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大妝 >225爭辯

225爭辯 (1/2)

小說名稱《大妝》 作者:青銅穗  更新時間:2014-09-20 19:54  字數:3456

謝榮接到禮部給王氏下發誥書的消息時,正席地坐在湘園裡讓採薇煮茶。

他揮手讓龐鑫退了下去,然後屈著一膝坐在桌案後沉默。

採薇輕巧地洗茶沏茶,似乎生怕驚擾到他。

謝榮沉默完了,把目光投向她,「一些日子沒見,你怎麼瘦了?」

採薇臉刷地紅了。一顆心在胸腔里撲撲地亂跳。她不敢說自己每天都盼著他來,更不敢告訴他私下裡她是那樣的思念他,以至於茶飯不思。

她勾著頭不語的樣子,在茶汽氤氳下若隱若現。

謝榮拉了她過來,讓她席地坐在跟前,然後舉起茶杯,遞到她唇邊。

採薇忍著心跳抿了半口。

謝榮扶起她下巴,說道:「吃胖點。」

她奉若聖旨。

謝榮放開她,看著案頭的文房四寶,忽然道:「你識不識字?」

採薇咬唇點頭:「粗識文墨,但寫的不好。」

「不要緊,我來教你。」

他朝她看了眼,然後將筆放在她手裡,右掌覆住她整隻手來,一齊到硯台里沾了墨,然後引著她寫了首《大風歌》。大風起兮雲飛揚,威加海內兮歸故鄉,安得猛士兮守四方。

採薇後背挨著他胸膛,隨著運筆的動作,兩人時有觸碰。每一次的輕觸都像是電流擊過,讓人幾乎無法自持。

謝榮放了筆,對著紙上的字又開始出神。

採薇許久才從這幕耳紅心跳中回過神來,怯怯地看向他,「爺是不是有心事?」

謝榮神色不變,把這紙反扣起來,「何以見得?」

採薇咬著唇,「劉邦當年壯志未酬時寫下這首大風歌,爺身為臣子,在朝堂是不是也有未酬之壯志?」

謝榮側首看著她,目光幽深幽深地。

王氏的誥命文書已經下來是齊嵩告訴謝琬的,謝琬彼時正在澆花,聽到後只頓了頓就讓人回了話。

謝榮雖然只是正三品,但也撐不住他後頭有個季振元,段仲明為了針對季振元,自然不會在乎拿個謝榮出來做筏子。不過是個封號而已,謝榮是季振元一手提拔,如果他真因此而暴露出什麼弱點來,那也是意外之幸。所以批下誥書。

放下花壺錢壯就回來了。

「姑娘!探到消息了!謝榮今日又去了郭府,然後果然有馬車出來,小的尾隨過去,您猜我發現他們去哪兒了?」

謝琬回過身來:「去哪兒了?」

「私娼館!」

錢壯因激動連聲音也有些發飄的感覺。

禮部下發的受封文書被送到侍郎府,王氏激動得都快要暈過去!雖然早覺得此事會辦成,可是真拿到手的那刻感覺還是很不同的!

從今日起她就是堂堂正正的誥命夫人,是可以拿朝廷俸祿養活自己的,黃氏不敢再不敬著她,謝榮為了他仕途,也不敢再不把她當回事,她夢想了多年的老封君,終於在這一刻實現了!頓時間,她覺得自己的腰傷也不算什麼了,連忙下了地招呼謝棋發起打賞來!

謝棋自然也是歡天喜地,王氏有了誥命,她就可以名正言順地以奉親的名義留在京師。從前當然也可以,但是謝榮不是把王氏壓製得死死的嗎?現在王氏可是命婦,謝榮對待她的態度也得三思而後行了。那麼她只要緊緊地攀住王氏這棵大樹,別的事就不愁了。

黃氏對此心裡有了準備,也就還好。

自打從順天府出來,她對王氏態度也確實改變了很多,但是私底下更加恨她那是一定的,而且謝榮的話也在她心裡扎了根,王氏這樣的德行,很難說會惹出什麼樣的事來,因而明面上也就客客氣氣的,私底下卻給府里人下了死令,千萬盯住老太太,讓她別惹出什麼事來。

可是就算看住了王氏也還有個謝棋,謝棋所具的危險可一點都不亞於王氏。於是等謝榮回來,她便就說道:「依我看,還是早些把謝棋送回清河的好,以免夜長夢多。」

謝榮卻寬慰她道:「現在還不能,我自有主張。」

黃氏也只好由他。

謝榮回府換了衣又與郭興一道去了季府。

門生們都在。季振元情緒挺好,見了謝榮他高興地道:「這次參魏彬的事做的不錯。我們也正該往他們那邊動動手腳,弄他們個措手不及才是。微平還是有想法的,只是一個人路途太過順利,難免會招致許多刁難,等你挺過了這一關,也就好了。」

謝榮微笑俯首:「學生謹遵恩師教誨。」

顧若明斜瞪了他一眼,面不改色坐好。

季振元道:「接下來來議議駱七這事。皇上的意思是有關漕運的案子定要查個水落石出,這次還特地抽了人專門徹查,如果真讓皇上如願我們就太被動了。所以老夫準備在大理寺和刑部之中挑個人插進去,你們覺得誰合適?」

他目光掃向眾人。

郭興站起來:「此事我看微平就極合適,微平深謀慮,行事沉穩,關鍵是能夠顧全大局,不為私己之利而影響整個局面,微平若是去了,定然能夠順利完成任務。」

季振元掃了眼謝榮,嗯了聲,又道:「你們都同意么?」

「學生覺得顧兄更合適。」這時候,在座人里又站出來個人,揖首道:「顧兄本在大理寺任職,而且漕運此案也有參與,讓他去合情合理,皇上不會生疑,而且有些專業上的細節也很可以拿來利用利用。」

「你說的雖然也有道理,可是這次去辦駱七的案子不是為了查案,而是為了遮掩不利信息和探查駱七究竟被誰擄走,不需要大理寺那一套。」

郭興反駁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