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大妝 >207武器

207武器 (1/2)

小說名稱《大妝》 作者:青銅穗  更新時間:2014-09-15 12:41  字數:3406

不過他這樣對待王氏,還真是又一次讓謝琬重置了對他的印象,對於王氏,謝榮也許從來就沒有把她放在心上過。王氏之於他,也不過是顆用來對付他們兄妹的棋子罷了。

想到這裡謝琬往上首望過去。原本在小偏院里呆著的王氏此時當然也出來就席,眼下她光鮮亮麗的與不知她底細的同桌女客們親切談笑,姿容得體大方,看樣子分毫看不出她實則是個死了丈夫又遭兒子拋棄的寡婦,謝琬回想起前世死前,王氏滿身珠翠歪在榻上睥睨她的樣子,忽然無聲地笑起來。

謝棋捕捉到謝琬的神情,悄聲與王氏示意。

王氏縱使覺得謝琬的笑容充滿了譏諷意味,卻也拿她無可奈何——眼下人家已經是廢太孫的未婚妻,她就是端著繼祖母的架子也只有白瞪眼的份了。

「老太太,老爺說讓您在這裡住下來,等您什麼時候想回去了他再來接您。」

正在郁忿之間,龐鑫忽然進來遞話。

「什麼?!」

王氏驚叫出聲,讓她留在楓樹胡同?那不是成心讓她被謝琬拿捏死嗎?

「不成!我不留在這裡!」

她站起來,走到僻靜說道。

龐鑫頓了下,再揖道:「老太太,老爺還有話交代,他說您是想當老封君還是回清河,就看老太太您這幾個月在楓樹胡同的表現了。如果老太太在這裡住得不開心,老爺是肯定要把您送回清河去養老的。為了老爺能夠成就大事,還願老太太能夠不負老爺重望,在這裡能住得開開心心!」

這是什麼意思?送回清河養老……他這是要把她丟在這裡當對付這兄妹倆的武器嗎?!

王氏心頭忽然掠過一絲寒意,她的親兒子,居然完全無視於她的安危和感受,把她棄在這裡當成了去除障礙的工具!

「這是你們老爺親口說的?」她顫著聲音問道。

龐鑫垂頭:「小的不敢有一字虛言。」

王氏都快要氣暈了,她抬頭往謝琬看過去,謝琬也正好往她看過來,目光澄清微微帶笑,——她知道了!為什麼先前她會露出那樣譏諷的神情,原來她早就已經知道了這層,知道她被自己的親兒子使喚差遣!她在嘲笑她!

她吞了口口水,心裡忽然更清明了。

原來謝榮接她進京,根本就不是為了要接她過來享福,而是為了在合適的時機把她塞到謝琬身邊!可笑她精明算計一輩子,到最後居然鑽進了自己的兒子設下的陷阱!

王氏只覺頭輕腳重,好容易才扶著牆壁在椅子上坐下來。

謝琬管不著王氏這邊,宴散之後,府里也安排了有戲班子,她得陪著魏夫人等人在戲園子看戲,魏夫人看她有些神思恍惚,便說道:「忙了一天,你回房去歇息,我又不是外人,有靳夫人和齊夫人他們陪著就很好了。」

謝琬覺得有些不好意思,但見魏夫人目光懇切,余氏又在旁催促,便也就順從地告退了。

回到房裡其實也睡不著,妝奩匣子里裝著殷昱給她的龍鳳鐲,白日乍聽到消息的那幕如潮水般湧向她眼前,他們說,從今日起,殷昱就是她的未婚夫了……

不知道這是種什麼樣的心情,想起那夜他抱著她在碼頭上狂奔,她嘆了口氣,拿帕子覆著臉,睡了。

想不清楚的事就暫且不想,反正她都已經答應嫁給他了。

護國公策馬回到府里,霍老夫人迎到門前。

不免問起此去情形,護國公把始末說了,然後哂道:「就是個富戶人家的女子而已,無權無勢,雖說有魏彬跟她撐腰,可魏彬又不是他們家的正經親戚,人家跟謝榮還是死敵呢!我就不明白昱兒怎麼會鬼迷心竅選了這麼戶人家!」

霍老夫人面色沉凝,默了半日後撫著扶手道:「這孩子是不像話。他要自己選媳婦兒我們可以不管。但這樣恣意妄為就有些過了。」

霍老夫人打小從沒有親近過平民,在乍聽見他居然來請護國公去謝府求親時,她著實嚇了一大跳。

可是殷昱態度那樣堅決,話語間沒有一絲轉寰的餘地,她的確也沒有理由和立場去否決他。

連太子妃都親口說他的婚事可以自行決定,她當外祖母的又能說什麼?可是殷昱的婚事不是他一個人的事,這也是與護國公府密切相關的,魏彬是殷昱推進內閣的,謝琅是魏彬身邊的人,形勢這樣下去,殷昱也許很快就能形成自己的勢力,更或許有一天,連護國公府也未必被他需要。

到那個時候,護國公府又該何去何從?

在皇帝眼裡,他們是近臣,也是權臣,在殷昱眼裡,他們是親戚,也是對手,有一天當殷昱不再需要護國公府的庇護,那護國公府也就很容易成為眾矢之的——牆倒眾人推的道理大家都懂,舉朝不知多少人在盼著霍家倒台。

殷昱當然不會像別的人一樣希望霍家倒台,可是他對霍家有意識的保持著距離終歸讓人心生不安——對霍家來說,他們多麼希望太子妃的長子跟外家是同聲共氣的,是完全毫無保留地依附著他們的。因為只有這樣,霍家在大胤朝的聲威才會永屹不倒。

想到這裡,她嘆了口氣,再說道:「他太糊塗了。」

護國公也很生氣,他放了茶,卻道:「現在說這些有什麼用?親已經訂了,那小子專門趕在人家辦喜事的時候跑去提親,為的就是要讓全天下人都知道他跟謝琬訂了親!如果是他自己安排的提親也就罷了,說不定我們還可以想個由子否認這事兒,可這回是老子親自去提的親,能否認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