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大妝 >222狀紙

222狀紙 (1/2)

小說名稱《大妝》 作者:青銅穗  更新時間:2014-09-19 19:50  字數:3416

王氏臉上的譏嘲漸漸凝住,「你什麼意思?」

謝琬揚唇道:「你好歹也是個從內宅里血拚出來的當家主母,若沒有點手段,當年老太爺怎麼會被你迷得七葷八素?怎麼到了眼下這個時候,關係到自己切身利益了,卻又變得這麼慫了?謝榮和黃氏那樣對你,壓根就沒有把你當母親看,你真的沒有想過通過朝廷律法維護點自己什麼?」

王氏睜大眼睛:「你是讓我去告他?」

「你果然是老了。」謝琬托腮望著她,就像望著一隻憐的老貓,「我不妨提醒你,他現在是正三品的侍郎,你身為他的生母,完全也以接受誥封。只要有了誥封,你就有了自己的財源,你不用依靠他過日子,不就以挺直腰桿來了嗎?」

王氏聽到誥封兩個字,頓時像起死回生似的坐直起來。

誥封……她還真沒有想過這事,因為在進京之前,她平生見過的最大的官也就是魏彬,而魏彬跟她又沒有什麼交集,所以京畿要員幾個字,對她來說真的就只是幾個字而已。怎麼原來上品級的大官的母親也以上誥封的么?

謝榮居然沒給她請個誥封回來做做?

……不,這事不能激動,謝琬不會無緣無故來跟她說這事的,她一定有所圖謀。

她上下打量著謝琬,說道:「你想挑撥我們母子關係?」

謝琬笑起來,「你們母子的關係,還用得著我來挑撥么?實話跟你說吧,我現在拿你真是一點辦法也沒有,黃氏不來接你,我又不能送你過去。留你下來我又怕謝榮再使點什麼花招,到時候栽贓在我頭上,所以我想來想去,只能先替你解決掉這件事。讓你能無後顧之憂地在四葉胡同呆著,我才好送你。」

王氏原以為她又要東扯西扯些什麼理由來掩飾,沒想到她居然張口就把這大實話給說了出來!這兩日她還的確琢磨著謝琬究竟會把她怎麼樣,她知道她是不能在這裡長住下去的。謝琬也肯定會不停地想辦法轟她走,但是她真沒想到她會替她出主意讓她去爭取自己的利益!

到這會兒,她對她十二分的不信任,竟又變得有些半信半疑了。

信的是她沒騙她,這會兒若換成她是謝琬,也的確拿她束手無策,如果解決了她的後顧之憂,還真是不怕黃氏她們再對她不敬,謝榮也不敢隨便動她,她也以隨時把她送過去了。而她疑的是。謝琬這主意里有沒有陷阱?

她思前想後,最終還是決定試探下。

「那你說,我是要跟榮兒直接去要求,還是去告他?」

謝琬道:「直接要求,你覺得你能要求到嗎?」她譏道。

王氏道:「那依你說。該怎麼辦?」

「這事當然要告。」謝琬斬釘截鐵地。

王氏聞言,心裡便就沉哼了聲。果然如此!她這是挖著坑等她跳呢!她去告謝榮,謝榮再怎麼樣也是她的親兒子,她怎麼著都還指著他養老呢,讓她去告他?這是把她送到謝榮刀口下,讓他好把她直接再遣回謝宏那兒去吧?

「這事要告,但不能告三叔。」

王氏正要反譏。謝琬忽然又開口了,說道:「你要是告了三叔,你這輩子也就算是完了。而且,你就算告了三叔,人家禮部也不見得就會誥封你呀!說不定他還會因此遭貶,那時別說誥封。你只怕啥也落不著。」

王氏真沒想到她話鋒一轉,又把話頭轉了開來,不是告謝榮,那告誰?

被謝琬這麼樣一說,王氏忽然有些六神無主了。看模樣她不像是坑她啊……

「告黃氏。」謝琬定定看著她。「黃氏做為你的兒媳婦,幾時把你當婆婆敬過?你受傷在我這裡個把月,她有沒踏進門來看過?你我都心知肚明,她眼裡根本沒有你。也許她還打心眼裡希望你從前不要回去,我說的對不對,你自己以捂著心口想想。

「當然,你要以為我是在挑撥你們婆媳關係,那就當我白說了。不過,你就算能在我這裡住到百年歸天,安葬之事又該如何算呢?黃氏到時若是拿草席捲了你入土,你也叫天不應叫地不靈。你若成了誥封就不同了,朝廷是有律法管著的。」

王氏聽聞安葬兩個字,不由倒吸了口冷氣。

黃氏對她如何那自不消說了。而喪葬之事她果然沒想過這麼深。謝榮雖然當了官,為顧名聲不能真拿草席捲了她,定也會有番排場。是那樣就算面上再風光,棺材裡頭的事誰也不知道的,而且有誥封和沒誥封的喪儀又很是不同,她當然想葬得風風光光!

不過,這跟告黃氏有什麼關係?

她皺眉道:「我能告黃氏什麼?」

「當然告她不賢不孝。」謝琬道,「黃氏對你不孝是事實,你當然以去告她!等你告贏之時再當場讓三叔請封誥命,當著那麼多人面,他不能不答應的。所以說,告黃氏能不能告贏是其次,最主要的是逼著三叔替你請封。」

說來說去,就是讓她去告黃氏的狀,然後把謝榮拖進來,逼著他給自己請個安享晚年的保障。

王氏很快明白了她的意思。雖然有些不大服氣,是細想之下又挑不出她的理兒來,謝榮這人最好名聲,如果在衙門裡當著那麼多人讓他請封誥命,他不能不答應。而且她受封了誥命,許多雙眼睛看著,黃氏和謝榮當然不能再讓她住在這邊,謝琬也就鬆了口氣。

黃氏不過是她的兒媳婦,她就是告了她,也不關謝榮的事,頂多朝廷斥責黃氏而已,這層不必擔心。

她思來想去,倒是真沒找出這其中有什麼詐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