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大妝 >200知交

200知交 (1/2)

小說名稱《大妝》 作者:青銅穗  更新時間:2014-09-13 07:22  字數:3465

進了門,便有侍女前來接待,引著二人往院里去。謝榮放眼打量,只見這院子外面雖然普通,內里竟十分精緻,白牆灰瓦,綠樹紅花,婉轉幽深渾似江南園林。與京師嚴肅規整的四合院大不相同,這裡的隨意和閑適使人一路走來,也平白放鬆了幾分心情。

侍女引了二人至南面一所掛名「沁竹」的院內,便已聽見琴聲錚錚傳來。

謝榮頓步聆聽了會兒,眉目間也浮起一絲興味。

郭興笑道:「步生香這座湘園造價不匪,就連琴師據說也是從江南請來的名伶,我是個俗人不擅音律,但看微平這模樣,應該是極好的了。」

謝榮微笑了下,舉步進院。

院子里早已經有人等候了,二人入內坐下,便就有三四名著裝淡雅的侍女捧著瓜果點心上前。郭興與謝榮在窗下面對面坐下,才沏了茶,門口忽然飄過來一縷幽香,緊接著便有名身著素衣素服的女子走進來。

「採薇,快來見過三爺。」郭興笑著沖這女子招手。

採薇應了聲是,走過來,先看了眼謝榮,而後行了個大禮。謝榮轉過頭,舉杯抿茶。

採薇有些窘,郭興忙跟謝榮道:「採薇是步老闆的表妹,才進來不久。膽子小,平日不怎麼見客,知道你不喜歡那些聒噪的,所以才特特喚了她來侍候的。你若不喜歡,另換個過來便是。」

謝榮側頭看了眼採薇,只見果然怯生生的樣子,身上倒是也還乾淨,便就道:「不過是倒個酒,換來換去做什麼。」

郭興這才又放下心來,揮手讓採薇去安排上酒菜。

季振元這裡進了東宮,太子正在點香。

見得季振元進來,他撇頭看了眼,然後把手上一塊龍涎香點燃投進了香爐,才接過崔福遞來的帕子擦乾淨手,示意給季振元賜座。

「調謝榮去刑部?」

太子看著他。

季振元頜首:「謝榮在詹事府為任以來兢兢業業,老臣確想著意栽培栽培他。還望殿下恩准。」

太子在書案後凝神不語。

殿里除了那注孤香在繚繚飛升,其餘人並不敢有什麼動靜。

季振元縱然身為首輔閣臣,可是每次在太子面前,也並不如在皇帝面前那般自在。所以眼下太子不吭聲,他也只能垂頭靜等著。

印象中自打頭次見著這位殿下起,他對任何事情的態度就一直是這樣莫測不明。哪怕是召集大臣議事,他幾乎也從來沒有表達過自己的意見。可是又絕沒有人敢認為他是沒有意見,因為每每最後他下達的決議,總是讓人挑不出毛病。

「懇請……」

季振元正要再重複請求,忽然上方龍案上的茶杯響了。

他抬起頭,只見太子端起桌上的葯來,說道:「上回皇上讓你們抓的那個駱七,審出什麼來了?」

季振元不料他突然改變話題,不由怔住,但是像這樣子的事又是高深莫測的太子經常做出來的事,所以他微微頓了頓,便就頜首道:「回殿下的話,那駱七死不招供,所以大理寺竇大人等正考慮要不要用重刑。」

「重刑?」太子忽然揚起唇來,目光幽深地盯著前方,「重刑有用么?」

季振元道:「駱七既是與那神秘人來往的人,自然只能在他身上下功夫。」

太子又微微冷笑了下,抿了口葯,接過帕子印了印唇,說道:「把他放了。」

季振元猛地抬起頭來。他沒有聽錯?

太子望著他道:「謝榮調任的事,准了。季閣老退下吧。」

湘園裡郭興喝了幾盅,已經略有幾分醉意。

謝榮目光卻依然還很清明。他把侍女們都揮退下去,又把郭興手上的杯拿開。

「少喝點。」

「難得這麼高興,喝兩杯怕什麼?」郭興笑道,又拿過另一隻杯子倒滿,然後嘆道:「這次顧若明擺了你一道,你也不要去跟他明著斗,讓岳父去教訓他便是。你畢竟才上來,跟他起正面衝突沒好處。總之,你不要擔心,我是一定站在你這邊的!」

他隔桌拍他的肩膀,說道。

謝榮點點頭,仰脖幹了手上的酒,說道:「我知道。如果不是你在恩師面前為我說話,我不會這麼順利就能拿到右侍郎的缺。聞江,多謝你。」

「說這些作甚?」郭興說話已有些含渾,「我這個人既沒本事,又不如別人機靈,要不是依仗我父親當年給我訂的這門親事,我也爬不到如今的位子上。我也知道有好多人瞧不起我,我也不想跟他們說道。可是好壞我心裡有數。我知道你從來沒有看不起我,就沖這點,我怎麼著也要幫你!」

說到此處,他竟然執壺又斟了滿杯。

謝榮深吐了口氣,按住他的手道:「別喝了。」

郭興推開他,「喝了這杯,咱們在這裡歇會兒。」說完他喚了丫鬟們進來,大聲道:「去準備好兩間房,我與三爺要在這裡歇一晚!」

採薇連忙吩咐丫鬟下去,又讓人來攙扶他。

郭興在侍女們架扶下起了身,醉眼朦朧與謝榮笑道:「什麼也不要想!微平,人生得意須盡歡!有時候你遵守的規矩越多,越是容易被自己套牢!還不如今朝有酒今朝醉!」

郭興歪歪扭扭地大笑著出去,謝榮留在窗下靜坐下來。

採薇垂頭給他添酒,夕陽將她的投影落在桌案上,壺上纖纖五指像朵吐信的蘭花。

謝榮舉杯飲盡。採薇雙手漸移到他的衣襟,低著紅透的臉來替他寬衣,明明很簡單的事,她的手勢卻因緊張而微顫,目光也不敢抬頭看他的臉。

謝榮垂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