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大妝 >206孝字

206孝字 (1/2)

小說名稱《大妝》 作者:青銅穗  更新時間:2014-09-15 10:44  字數:3405

這邊賀大奶奶聽聞這消息,卻也突然想起那日在魏府里,她帶著謝琬去拜見世子夫人時,謝琬手腕上曾出現過一隻龍鳳鐲,而那鐲子與別的龍鳳鐲還十分不同,那上頭竟是有著好幾條龍,還綴著八寶,十分奪目。

天底下敢戴這種鐲子的可沒有幾個,難道說,這謝琬與殷昱竟是早就已經情投意合?

想到這裡她自己也自己嚇了跳,這種事可不敢亂往外傳,雖然殷昱被廢,可是也事關謝琬的閨譽,若是讓人得了風聲,那就不是小事了!想來世子夫人見了之後至今隻字不提,也應該是防著這層。於是連忙閉口噤言,此後再不提這事半個字。

這裡魏夫人卻想起丫鬟話里說謝琅二話不說便應下來,也猜測這應是謝琬同意的。

當下與靳夫人互視了眼,二人心下倒是又生了幾分祝福的意思——於明面上說,謝琬能夠找到殷昱這樣的歸宿也算老天爺知道體恤人,於暗地裡來說,楓樹胡同跟殷昱結成了親,便與護國公府也就牢牢綁到了一塊,這於他們兩府來說也是有利的。

所以二人回過神來後,竟是真心地歡喜起來!

而仍在懵怔中的李夫人卻站起來喃喃地道:「殷,殷公子怎麼會看上琬姑娘?兩人門第相差這麼多……是不是有什麼誤會?」

「李夫人。」靳夫人斜睨過去,不急不慢說道:「這可真是不好意思了,你們家李公子雖然不算埋汰琬丫頭,可眼下還有個更加不算埋汰了她的搶了先,我又說句要讓夫人失望了。記得往後可別把琬丫頭跟令郎扯在一塊兒說了,得罪了謝家事小,得罪了護國公府和太子妃,那可就事大了!」

李夫人如被一瓢冷水澆了個透頂,再看向回話的丫鬟冷冽的眼神,竟是有些站立不住!

難不成,當初被她放棄的謝琬,真的成了殷昱的未婚妻?

被軟拘在小院里的王氏謝棋也聽到了這消息,正要出去問個究竟,迎面就碰上快步闖進來的黃氏!

「你們聽到消息了?」黃氏問。

王氏原本還不相信,今兒不是李夫人來搗亂的日子么,怎麼反成了謝家兄妹的雙重喜日?而且來向謝琬提親的還不是別人,居然正是太子夫婦的嫡長子,護國公府唯一的外孫殷昱?可是當她看見黃氏的臉色她就再也懷疑不起來了,黃氏臉上這樣的凝重不是隨便來個人提親就能浮到她臉上的。

「她跟廢太孫訂了親,那她以後不就更可以享大福了?」謝棋喃喃地道,不知道又想到了什麼,兩眼裡煥發出異樣的神彩來,「一千兩的黃金和一千兩的白銀為禮求親,外加百斛珍珠為禮,真是有錢啊!也不知道到時下聘的時候還有什麼……」

王氏黃氏同時瞪了她兩眼,而後卻也相對無語。

黃氏依然不齒王氏,也依然恨著謝榮,更是依然如故地厭惡著謝棋,可是眼下不同平常,謝琬在她們毫無防備的時候突然跳到了一個讓她們無法夠著的高度,成為了廢太孫未婚妻的謝琬,往後又該如何地往四葉胡同下手?

她再也不是那個無依無傍的謝琬了,不說護國公和太子妃,只一個殷昱就已成為她最大的庇護傘。

旁人再也不能隨意動她了,因為一動她則等於動了殷昱以及霍家,莫說是區區一個王氏,就是謝葳和謝榮,此後再想做點什麼也得三思而後行……她實在沒想到,不過是一樁婚事,卻給她們帶來這樣突然而巨大的困擾!

眼下她也沒心思去前院幫手了,只能留在這裡平復心情。

而整座府里最為傷心的興許是魏暹,他聽得消息撲入前堂,親眼看見謝琅當著那麼多人面點頭與護國公達成了協議,然後便悲憤地投入人海里,不知道上哪裡去了。靳家老大老二找不到人去迎親,於是只好臨時拉上了寧大乙。

哪知道寧大乙也在抱著廚院里的桂花樹望天,一臉如同買賣賠了個精光的表情,不過在被靳家兄弟和齊如錚拖到了前院後,倒是也很快打起精神上了馬,隨著大夥一起排好了隊。

而前院里在熱鬧過一番過後,護國公被挽留下來飲喜酒。魏夫人這邊見得無合適的人相陪,於是連忙又讓人回去請了魏彬過來。魏彬正好在與兵部侍郎劉永德議事,聽見夫人傳來的消息,一想劉永德也與護國公常有公務來往,便就與之一道往楓樹胡同來。

如此一來,便又更加熱鬧了。

謝琅與護國公這邊完成了提親就直接出發去迎親,事已至此,謝琬也只好暫且不想,先把這場婚禮辦好了是要緊。

黃昏時新娘子就進了門,而謝榮也到了。

這樣的場合里魏彬與謝榮相遇,實在是讓人尷尬無比,不過好在大家都是官場上混的,當著一屋子人,哪怕是私底下有著殺父之仇奪妻之恨,面上也還要顧著斯文,而劉永德原先在杜閣老手下時兩邊關係都經營得不錯,因而一番說笑之下,氣氛總算還過得去。

典禮入洞房等等一切都十分順利,自打護國公把殷昱和謝琬的婚事訂下來後,似乎連一些可能存在的隱憂都瞬間消失了,王氏她們不敢動,李夫人不敢再動,黃氏是壓根就沒想在這個時候動,所以一路下來,竟然有著超出預期的歡騰。

謝榮到來後,自然也聽得了殷昱與謝琬的婚訊,不過他略略一頓,便就微笑著沖謝琅道了恭喜。這個人通常情況下都很難讓人看到他失態的一面,上回衝到顧府去打顧若明,興許是他平生最為放肆的一次,但是即使那樣,也沒有人懷疑他骨子裡的儒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