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大妝 >215拷問

215拷問 (1/2)

小說名稱《大妝》 作者:青銅穗  更新時間:2014-09-17 13:35  字數:3414

夜裡錢壯回來,直接到了楓華院。

謝琬道:「可查出什麼來?」

錢壯道:「沒有什麼大的發現。不過,小的發現一個很巧合的現象,就是每次謝榮去到郭府呆很久的時候,中途都會有輛大烏蓬馬車出府去,然後每到謝榮出府之前不久,那烏蓬車就會回到郭府。小的懷疑會不會是郭興和謝榮坐著車去哪裡了?」

謝琬沉吟道:「這也有可能。越是不正常的現象,你越是要盯著。從今天起你就給我盯著那烏蓬車,看看他們去哪裡?」

如今殷昱正在查駱七以及他背後的人,如果那烏蓬車上的人真是郭興和謝榮,他們則極有可能是去跟那人接觸,她就不信謝榮能夠不露一絲馬腳!

「三虎回來了么?回來了也讓他來見我。」

她說道。

錢壯連忙就出去喚虞三虎。片刻後兩人一道回來,虞三虎見著謝琬便道:「姑娘,顧若明最近常去振元府上,前兩日聽說季振元養的一隻鸚鵡死了,十分傷心,顧若明便滿京師的去尋了只跟原來那隻一模一樣的鸚鵡。」

顧若明討好季振元並不讓人意外,但滿大街地去尋鸚鵡作為孝敬,這顧若明也真敢做!他就不怕萬一落到御史耳朵里,給季振元帶來麻煩嗎?

謝琬乍聽時覺得這顧若明甚沒腦子,可是再一想,他若是沒腦子怎能混到大理寺少卿?又怎能想出整蠱謝榮的那主意來?所以這件事應該不如表面上這麼簡單。

她跟虞三虎道:「顧若明是不是有什麼事情要求季振元?」

虞三虎想了想,說道:「小的因為不能進府,所以並不清楚。但是小的這幾日在季府外頭轉悠的時候,聽到季府里有人說起過漕運這案子的事,大意也是說駱七失蹤之後,許多人乃至皇上都開始正視起這件事,於是要從朝中抽人出來專辦此案。」

漕運案子到如今都大半年過去了,還沒有什麼特別大的進展,這次皇上要從朝中抽人專辦,這辦成之後陞官加爵自是指日可待,而顧若明又正在大理寺任職,莫非他就是沖著這個而來?

季振元既然跟這案子有染,那麼就肯定會在其中插自己的人,如今顧若明和謝榮都是他手下幹將,既然顧若明會去爭,那謝榮也肯定會爭,顧若明鞍前馬後討好季振元,那謝榮會以什麼樣的方式去為自己加碼呢?

他讓謝葳弄傷王氏住進府里……是了!謝葳和謝棋不是在四葉胡同吵得水火不容了么?為什麼又會狼狽為奸攪和在一起?謝葳為什麼會容忍謝棋?

只有一個可能,就是謝棋有什麼地方能夠被謝葳利用!

但是謝棋有什麼好讓謝葳利用的呢?

「邢珠。」她喚道。

邢珠走進來。謝琬跟她道:「今兒夜裡,想個法子去把謝棋身邊的丫鬟帶到這裡來。」

然後看著錢壯和虞三虎:「錢壯辦好你的差事,去把謝榮盯緊了。我再交給三虎一個任務,你想辦法往顧若明府上塞個妥帖的人進去,最好是能夠近身知道顧若明動向的。然後再從護院里派兩個人出去,這些日子就在季府周圍轉悠,打聽些消息。」

虞三虎拱手稱是,又道:「需不需要直接往季府塞個人進去?」

「季府里的人不是那麼好塞的。」謝琬道。這些高官達貴家的套路她很清楚,越是官級高,秘密越是多,對身邊的人過濾得也越是仔細。雖說往季府里放人是很好的一個手段,可是這差事不是尋常人能攬下來的,而且要取得季振元的信任,沒個十年八年不可能。她可不想讓謝榮拖到十年八年後才了結。

錢壯他們下去了。

謝琬吃了晚飯,便在房裡看書。

因為天氣冷了了,這裡碧落軒也早早熄燈就寢。邢珠在院子外頭轉悠了兩圈,便就悄無聲息地把歇在耳房裡的錦如帶到了楓華院。

錦如被扔到了地下才醒來。睜眼四顧,視線對上端坐在書案後的謝琬,立時一個激靈爬了起來。

「跪下!」

邢珠往她膝彎後一踢,她立時吃痛跪下來。邢珠對著上方:「這是謝棋的貼身丫鬟。」

錦如又打了個哆嗦,謝琬的手段她太清楚了,早就知道謝棋那樣作死沒好下場,如今果不其然把她給連累了進來!她咽著口水看向謝琬,身子不住的後縮。

謝琬也不說話,就那樣看著她。她終於發起抖來,顫聲道:「不知,不知琬姑娘找奴婢有什麼事?」

謝琬目光對著左首書架,說道:「我給你一柱香時間,把謝葳和謝棋的陰謀說出來。」

錦如又是一顫。

謝琬揚唇道:「你有兩個選擇。一是自己主動地說出來,然後這事完了之後我把你從謝棋身邊要過來,使你不受半點損失。二是你執意護主,然後我來嚴刑逼問。我是絕對有法子讓你說出真話來的,到那個時候,不止謝棋會恨你,謝葳也會容不下你。」

「不!我說!我說!」

錦如意志力本來就已經被謝棋摧殘得夠薄弱了,眼下聽得死活都是要說,哪裡還顧得上別的?頓時把謝葳如何跟謝棋生矛盾,黃氏如何把謝棋關起來,謝棋又是如何起死回生,說服謝葳的事統統交代完畢。

「大姑娘她們已經跟林嬤嬤那邊通好了氣,估摸著這兩日李家肯定會有動作,所以昨日派人過來先與老太太通了氣,以侍疾的名義住了進來!奴婢早已經不想跟著二姑娘助紂為虐,不敢有半絲隱瞞,求琬姑娘饒命!」

錦如往地下磕起頭來。

謝琬面色陰冷,不言不語。

謝琅成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