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大妝 >229意外

229意外 (1/2)

小說名稱《大妝》 作者:青銅穗  更新時間:2014-09-22 07:53  字數:3362

季振元原只聽顧若明說謝榮逛私窯,並不知道自己的女婿也在列,因而也就只讓了伍敘同來,等進宮的途中聽得左必之說郭興也在內,而且還捉的是現行,頓時一張臉就沉得能擰出水來。

到了這會兒,當然私下裡的氣怒是一回事,眼下先把皇帝這關過了才是要緊。於是,先轉向靳永,「在讓他們解釋之前,我想問靳大人,你何以得知那處謝榮郭興等人所呆的地方是私窯?」

姜還是老的辣。開口就點中了要害。

既然是私窯,當然面上是看不出什麼的,既不會掛牌子,也不會做宣傳。就是有人去,也是熟客帶熟客,靳永既然是正人君子,那他又為何會一進去便知道那私娼是私娼呢?

皇帝往靳永看過來。靳永果然頓了頓,他與榮恩伯對視了眼,回道:「季閣老許是把下官當成不識人間煙火的聖人了。照您這麼說,不入私娼便不知私娼為何物,那麼都察院參百官私德不修,豈不都要親身經歷過一遍才成?我參漕運的案子,莫非也要自己去參與一回合謀牟利之事才成?」

季振元道:「你的意思,是不入私娼也知道那是私娼,敢問靳御史又是憑什麼認定那就是私娼的呢?難道就不能是某個文人雅士私設的茶會,郭謝二人閑來前去捧場?你不過是在庭園之中看到這幾人,便一口咬定那是私娼,總得有個證據才能讓人信服。」

「證據自然有。」靳永氣定神閑,與皇帝道:「臣請皇上允准宣湘園裡的ji女進殿為證。」

皇帝不耐煩地揮了揮手。

太監出門去,帶進來怯生生的一個人,是採薇。

採薇瑟索地站在謝榮旁邊,咬唇看了他一眼,也跪了下去。

靳永道:「你叫什麼名字?」

採薇又看了眼謝榮,答道:「採薇。」

靳永又道:「你在步生香開設的私娼里為ji多久了?」

採薇可不知道殿里之前爭論過什麼,聽見他這麼問,就要答。季振元從旁咳嗽了聲。皇帝瞪了他一眼,他垂下頭去。採薇不知道他們打的什麼啞謎,也不知道誰是誰這邊的,咬著唇,答道:「妾身,妾身才去不久。」

有這句話就證明一切了!皇帝臉色陰沉如水。

季振元緊皺著雙目,投向靳永的目光充滿了忿恨之意。而地上郭興和顧若明則滿頭是汗,肚子里的悔意有幾重就不得而知了。

最後悔的應該是顧若明,本來此時應該是他在季府里揚眉吐氣看謝榮的笑話的時候,沒想到突然殺來個程咬金,把自己跟謝榮這廝一道成了靳永他們眼裡的笑話!這真是偷雞未成蝕把米,眼下這關能不能平安度過不好說,就是過了,季振元那邊他也討不著什麼好了!

靳永指著謝榮郭興,「你見過這二人幾次?」

採薇面色一白,道:「沒,沒有……」

「老實答來!若是有一言不符便是欺君之罪!」

靳永猛地一聲喝斥,採薇抖瑟了一下。

皇帝望著地下,打鼻子里冷哼了聲,也側身喝起了參茶。

採薇臉色煞白,垂頭道:「見過,謝三爺和郭大爺四次。」

靳永望著季振元,季振元牙關咬得死緊,默然不語。皇帝卻是笑起來,目光冷冽冷冽地。

「每次來他們都做些什麼?他們各自都有誰招待過?」靳永再問。

「不……」

「啟稟皇上,不必審了,臣確實去了私娼館。郭大人是罪臣帶去的,請皇上降罪!」採薇還沒開口,謝榮已經伏地磕了個頭,一字一句地認了罪。「郭大人只是今兒陪罪臣一道去喝茶,並沒有做下不軌之舉,請皇上看在郭大人一向本份的份上,輕饒於他。」

「微平!」郭興驀地從地上直起身子,然後趕忙爬行著向前:「不是的皇上!微平是罪臣帶去的,他才是清白的,每次去了都只是喝喝茶,並沒有越過雷池一步!求皇上饒了他!」

「今兒誰都饒不了!」

皇上猛地一拍龍案,桌上裝參茶的杯子跳起來,險些砸落到地上。「謝榮,你是慶平五年的進士,朕記得你作的一手好文章!季閣老當時還曾向朕極力舉薦你,說你才德兼備,私行甚佳,只要細加雕琢,來日必成大器!

「朕對你也十分賞識,覺得我大胤朝終於又要出一位能臣,所以那會兒季閣老極力向朕要走刑部侍郎這個職缺給你時,朕也並沒有多加阻撓。朕也期望你能夠在侍郎位上給朕作出番成績來!可你就是這樣回報朕的,你當上侍郎才幾日,竟然就放縱到去宿ji!朕要不辦了你,愧對祖宗律法!」

「皇上!」

季振元見皇上不似說假,情急之下亦跪下地來,「皇上!還請三思啊!郭興老臣便不說了,他是臣的女婿,如今做下這樣的事,便是皇上不處置,老臣回頭也定要嚴懲!可是謝榮一貫行正坐端,即使是去私娼館坐坐,也不見得他就沉迷於女色,去私娼館喝茶閑坐,與宿ji有著本質區別呀!」

皇帝沉哼,並不理會。

靳永道:「皇上,季閣老所說的吃茶閑坐與宿ji有著本質區別,微臣不同意。吃茶的地方大把,莫非只有窯子里才能吃茶?既然去都去了,又何必怕認下這樁罪?俗話說的好,既要立牌坊又要當婊*子,哪裡有這麼好的事?不如痛快認了,皇上說不定還能酌情輕判。」

皇帝目光掃著地上一圈人,揚聲道:「沽名釣譽,其心可誅!」

季振元聞言一震,抬起頭來。

郭興等俱都默然無語。

至今為止,不管是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