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大妝 >203漣漪

203漣漪 (1/2)

小說名稱《大妝》 作者:青銅穗  更新時間:2014-09-14 07:55  字數:3415

殷昱道:「有什麼問題?」

謝琬凝眉道:「這些衣服和鞋子面料的質地都很普通,而且,是京郊本地產的粗紗紡制的。而且這鞋底也是這帶很傳統的製作工藝。」她在清河開了那麼多年綢緞鋪,這些衣料不說閉著眼都能說出來歷,至少這樣細辯下來,是絕不會錯的。

如果衣服的質地還可以入鄉隨俗,那麼像他們習武之人,穿鞋的習慣是很難改變的,尤其這種慣於夜行的人,一雙合適的鞋子對他們來說太重要了,這些都是錢壯閑聊時說起過的。東海離京師雖然不算十分遙遠,可是也有千餘里,他們怎麼會突然間改變生活習慣呢?

「你是說,他們不是來自東海,而是根本就是京師本地的?」殷昱站起來。

謝琬抿唇道:「我只是很懷疑,並不能肯定。

「不妨這樣想想,如果他們是京師本地的,那我們可以發揮想像的範圍就大大縮小了。然後再仔細想想,殷曜除了鄭家這股力量,會不會還有別的力量支撐著他?因為殷曜只靠鄭家這一股力量的話,只怕很難成功晉位。而他們又是憑什麼拉攏季振元為他們效力的呢?」

一席話,說得在場人面面相覷起來。

殷昱沉思片刻,說道:「殷曜和季振元這方面我確實有想過,但是我卻沒想過追殺我的這股人也有可能來自於殷曜,眼下你這麼提出來,接下來我倒是可以往這方面查查。」

謝琬點點頭,「雖然不一定正確,但是查過之後也能排除。」

殷昱低頭看著地上屍體,又說道:「除此之外,從屍體的肌肉和韌帶來看,這些人都受過很嚴格的訓練,而且應該是以死士身份養成的同種訓練。

「能夠養成這樣的一批死士,至少得十一二年的時間,而十二年前殷曜還剛滿周歲,我也還沒有立為太孫,我不明白的是,難道這個人從那個時候起就開始在計劃殺我了么?」

聽到這裡,謝琬也不由動容,十年時間,一個人能夠在京師眾目睽睽下伺養十年死士,光這份隱藏力就不由讓人瞠目。不知道這幕後究竟又有隻什麼樣的黑手?

這次追蹤算是以失敗告終。殷昱這邊受傷了兩個人,邢珠手臂上也落了道輕傷,不過都無大礙。而駱七被新的神秘人帶走,不知是死是活。武魁他們當時也都沒有料到這層,在駱七的小木樓上與死士們對恃時,駱七則被人捂住口鼻帶出了房門。

能夠在高手如林的兩方人馬下將同樣身負武功的駱七成功帶走,來者背景絕對不會簡單。可惜不光是謝琬還是殷昱,對這些人的來歷都無從揣測起,而唯一見過他們的邢珠顧杏還有武魁也都對他們說不出個所以然來。

不過也不算一無所獲,終歸還是有了點線索。

近天亮時一班人打道回府,殷昱天亮後即要執勤,可是他得送謝琬回去。

回去的路上仍然沉默,但比起來時,胸膛里又似乎被什麼東西填得滿滿的。殷昱不時地側頭看謝琬,目光柔和而悠長。謝琬也感覺到了他的注視,她的心像是飄浮在水面上,說不出的異樣感覺,但是奔走在黑夜裡,沒有人發現他們之間的漣漪。

四更時分一行人到了楓樹胡同,謝琬看了眼殷昱,不知道該如何進門。殷昱給了她個安心的眼神,上前拍開門,與門房道:「我有事見你們大爺。」

門房見得是殷昱,哪裡還敢耽擱,連忙請了他們入內。

男裝的謝琬低著頭緊隨在後,並沒有人敢把目光投到她臉上。

到了正院,謝琬趁著無人注意別向了去楓華院的路,夜深人靜之時本來人就不多,又有邢珠顧杏二人一路相護,倒也無驚無險。

房裡玉雪秀姑見得她出門之後便沒迴轉,一早急得如同熱鍋上的螞蟻,又怕謝琅問起,於是晚飯前讓錢壯去殷府打聽了一回,聽說是和殷昱出去,才又莫明地放了些心,遂咬牙扯了個謊告訴謝琅,說是去了靳府與靳亭說話。等到如今見得她終於回來,才又鬆了一大口氣。

洗漱完上床,前院里殷昱居然還在,並不知道跟謝琅在談些什麼,雖覺得不大可能跟謝琅談駱七的事,但是男人們自有男人們的話題,謝琬也沒有多想,輾轉了半日便就迷迷糊糊睡著。

翌日起床已是日上三竿時分,吃早飯時謝琅板著臉到了楓華院,鼻子里哼哼盯著謝琬直打量。

謝琬並不知道昨夜殷昱跟他說些什麼,一方面不想騙哥哥,另一方面又怕說出實話來氣著他,因而只當沒看見,悶頭吃了兩碗粥。

謝琅望著她哼哼冷笑,丟了句「女大不中留,留來留去留成仇」,然後就背手出去了。

謝琬一口粥差點噗出來,這是什麼意思嘛!

謝琅的態度莫測成謎,而駱七神秘失蹤的事也很快在小範圍內傳播開來,首先是殷昱與謝琅一道去尋魏彬議過這事,然後是護國公知道了,少不了與殷昱之間又有一番揣測。

這邊廂自有殷昱派人跟進,不須提它,而謝琅的婚期卻轉眼就到了。

楓樹胡同近日裡喜氣洋洋,余氏領著羅升和吳媽媽等人忙前忙後,總算把準備工作都弄妥了,寧大乙這日也帶著東興樓的大廚過了來寫菜單,到時候大廚房就交給他們了。魏暹和靳亭的兩位哥哥還有齊如錚則陪同謝琅前去迎親,這邊靳亭與齊如綉則要幫著謝琬招待女客。

招待方向自然以齊嵩夫婦為主,而靳夫人作為謝家為數不多的親眷之一,除了媒人的身份外,亦當仁不讓成了招待賓客的不二人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