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大妝 >219攆人

219攆人 (1/2)

小說名稱《大妝》 作者:青銅穗  更新時間:2014-09-19 02:21  字數:3537

謝榮出了季府,顧若明從季振元書房屏風後出來。

「恩師,您真的就這麼輕饒了謝榮?」他繞到季振元書案前,說道。

季振元看了眼他,說道:「那你覺得我應該怎麼樣?」

顧若明無語。

謝葳翌日一早便悄無聲息地出了京城,謝琬收到消息的時候剛剛用過早飯。她對此有著片刻的默語,謝榮會把謝葳送出京她並不意外,可是為什麼謝棋反而會留下來呢?

「聽說是謝榮因為這件事把錯責都推到了謝棋頭上,再也不許謝棋留在謝葳身邊,而謝葳又必須離開京城一段時間以淡出人們視線,因此,謝榮就只好把謝棋留下來了。而且這樣也便於看管她。」錢壯這般說道。

雖然聽起來合情合理,可是對於謝棋那樣的人,謝榮居然會同意留在身邊,還是讓謝琬感到困惑。按理說,這一切都是謝棋弄出來的,如今被弄毀了名聲,謝榮應該恨不得殺了她,不是嗎?

「那謝榮就這麼把謝葳送去那邊,也沒說對他有什麼安排?」謝榮雖然不見得會把兒女放在權欲之前,可他終究也不是那種能夠任其自生自滅的父親,謝葳這一去清河,他肯定會有番打算的。

錢壯道:「這層因為並不能進府打聽,所以並不清楚。不過黃氏自從李夫人這番鬧過之後,倒是與謝榮又和好了,而且也沒怎麼再為謝葳的婚事操心的樣子,猜測應該也是謝榮有了什麼安排。」

黃氏都不為謝葳的婚事操心了,難道是謝榮對謝葳的婚事有了安排?謝葳都十八歲了,再拖下去也對謝榮不利,這次被大鬧過後,謝葳在京師已然臭名昭著,謝榮該不會是想為她在清河覓親吧?

細想又不太可能,謝葳嫁去清河,那還不如去南直隸那邊尋個官戶人家嫁了。以謝榮如今的地位,為她在那邊謀門親事還是不難的。他之所以不這麼做,肯定是捨不得謝葳遠離,也或許是心存愧疚。而不願再將她扔去那麼遠的地方。

那謝葳的歸宿應該還是會在京師。

名聲壞了又要嫁在京師——那就只有像前世那樣,挑個寒門士子嫁了!

謝琬想到這裡,心裡竟是一派通透起來。謝榮如今管著半個刑部,手下多少等著往上爬的年輕士子?從中挑個拔尖的出來作為女婿,然後仔細培養著,來日也不見得比世家子弟落後許多。而謝葳去了清河,到時若在清河發嫁甚至,便不會怎麼驚動京師的人,這事的影響力自可降到最低。

謝榮這番算計,不可謂不周全。

她拿起書案上一支筆把玩著。忽然又道:「去查查邢部下頭有多少未婚的寒門仕子,名單和背景資料都放到我這兒來。」

「是。」錢壯點頭。然後又道:「姑娘,小的還打聽來一件事。聽說謝榮經過這次的事之後,為怕再有類似的人上門騷擾,最近正在準備招護院。您看。咱們是不是也可以放兩個人進去?如此一來,有很多事就可以主動獲知了。」

謝琬抬起頭,謝榮要請護院?

她笑起來。真是交手越多機會越多,她還正愁沒法兒知道四葉胡同內部情況,謝榮自動要請人,這可真是把機會送到她面前來了。人手她這邊倒不著急,護院里抽兩個過去。或是索性讓錢壯上哪兒找兩個人過來,都不成問題,不過謝榮那人也不是好糊弄的,該怎麼樣把這事做得自然才是要緊。

「你有什麼主意?」她問錢壯。

錢壯嘿嘿道:「這種事交給小的就成了,姑娘嬌貴,不勞您過問。總之小的把事辦成就是了。」

謝琬知道他們混江湖的自有些不可說的勾當,聽他這麼說,也就由他去了。錢壯跟在她身邊多年,初時或許還有些江湖習氣,後來跟著程淵走動得多。卻也漸漸沉穩了,他辦事她還是放心的。

這裡卻還有王氏正待處理。

謝琬可不想替謝榮來贍養老母,既然此來他們的陰謀也挑破了,王氏就也該走了。雖然說她不怕她出什麼夭蛾子,可是看著這麼個人呆在眼前也怪噁心的。這宅子里住的都是乾淨人,可不能讓她給帶累髒了。

她叫來玉雪:「去通知四葉胡同,就說老太太指名要棋姑娘侍疾,請他們派人來接。」

玉雪這裡把話傳了下去,碧落軒那邊自有人把這事告訴了王氏。

王氏在這邊住了些日子,雖說不能下地,可府里吃的用的卻什麼都沒虧她,她漸漸也就不那麼抗拒留下來了。

她也是會算計的,你想想,就算她替謝榮辦成了事被接回四葉胡同去,謝榮也不見得會對她這個母親畢恭畢敬,何況眼下這事還弄砸了,連謝葳都已經回了清河,謝榮在季閣老跟前也討不著什麼好,她就算能回四葉胡同去,又能有什麼好日子過?

首先黃氏只怕就能撕了她。

所以這幾日她反倒老實了,不嚷不吵,只求著能哄得謝琬能消了這口氣兒,容她留下來。

眼下突然聽說她讓人去四葉胡同通知人來接,她心下就著了慌了!

「我有傷在身,大夫都說了不能下地,萬一有了閃失,你們吃罪得起嗎?!」她拍著床板大叫,「去把大奶奶給我叫過來!她過門才多久?就是這樣對待我這個老太太的嗎?」

丫鬟們都是從清河過來的,院子里連一個謝琅他們的人都沒有,碧落軒獨自成院,後頭還緊靠著西花園,四葉胡同哪有這樣的地方給她們住?最近在此處呆得舒服,也都不願回去了,因而聽見王氏發飈,便一陣風地跑到正院里去回秋月。

秋月聽見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