信棄義的丈夫。

黃氏已經端坐在正廳里等候了,黎明的微光映在她臉上,使靜坐的她看起來臉色青白。

兩個時辰前,她已經從趕回來的龐鑫嘴裡知道了真相。

也沒有哭泣,也沒有悲傷到無法自制,只是心裡有什麼東西砰地碎了,變成粉碎,再也拼不回原來的樣子。一件瓷器有了裂痕,粘一粘還能再用,可是再一摔,就再也不像話了。她跟謝榮之間,也從她知道他去宿ji這件事開始,無法回復原樣了。

她想做三從四德的賢妻,可是她有她的私心。她愛謝榮,她願意為他三從四德,也願意為她強忍著屈辱去卑躬屈膝地奉迎上司內眷,還願意說服自己包容他的權欲和野心,可是這一切都是建立在他對她的忠誠之上,這一切都是因為她知道他心裡還有她,所以她願意這樣忍讓。

可是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