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大妝 >210倔性

210倔性 (1/2)

小說名稱《大妝》 作者:青銅穗  更新時間:2014-09-16 10:07  字數:3460

信是護國公府的世子夫人讓人捎進來的,寫的正是有關於謝琬的一切資料。楊氏在見過謝琬的翌日就進宮跟她說了龍鳳鐲的事,也提醒過她要不要阻止,可是她什麼也沒有做。她說過,她的兒子她相信,也尊重。

「用過膳了嗎?」

太子坐在榻沿上,忽然道。

霍氏默然地搖搖頭,把信折起來,放進抽屜里。

旁邊宮女無聲地端來了膳食,太子接過來,拿勺子舀了半碗粥,遞到她跟前。

「快吃。」

霍氏撇過頭去,他去拉她的手,被她掙脫開來。這番簡單的動作之下,太子氣息有些微喘。霍氏眼內閃過絲痛色,微側頭看了他一眼,又咬唇把頭轉了回去。太子望著她,平息了下氣息,再伸出手來,攬住她的肩膀讓她靠在自己胸前。

即使靠在他胸前,她也聽不到他的胸腔傳來如常人般清晰的心跳聲。

他輕吻她的髮絲,氣息如遊絲飄出來:「會好的。」

霍氏被他緊攬在懷裡,閉上眼,眼淚滾下來。

護國公對皇帝的反應很滿意,這幾日渾似沒這件事堵心事似的,日日心情大好。

霍老夫人這些日子也沒傳出什麼動靜,只偶爾召集三個兒媳婦來問一問這謝琬跟謝榮兩家的恩怨。

殷昱訂親後來過兩回,大家對他的態度並沒有什麼不同,霍老夫人依舊對他噓寒問暖,羅氏秦氏依然客氣有加,只有楊氏在無人時會以憂心的目光看向他。這日進府來尋護國公時,他就繞到了威遠堂來給楊氏請安。

楊氏招了他近前坐下,便就問他道:「婚事議得怎麼樣了?打算什麼時候成親?」

殷昱道:「已經換了庚帖,下個月過大禮,胡沁已經看好了日子,說是明年四月間最好。」

楊氏點點頭,又道:「這姑娘,你是認真的?」

殷昱笑道:「那是自然。昱兒不敢拿終身大事開玩笑。」然後又正色道:「我很喜歡她。」

楊氏頓了半刻,看著地磚道:「你想清楚了就好。我只怕你萬一遇到什麼難處,又打起了退堂鼓——你該知道,國公爺和老太太他們都不大願意你結的這門親事。所以有些事,你自己要想清楚,霍家終究是為你好的。」

殷昱沉吟道:「舅母能和我說這番話,足見是真為我好。請舅母和舅舅放心,昱兒絕不會忘記舅舅和外公那麼些年的教導和愛護。可是琬琬我是一定要娶的,哪怕沒有霍家我也一定會娶。」

楊氏聞言,也被他話里的堅定而震住。半日她才垂下眸來,嘆道:「你跟你母親,還真都是一樣的倔性子……」

外間各方都在對這件事產生著不同的反應之時,謝琬即使悶在府里,也感受到了這股熱潮。

謝琅的婚事落定,府里人便就把注意力全都集中向了她,自然都是祝福的,可是在這樣永不止歇似的的祝福聲中人也會讓人疲於應付。洪連珠看出來謝琬的無可奈何,與齊如綉打趣她之餘,便就也吩咐了下人這幾日都不許去搔擾姑娘。

而謝琬清閑了幾日,又想起手上還有些帳目沒跟洪連珠交接完,便就拿著帳本去正院。

洪連珠辦完認親宴的翌日,謝琬便把手上的帳目全都清理好移交到了她手上,這次謝琅成親羅矩和申田都沒回來,因為運河沿線的生意已經做起來了。眼下就只剩下些手尾沒處理,估摸著年底前羅矩就能回到京師總鋪坐鎮。

洪連珠在娘家時也幫著母親管家務,因而上手很快,儘管還有些不熟悉,但只要再花上兩三個月,應該也能差不多。

謝琬到了正院,秋月迎上來,告訴大奶奶正在花廳與齊姑娘看樂譜,謝琬便就也過了花廳。

正要坐下,前面忽然來人說,殷公子來了。

齊如綉就看著謝琬直笑。洪連珠忙道:「好了好了,我去看看。」

謝琅也在家,洪連珠到前頭招待了下就回來了。回到屋裡見著齊如綉已經被余氏喚回屋去了,而謝琬一臉沉靜地坐在桌畔,也忍不住讚歎道:「果然殷公子不是尋常人物。倒是很配得上我們琬琬!」

謝琬臉紅了紅,拿起面前帳薄推過去,「這是上個季度丫鬟們的例錢簿子。」

說完便就出了門。

回了房又有些無聊,這算怎麼回事呢?即使訂了親,他不也還是他么?怎麼就非得這樣尷尷尬尬地。這麼一想,心裡倒是又空爽了些,見了屋裡沒人,便就又出來。一個人順著廡廊閑逛,進了後園子,見著通往後巷的那道角門,又不知不覺走了過去。

開了門到了門檻上坐下,巷子里依然靜謐無人,像極了那個下晌。

「就知道你會來這裡。」

夾巷裡頂上有一線天的光,光線微微地投下來,將面前的殷昱五官照射得明暗分明。

謝琬倒是有些意外,站起來。

站在他面前,她才發現自己居然只有他下巴那麼高,她平視過去也只能看見他緊實的胸膛。

相對於她的意外,殷昱卻顯得很自然,好像兩個人根本沒有訂下親,還是從前那樣可以無視性別隨意聊天的他們。他抱著胸,背靠在牆壁上,一隻腳屈起抵住牆角,姿勢看起來閑適又散漫。「我是偷偷過來的,別讓大哥知道。」

他沖她笑了笑,口裡的大哥叫得比她還自然。

謝琬看見這樣的他,也笑了笑。她很喜歡這樣很自在地跟他說話,原先還害怕多了層關係會有些不同,沒想到了並沒有因此有所改變。

心情一回復正常,語氣自然也就輕鬆回來了,她仍然在門檻上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