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大妝 >211鬧騰

211鬧騰 (1/2)

小說名稱《大妝》 作者:青銅穗  更新時間:2014-09-16 11:35  字數:3427

楓樹胡同這邊呈和樂安寧之勢,四葉胡同卻也因為謝榮的榮升而日漸熱鬧起來。隔三差五地總有人上門拜訪,而謝榮也越來越忙,加之與黃氏分居,所以內宅倒是鮮少見得他露面。

黃氏因為王氏不在,近來顯得情緒好了些,但是又仍有隱憂,因為那邊廂謝琬跟殷昱訂了親,而這邊謝葳卻還懸在半空。隨著謝榮身份水漲船高,近來倒是也有些人上門來打聽,可是謝葳卻好像沒了這份心思,對婚事兩字竟是再也不問不提。

她自己不問津,黃氏也沒有辦法,謝葳的性子不是那麼好應付的,倘若她自作主張給她訂下,她不願意的話還是會不願意,難道到那個時候再鬧一回退婚嗎?

所以,這件事總像根刺似的扎在心裡拔不出來。而這邊廂謝芸又很該議婚了,也不知道該不該先把謝芸的事情談定再去論謝葳,想尋謝榮商量商量,可是又總橫不下這顆心去找他,因而也就拖了下來。這幾日便就請了人把宅子再翻新翻新,也要襯得起這個侍郎府的名號才是。

這日午覺起來正要去看看進展,忽然花旗就快步走了進來,說道:「太太,大姑娘聽說了李夫人那日去楓樹胡同提親的事,正在跟棋姑娘吵架,說是要讓人把棋姑娘打死呢!」

「什麼?」

黃氏聞言,不由驚喚起來。她雖然恨不得謝棋即刻消失,可若是真把她弄出個毛病來,這也不是三兩話就可以解決的事!而李夫人去楓樹胡同提親,這又跟謝棋有什麼關係呢?

她三步並作兩步到了後院,果然見謝葳怒氣衝天地指揮人押住了謝棋。而謝棋則呈潑皮狀,一屁股坐在地上撒起賴來!

「這是幹什麼?」

黃氏急走過來喝問道。

謝葳冷笑指著謝棋:「母親可知道那李家跟我退了婚後,又轉回頭去跟謝琬提親的事么?你知道這個賤人剛才怎麼說,她說我被退婚是自找的,還說當時是我自己撞在她的陷阱里去的!你說我該不該打死她?該不該!」

黃氏雖不欲鬧出大事,可是聽得謝棋幾次三番地這樣說自己的女兒,心裡也不由得來了氣,當下咬牙瞪著謝棋:「你倒還有臉說起當日之事!若不是你,葳姐兒怎麼會跟魏暹傳出那樣的事來?都是你害的!你還敢說這樣的便宜話!——來人!給我把棋姑娘關起來!速派人回清河,通知她哥哥來接人!」

這邊立即便有人湧上前將謝棋拖著往屋裡走,謝棋拚命掙扎叫嚷,卻是也無可奈何。

這裡謝葳氣得兩頰通紅,黃氏氣歸氣,卻是也嘆起氣來。拉著她進了房裡,勸她道:「眼下事已至此,再置氣也是無用。那李家不是什麼好人家,便是退了也是幸運。不然你嫁過去,不定要受多少氣。」

「我哪裡是為嫁不成李家而氣惱?」謝葳胸脯起伏著說道:「我是恨他們居然如此不把我和父親放在眼裡,前腳跟我退了婚,後腳立馬又去跟謝琬求親,合著謝琬就比我這個官戶之女還要來得稀罕么?他們李家不帶這麼埋汰人!」

「好了好了。」黃氏嘆道,「人家要這樣,我們也沒有辦法。」

「誰說沒有辦法?」謝葳站起來,咬牙道:「我得把這事告訴父親,讓他狠治治那李家才成!」

謝榮此刻正跟郭興在步生香的湘園。

郭興道:「謝琬跟魏彬走的近,如今殷昱跟謝琬結了親,這魏彬自然也會成為殷昱的助力了,你說他們會不會早就計劃了這一著?」

「當然是早就計劃好了。要不然護國公怎麼會出面挺魏彬入閣?」

謝榮執壺替他斟酒,說道。「殷昱的野心不小,這從他選擇到碼頭軍營去當差就看得出來。原先有些事我還想不清楚,到如今也沒什麼好疑惑的了。漕運的案子是謝琬提供給靳永的線索,而之後不久殷昱就去了碼頭,如今兩個人身份懸殊這麼大,卻偏偏結了親,我可不相信這是巧合。」

郭興道:「你的意思是,他們早就認識?」

謝榮看了他一眼,舉起杯到唇邊,說道:「沒有別的可能。不過我現在考慮的不是這層,而是駱七那邊。駱七突然失蹤,你覺得會是什麼人下手?」

「殷昱?」郭興下意識道。

謝榮吐了口氣,「我也這麼想。而且我懷疑,當初發現駱七跟七先生的人有來往的人也應該是殷昱。駱七出獄盯著他的人不在少數,殷昱有這個機會也有這個實力擄走駱七。如果真如我們猜測的這樣,那漕運這案子就該有**煩了。」

殷昱肯定會跟駱七問出真相,只要問出了那人,再順藤摸瓜下來,很多事就遮不住了。

一席話說得郭興也皺起眉來:「這倒是個麻煩事,那我們該怎麼辦?」

謝榮看著他:「這個用不著我們操心,七先生自有主張。只不過,為怕這件事也惹到我們頭上來,殷昱這邊我們也該下點功夫。讓他不能不有所忌憚。」

「他身邊時刻有高手包圍,怎麼下?」

謝榮將酒飲盡,說道:「他如今不是孤家寡人,辦法總是有的。」

郭興啞然。

話說到這裡就已經很明白了,殷昱既然聯了姻,那麼肯定會牽動不少關係。不管謝琬這個未婚妻在殷昱心目中有多大份量,既然兩個人已經綁在一起,那也就算是榮辱與共了。謝琬畢竟是謝榮的親侄女,他能夠這麼樣輕鬆地說出這個提議,不能不讓人吃驚。

不過郭興與他交往也不是一日兩日,謝家的事情他也知道,那謝琬的確也太不像話,一個女孩子家不老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