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大妝 >214侍疾

214侍疾 (1/2)

小說名稱《大妝》 作者:青銅穗  更新時間:2014-09-17 07:28  字數:3564

「你不要這樣看著我,若沒有我,你也不可能有機會去壞她的事!」謝棋哼笑著,扭身在錦杌上坐下來,「我買通了李夫人身邊的林嬤嬤,給了她墮胎藥,幫助她解決掉她兒子勾搭李固房裡的丫鬟惹出的麻煩,林嬤嬤便幫助我說服了李夫人在謝琅成親這日當著賓客的面說起向謝琬求親這事。

「如果不是殷昱橫插一杠子,謝琬回過頭來勾搭上跟姐姐退了婚的人家的消息就會不脛而走,而在我們推波助瀾之下,說不定還會被人懷疑起她跟李家沆瀣一氣,唆動李家跟你退婚。那樣的話她謝琬的名聲也就好不到哪裡去了。可惜偏偏被殷昱中途破壞!」

她舉起面前的茶一口喝盡,對當日計劃被破壞似乎仍有怨氣。

謝葳聽她說完,也走到桌旁坐下來,說道:「就算是這樣,那眼下又能如何?」

謝棋放下杯,斜眼道:「平日看你挺機靈,關鍵時候也不頂用嘛!那殷昱雖說是孤家寡人,但是身後還有個護國公府和太子妃不是嗎?只要把謝琬唆使李夫人退婚的計劃坐實,那謝琬就成了心術不正的女子,這樣的人,太子妃和護國公府會同意殷昱娶她嗎?」

謝葳頓住,片刻道:「怎麼坐實?」

謝棋看著她:「你得答應我不把我送回清河。」

謝葳咬咬牙,「我答應你!你說!」

「好!」謝棋得意起來,說道:「說起來其實很簡單,我們只要想個法子讓李家那私通的丫環墮胎的事情敗露,然後再買通林嬤嬤,讓她招認把墮胎藥給她的人是謝琬就成了。這樣李夫人一定會氣得七竅生煙有所行動。你只要捨得出銀子,林嬤嬤那邊是肯定沒問題。」

謝葳聞言沉吟片刻,也不由得點頭。

謝琬身為閨女家,居然偷拿墮胎藥暗中給官戶後宅處理後患,這事換成任何一個人都要氣出個結果來。而這事敗露之後,謝琬的醜行也就會隨著她廢太孫未婚妻的身份公佈於天下,那時候宮裡就是再不把殷昱當回事,也不會對此不聞不問了!

謝葳忽然笑起來,望著謝棋:「你果然也有點腦子。」

謝棋得意地托起腮,「別以為我很笨,我只是先天條件不如你們罷了。其實關鍵時候挺頂用的。」

謝葳不置可否地笑了笑,忽然又道:「可是,你怎麼讓李夫人相信謝琬會是那種人呢?她為什麼要去買通林嬤嬤勸說李夫人上門求親?那樣對她有什麼好處?」

謝棋聞言也怔了怔,默了片刻,她坐直身道:「謝琬為什麼沒有好處?李夫人當著眾人上門求親,這樣不就顯得謝琬比你還有面子,然後她再一拒絕,不就等於狠狠打了你的臉嗎?要不然你怎麼會到現在還生李夫人的氣?這不就說明,不管有沒有成功,李夫人都當著大夥的面讓你和三叔下不來台了嗎?」

謝葳看著謝棋,忽然也不能再小覷她了。

的確,一個能夠私底下買兇姦汙自己的妹妹,而且還險些成功的人,她的心眼是不會少到哪裡去的。

她提供的說辭也許是能站住腳的。楓樹胡同和四葉胡同的矛盾在許多人心裡不是什麼秘密了,謝琬私下做點腌臟事來抬高自己,同時又把謝榮和她給踩下去,這是十分可能的!而且這樣一來,被利用成了棋子的李夫人也必定會恨透了謝琬……如此四兩撥千斤,讓她們去反目成仇,這倒還真是個好主意!

「就按你說的辦。」謝葳站起來,「林嬤嬤要多少錢才能買通,這錢我來出。不過,我得當面交給她!」

謝棋終歸不是盞省油的燈,她不能不防。

「當面交就當面交!你總得放我出去吧?」謝棋見她防她防得密不透風,頓時氣惱起來。

謝葳這邊有了主意,私下裡與謝棋自有一番布署,而謝榮自王氏摔傷,也到楓樹胡同來探過幾回。

但是來了也只是在碧落軒默默地喝兩杯茶,坐坐就走,並不進去跟王氏進面,也不去謝琅屋裡。

他不去見謝琅,謝琅謝琬卻不能不來見他,但是他也只是打個招呼,什麼也不問,他們願意留下就留下,不願意留下他也不勉強。

謝琬對此也沒有什麼說法,總而言之,她不可能做出關著門不讓人進來的事情。不過總是讓人跟著便就是了。

這日正在屋裡做針線,小丫鬟進來道:「姑娘,老太太不肯喝葯,還把葯潑邢嬤嬤臉上了。」

謝琬皺了眉,放了針線正要站起來,洪連珠也進來了,「老太太那邊出事了,去瞧瞧吧。」

謝琬點頭,與她一道往碧落軒去。

才到院門口,就嗅到股不尋常的氣氛,丫鬟們站在門廊下,不住的交頭接耳,而王氏所在的正房,卻傳來王氏斥罵不止的聲音。

謝琬走進門,只見邢嬤嬤與另兩名丫鬟站在床前,邢嬤嬤身上濕漉漉的,臉上也還有些葯漬的痕迹。

「老太太又怎麼了?」謝琬平靜地問道。

邢嬤嬤要說話,被她擺手制止住了。王氏氣哼道:「這些人都不得力!連個葯都侍候不好,我不要她們!」

「那你要誰?」

謝琬仍是不氣不怒地道。

王氏盯著她,說道:「我要葳姐兒棋姐兒過來侍疾!」

「要她們侍疾?」

謝琬眯起眼來。

王氏哼笑道:「要不然,你來?」

屋裡氣氛頓時就凝滯了。

王氏這是在逼著謝琬把謝葳謝棋接過來?莫說謝琬如今是殷昱的未婚妻,不可能去放下身段侍候個壓根沒啥關係的繼祖母,就是沒訂這門親,就沖著王氏曾經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