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大妝 >202靠近

202靠近 (1/2)

小說名稱《大妝》 作者:青銅穗  更新時間:2014-09-13 19:31  字數:3501

她臉上更熱了,連忙把頭退開一點,說道:「看著我幹什麼?還不盯窗戶。」

他目光盯著她的手,「你把我抱這麼緊,我怎麼看?」

謝琬順眼看去,果然自己兩隻手把他攬了個死緊。頓時如被開水燙了般鬆開來,攀著木墩去看樓上。

殷昱看了繃緊著的臉片刻,也揚唇看向了同一個地方。

窗口很平靜,再也沒有人出來。今天沒有月亮,江面上的燈火透過樹梢映進來,微光下她的臉只看得見個模糊的影子。可是即使這樣,他也對她的面目印象深刻得如同在心裡鐫刻。

「琬琬。」他道。

「嗯?」她心不在焉地回。

「靠近點。」

「……」她偏頭望著他。

他眼望著樓上,重複道:「靠近點兒。離得太遠容易讓人發現。」

謝琬抿著唇,小心地往他那邊挪了挪。

才挪了幾寸,就覺得挪不動了,她的肩膀抵住他的胸膛,溫熱的感覺像電流傳來。她不安地想退回去點,但是也退不了了,他伸手攬住了她的肩膀,還沒等她反應過來,人已經被扣在胸前。

力道並不緊,但是也讓她輕易逃離不了。

他目光望著前方,聲音卻不是很穩。「我要娶你。」

像是知會又像是宣誓,尾音咬得斬釘截鐵。

謝琬臉上又有火在燒了,這會連也心跳也跟著起鬨,咚咚敲得她快要窒息。

「你在說什麼?」她掙扎了下,想維持表面的平靜。

事實上這樣的距離下,她已經無法正常思考他究竟在說什麼。她腦子裡嗡嗡的,像有好多隻蒼蠅在飛舞。

殷昱轉過頭,伸手將她的臉偏過來,使她面對著他。昏暗的光線下,他的臉只看得清楚半邊,但他的目光是晶亮的。她呼吸里滿是熟悉的他的氣息,她從來沒有離他如此之近,不知道原來他的呼吸聲是這樣的,他的心跳又是這要的。

「抬起頭。」他在耳邊說。

她機械地把頭抬起來,雙唇就剛剛好碰上他的鼻尖。

她的雙唇像是要焚燒起來!而他微頓了頓,鼻尖順勢往上移,他的唇就在距離她一片指甲不到的地方停住了。他的氣息凌亂地落在她臉上,她能夠感覺他雙眼裡的火熱,也能感覺到扶在她肩膀上一雙手掌的力度與熱量,她屏息片刻,身子後移,從他的掌下抽身出來。

而他也並沒有堅持,看著她站起身,隨之也起了身。

兩個人在幾乎看不見面目的黑暗裡對視,方圓幾丈內都十分安靜,只有江面和碼頭傳來有聲音。

沒有人知道這一刻里的暗涌

謝琬忽然撇過頭,快步往樹林外走去。

雙腳踩在落葉上發出急促而悉梭的聲音,忽然間樹林外頭傳來了一陣輕微的異響,就像是很小但是很尖銳的哨聲。身後殷昱突然道了聲「不好」,幾步飛躥過來將她攬住,就地打了兩個滾!然後就聽噗噗兩聲,兩枝短箭正射在方才謝琬所站之處的樹榦上!

他們居然被人發現了!

謝琬睜大眼看著殷昱,殷昱伸手撫了撫她的額,快速地道:「閉上眼睛!」然後打橫攬住她站起身,對準林子那頭飛奔而去!

身後的腳步聲如雨點般傳來,衣袂划動樹枝的聲音也呼呼如風,謝琬只能緊攬住殷昱的脖子,任憑他帶著她往前急縱!

「主上!快上船!」

前方突然急掠過來幾個人影,是駱騫帶著幾名暗衛,殷昱腳步不停衝出樹林,往泊在岸邊的一條小船掠去!

船頭站著秦方,殷昱剛剛抱著謝琬在船頭站穩,秦方便撐著船滑向了江心。

「劃回去!」

殷昱將謝琬放下,便轉頭吩咐秦方。

秦方道:「主上!有駱騫他們,不會有什麼問題的!」

「少廢話!邢珠她們倆還在岸上,駱騫他們不知道!」

殷昱劈頭沖他一頓厲斥。秦方再不敢多言,立即掉轉船頭往岸邊去。

殷昱回到船艙,看一眼謝琬,說道:「沒事吧?」

謝琬忍住臉上尚未褪去的不自在,搖搖頭,問道:「能看出是什麼人嗎?」

殷昱凝眉:「應該就是追殺我的那批人沒錯。」說完他看著她,走到她身邊,語氣緩下來,「我想上岸去看看,你在這裡等我好不好?秦方他們幾個會在這裡護著你。」

「你去吧。」

謝琬點頭。

殷昱舒開眉頭,捏了捏她的手,轉身出了艙。然後緊接著船頭一抖,一道人影便掠向了岸上。

謝琬平住心情,在船艙里呆下來。

耳邊充斥著江船的聲音,臉上的燒意也就漸漸冷卻下來。

形勢的危急已讓她不能夠思考那些事,解決眼前事才是要緊的。

此行有危險是在意料之中,但是親臨這一刻時卻又讓人有著格外的緊張,因為究竟不知道這背後的人是誰,既然一刻也等不著便要置駱七於死地,那麼也就越發顯示出這背後的人動機之陰險。

秦方把船在江心來回遊動,她並不知道除了他之外還有幾個人在哪裡?但是她並不擔心,只因為這一切是殷昱安排的——即使方才經歷過那樣的一幕,她對他的信賴也沒有改變什麼。可是她又有著不安心,因為他此去面對的對手極可能是要他命的人。

她剛才的抽身退出不是因為她排斥他,而是她的理智告訴她並不能繼續下去。

他也有理智,所以他沒有堅持。

她無暇去思考這是一種什麼樣的情緒在作怪,使得她竟然可以容忍他那樣的接近。

可是她很清楚,她從來沒有為一個人這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