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大妝 >212造訪

212造訪 (1/2)

小說名稱《大妝》 作者:青銅穗  更新時間:2014-09-16 18:32  字數:3458

謝榮凝眉,「葳葳!」

謝葳緩下神色,柔聲道:「女兒知道了,不讓父親操心便是。」

謝榮默語,提筆在紙上寫了幾行字,折起來遞給她:「你明兒去趟楓樹胡同,讓她想辦法買通謝琅身邊的人,然後想辦法把謝琅手頭給魏彬處理事務的一些內容都摘出來。——其實這件事得派個識字的人去方好,可惜當日情急,只能從權先把老太太塞進去了。」

謝葳打開來看了看,然後道:「父親若是要辦這事,不如交給我。」

「你?」謝榮微笑看著她。

「正是。」謝葳道,「老太太識字不多,而且那些丫鬟哪有那麼可靠?還得我親自過去才成。」

謝榮想了想,點頭道:「那就交給你。」

這邊廂謝琬正在問錢壯。

「謝榮最近在忙什麼?」

錢壯這些日子就光盯謝榮的梢了。

他說道:「新上任邢部侍郎,最近忙著接手公務,私下裡並沒有什麼異常,仍然和郭興走的很近。郭興很少到四葉胡同來,都是謝榮往郭府去。不過——」說到這裡,錢壯眉頭皺了皺,又道:「最近這些日子,謝榮時常一去郭府就是直到深夜才回來,而且每回身上都酒氣很濃。」

「酒氣很濃?」謝琬皺眉。

謝榮既與郭興交情深厚,兩人常在一起喝兩杯也是正常。可是若說沒事也要喝半夜,總不會太正常了。她想了想,說道:「仔細盯著他們。看看除了他們倆,還有什麼人在郭府。」

錢壯點頭。

謝琬又問道:「顧若明呢?」

顧若明這個人愛財,雖然說上次讓謝琬破費了一萬兩銀子,可是這卻也正好暴露出他的一個弱點,一個能夠拿錢買動的人,自然是不會嫌手上錢多的。有了第一次就有第二次,從顧若明這裡著手,是最好的離間季振元和謝榮之間關係的途徑。

謝榮已經跟魏彬勢同水火,如果與季振元也分道揚鑣,那謝琬的機會就大多了。

錢壯道:「顧若明自打謝榮升到了邢部侍郎,面上倒沒什麼,但是每每私下裡與謝榮會面時卻總藏不住心裡的不平,顯然這次並沒有把謝榮從季振元身邊扒下來,令他更加惱怒。最近倒沒見對謝榮有什麼動作,可能是沒有機會。」

謝琬點點頭,「那眼下你就去盯謝榮和郭興,有任何發現都來告訴我。」

眼下她跟殷昱結親的事弄得人盡皆知,這雖然有好處,但也有壞處,有些人是肯定不會願意見到她跟殷昱聯姻成功的,比如說謝榮。

因為她只要嫁到了殷府,謝榮拿她已無可奈何,而他也更加無法阻止她對他的報復,而且他身為殷曜的侍臣,他的侄女卻嫁給了殷昱,這種身份不能不讓他在季振元內部黨派之中處於極尷尬的位置。為了避免下一個顧若明出現,他也定會先行想辦法阻止這場婚事。

謝琬自從打定了主意接受這門婚事,就再不會容許任何人對它有所圖謀了。

她這裡把錢壯派出去盯了謝榮的梢,又把虞三虎遣出去盯著顧若明。自己這些日子卻是深居簡出,殷昱暗地裡對手那麼多,她能夠少出門便少出門。

而謝琅夫婦這裡忙完自己的事,卻也要開始籌備妹妹的婚事。前幾日殷府已經過了大禮,聘禮中各色金銀珠寶便不說了,約計總共是兩萬兩銀子上下。於是謝琅最近也開始琢磨起謝琬的嫁妝來。

「我原先預備的是把咱們家所有商鋪分一半給琬琬。如今殷家給這麼重的聘禮,你說我們是不是要再加點什麼?」

他問洪連珠道。

洪連珠在給他縫衣裳,聽見這話,便就說道:「按說咱們家的家業都是小姑掙下來的,就是全給她也不為過,可小姑又沒有什麼不如人的地方,若是一味地加錢進去倒容易引人猜疑。

「依我看,明面上咱們就按殷家來的聘禮加倍,暗地裡再把這些產業冊子另造給她。我們最賺錢的是米鋪,你把米鋪挪三分之二出來,再另外添置兩所宅子,幾座田莊給她。這樣到時她各處都有進項,才叫不吃虧。」

謝琅聽完不住點頭:「還是娘子考慮得周到。」說完看著含笑垂首的妻子,又不由感慨道:「娘子深明大義,可見老天爺並不負我。」

洪連珠被他這一誇,不由得又臉紅了。

兩人正春心蕩漾之間,忽聽門口一聲咳嗽,卻是謝琬背對著門口站在那裡。

洪連珠連忙拿手背印了印臉,站起來:「琬琬怎麼不進來?」

謝琬自己也是大姑娘家,打趣的話就不說了。走進來道,「那嫁妝的事剛才我聽到了,我要那麼多錢做什麼?哥哥還沒入仕,手頭用錢的地方肯定多得很。哥哥嫂嫂便按規矩在聘禮上添一倍就是了。不過錢壯和邢珠她們幾個我都想帶過去。」

洪連珠忙道:「這姑娘,哪裡有嫌嫁妝多的?我們又不是傾家蕩產的給你,這些本來就是你掙回來的,多給些你也是正常。你要哪些人,你自己挑便是。你看中的我們沒有不給的理。只是這嫁妝的事,你得依我。」

謝琬知道洪連珠是真心實意,前世她能把夫家打理得紅紅火火,就是全靠的自己。

何況如今謝家家底並不薄,就是謝琬真分走三分之二,他們也能過得十分寬裕。可是反過來說,既然這麼多家產都是謝琬掙回來的,那麼她就更不缺這些鋪子了,只要羅矩他們仍在她身邊,不出三五年,她依舊能再創下一番家業。

可是她也知道她就算說到最後,他們也還是會把這些塞給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