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大妝 >205大雁

205大雁 (1/2)

小說名稱《大妝》 作者:青銅穗  更新時間:2014-09-14 19:33  字數:3408

這邊前面迎客的黃氏聽說跟謝葳退了婚的李夫人居然到這裡來給謝琅賀喜,心裡的火氣也頓時就噌地冒上來了。

一面那麼果斷地跟四葉胡同劃清界線,一面又上趕著來楓樹胡同巴結,這不擺明了是打她的臉么?

她咬牙頓了片刻,抬腳便要往禧福堂走來,戚嬤嬤忙把她拉住:「太太勿要衝動!這會兒您就是過去了,也落不著什麼好。何苦去為這樣的人為難自個兒呢?說句不好聽的,那謝琬若真嫁到這樣的人家,多半也沒什麼好日子過,何不就讓他們鬧騰去?」

黃氏恍如被一棒子打醒,是啊,她衝動個什麼勁?這事是謝榮捅出來的,謝葳自己都不怨他,她去出這個頭又是圖的什麼?

她一屁股在廊欄上坐下來,竟是如同泄氣的皮球,半點鬥志也沒了。

太陽漸漸西斜,眼看著將要出發去迎親了,謝琅卻還在沖著大門那頭探頭張望。

謝琬道:「你究竟在等誰?」

謝琅揚眉拍拍她的後腦勺:「來了你就知道了。」

謝琬很無語,進去清點他出門該用的東西。

這裡李夫人在禧福堂敘了會兒話,便就情不自禁地問道:「今兒怎麼不見琬姑娘?」

魏夫人不作聲。趙夫人也對這李夫人不以為然,遂道:「琬姑娘也在陪客,這會兒怕是沒空前來。」

趙貞與李固同在戶部,不過一個已是員外郎,一個則是郎中。兩人官級差不多,因而也就隨意些。

李夫人聞言,便就說道:「那日見了琬姑娘,可真真是個萬里挑一的人物。」

趙夫人只知道她來求親未成反遭過余氏羞辱,卻並知道眼下這話是要往哪裡引,因而並沒理會,自去回起賀大奶奶別的話題,這裡旁邊不知情的女眷們從未見過謝琬,也是頭回來謝府作客,並不相熟,正愁沒有話題,便就接起話來:「原來謝公子還有個妹妹,卻不知是何等樣的人物?」

李夫人便就繪聲繪色說起謝琬的好來,末了又嘆道:「這樣的好姑娘,若是犬子能夠求娶到就好了!其實琬姑娘若能有這心思,我們李家自然會好生寬待她的。」

女眷們雖然與李謝兩家不熟,可是李家前不久跟謝葳鬧出的那事大夥多少聽說過的,而兩邊謝府里的關係也經由各自的丈夫隱約了解了些的,聽見李夫人這話,眾人臉上的笑意立時就僵住了,——這李夫人真的是來賀喜的?

魏夫人聽聞這話,臉色首先就沉了下來。

要知道謝琬沒看上他們家魏暹她就已經夠鬱悶的了,而如今這李家竟然幾次三番不要臉地上門來求親,如今還當著這麼多人說這個話,她的意思這是說他們李家的兒子比他們魏家的兒子還要出色?

當然李夫人並不知道這層,她哪裡會想到魏夫人和謝琬不動聲色之間已經議過婚又拒過婚了呢?眼下見著魏夫人面色不善,還以為只不過是因為她不該在這種場合說這個話,可是她本就有備而來,哪裡就能因為魏夫人的不愉快而打消念頭?

因此,她趁熱打鐵說道:「其實我是真心喜歡琬姑娘,我家峻兒雖然不才,配琬姑娘倒也不算埋汰,琬姑娘幼年失怙,幾位夫人都算是琬姑娘的長輩,我才趁這個機會吐露一下我的想法,還望夫人們能夠幫我勸琬姑娘幾句——」

「夫人,護國公來了。」

魏夫人正被那句「配琬姑娘倒也不算埋汰」的話氣得七竅生煙,這裡聽說護國公居然也大駕光臨,只得暫且把這事給撂下,忙讓人通知齊嵩父子出去迎接。

這裡謝琬正在數著指頭等著出發的時刻到來,聽說護國公到府,頓時也愕住。

楓樹胡同與護國公府素無往來,為什麼他們會來?

她忍下心頭狂跳,連忙派了人出去打探。

這裡謝琅聽說護國公到府,卻不像旁人那般激動,而是頓了頓問道:「殷公子來了不曾?」

銀瑣道:「殷公子不曾來,只有護國公來了,護國公帶來的人手上還拎了兩隻大雁!」

「大雁?那就對了!」謝琅擊起掌來,「護國公來了也成!走,我們去迎客!」

而此時人聲喧嘩的正院前廳里,一院子人也正被護國公身後的霍休手上的兩隻大雁震得說不出話來!

提親才用大雁,護國公這是要給誰提親?

所有人都開始議論紛紛,而端坐在上首的護國公卻有些鬱悶。

他是知道殷昱心有所屬不讓他們安排婚事沒錯,可是不讓他們安排他們就不安排便是了,他在府里午覺睡得好好的,這小子居然駕著馬一路衝進他書院里,還沒等他爬起來就跪在地下請他即刻過來給他上門提親!

他鼻子都差點氣歪了!

他給他找的外孫媳婦居然是個平民女子!家裡最大的官就是當舉人的哥哥!而且還偏偏跟新上任的邢部侍郎謝榮有宿仇,是才鬧得滿城風雨的謝葳的妹妹!他怎麼找來找去就找了這麼個女子?天底下的名門閨秀都死絕了嗎?

這樣的民女,怎麼配得上宗室出身的廢太孫!

護國公當時看著殷昱兩眼裡的賊亮,頓時就想一腳把他給踹出去!

如果說他是在以這樣的方式來反對他的控制欲,那麼好吧,他成功了,娶個民女來氣他們!提親是吧?他老子是下任皇帝,他是不會得罪他的。他是殷家的孩子,他也不敢亂作主張,那他就依了他,把這門親事給他訂了,到時候讓乾清宮那位頭疼去還不成嗎?!

於是他瞪了他半晌,便悶不吭聲地接過那對大笨雁,交給霍休一路趕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