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大妝 >208倚老

208倚老 (1/2)

小說名稱《大妝》 作者:青銅穗  更新時間:2014-09-15 19:27  字數:3573

昨兒事太忙.也沒顧上謝棋這層。謝榮讓王氏留下來住他們不好當著外人面回絕,可是謝棋留下來就沒道理了,等新人們奉了茶,謝琬自是要有說法的。

這裡余氏見著王氏在座怪沒好臉色,但是這是頭回見外甥媳婦,她也不好表露在面上。見著謝琬眼窩裡烏壓壓的,便就拉著她坐下道:「昨兒沒睡好?」

齊如綉聞言,噗哧一聲從旁笑了:「突然之間就成了護國公府的准外孫媳婦,睡得著才怪!」

謝琬一張臉通的紅到脖子根,拿起手上帕子便去抽她。

帕子甩在身上跟風吹似的,哪裡有什麼痛感?齊如綉大笑。

余氏也笑著拍謝琬的手背「男婚女嫁都是正常事,不必害羞。

我看殷公子雖然出身尊貴,可是待人接物十分親切隨和,而且為人也很坦誠,雖然門第懸殊點兒,但只要他對你好,他不計較,就沒什麼。」

昨兒聽到這雷霆消息,余氏也huā了好長時間才接受下來,因為到底覺得門不當戶不對對女方很是不利,不過夜裡在床上思來想去,又覺得像他們這樣門第懸殊也不算什麼要緊,因為殷昱是開府另住,謝琬上無公婆要侍奉,中無叔伯妯娌要周旋,真正是過門就當家。

如果殷昱能夠對她一心一意,那真是再也沒有的好姻緣。因而事已至此,也只有給予祝福。

謝琬自己倒不是想的門第之事,從她得知殷昱真身份那刻起.她就一直沒想過跟他來往還有門檻限制,所以從來都是把他當朋友一樣平等的對待。眼下即使被他突然提了親去,她也沒覺得有高攀的感覺一主要是殷昱從來沒有讓她產生過這種不對等的感覺。

她想的是,謝琅為什麼會那麼迅速地決定這門婚事?她開始懷疑,殷昱送她回來的那天夜裡,他跟門房說有點事要與謝琅說,也許就是為這件事

但是是不是又有什麼要緊?她對這樣的結果其實是接受的,如果他也是發自內心的話。

雖然她還是有些想不透,她之所以任憑哥哥答應了護國公的提親,是因為這人是殷昱,還是因為他是松崗上救下她的那個少年?

她知道自己不排斥這場婚事,跟殷昱在一起,她有著從別人那裡得不到的安心和踏實。彷彿隨著他一起哪怕是同闖龍潭虎穴,她也心甘情願似的。可是說到婚事,這是要一輩子相守相愛的事情,她也想知道,她自己為什麼會接納他,是因為想報恩,還是因為心裡也有些喜歡他?

但是這些疑問她都只藏在心底里,因為它們的存在那樣微小,並不至於會影響到她對他的態度。

不管怎麼樣,能夠與這樣的一個男子過一生,也是幸福的事吧?

前世從來沒有觸碰過兒女私情,這世里得到殷昱,算得上是意外的幸運。

雖然說跟他結合同時也意味著未來有許多危險,可是難道她不嫁給他,她就保證能夠平安到老過一輩子嗎?遇到一個稱心如意的人,與之過一生,有時候一些未知的危險是可以被忽略的,何況,誰能一口咬定她與他就不能善終?

對於決定好的事,謝琬便不再質疑。

余氏這裡對謝琬諄諄相告,王氏坐在上首卻投過來凜冽的目光。

昨夜沒睡好的不止謝琬一個人,王氏也輾轉到天明才歇。謝榮的作為令她感到透骨的心寒,前三十年在清河的風光如今已如同上輩子的事了,謝啟功在的時候她雖然不見得擁有全部的權力,可至少她是謝府的當家太太這是勿庸置疑的,可如今她成了什麼,被自己兒子丟在仇人家裡自生自滅的棄婦!

謝榮再冷待她,也是她後半生的依靠,她若想安安穩穩壽終正寢,就得取悅他說到這個詞,她心酸得想笑。想不到她前半輩子要取悅自己的丈夫來獲得地位和財富,而後半輩子卻又要取悅自己的兒子來保住自己的生活!

然而她再忿然不平又能如何,她不按謝榮的話做,不把楓樹胡同攪得雞犬不寧,謝榮就真的會把她送回清河…她可不要回清河!可不要再去那裡過等著黃氏施捨的生活!

所以輾轉了一夜的結果,是她咬牙接受了這個事實,如果說得到在京師侍郎府里優渥的生活是她能夠為自己爭取到的,那麼從今兒起,她就必須得為自己爭取!

她望了眼那頭正對坐說話的謝琬和余氏,皺眉道:「都這時候了,新媳婦也鼻過來了吧?」

余氏偏頭道:「老太太要是口渴了,就先喝杯茶。」

王氏瞪向她,忍著氣說道:「舅太太這是在喧賓奪主么?」

余氏笑了下,不理會她。

這種時候跟她吵,不是給謝琅和洪連珠添堵么?媽才不會上這個老妖婆的當!

王氏見她閉口不接,倒是也無趣了,見著了丫鬟在旁.正要讓她們去催請.門外吳興就道!『.大爺和大奶奶來了。」緊接著,果然見謝琅與洪連珠一前一後的走了進來。謝琅穿著簇新的寶藍色直裰,洪連珠是一身大紅色連袖夾衣,細看她五官,只見彎眉大眼,竟然十分端莊秀麗。謝琅也是好相貌的,兩個人走在一處.

竟是說不出的和諧融洽。

余氏看到這裡己經沖著齊嵩他們笑起來。

洪連珠聽得上首的笑聲,臉已經紅了下去,謝琅回頭看了眼她,伸出手溫柔地的牽著她過了門檻。

謝琬見到這樣子的兄嫂,心裡也十分歡喜。

謝琅把妻子先引到齊嵩夫婦面前,告訴了身份,然後兩人跪下去奉茶。

王氏從旁見了,立即出聲道:「祖母在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