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大妝 >198自辱

198自辱 (1/2)

小說名稱《大妝》 作者:青銅穗  更新時間:2014-09-12 13:15  字數:3393

靳夫人走出門外,到了廊子底下到得廊下李夫人看不見的地方,她把身邊最伶俐的丫鬟招過來:「你去趟楓樹胡同找到齊夫人,就說原先訂過謝葳又退了婚的李夫人要向她跟琬姑娘提親。你跟齊夫人討個主意。」

丫鬟瞬間笑著去了。

靳夫人這裡回到花廳,與李夫人嘮了幾句家常,又嘗了些茶果,外頭丫鬟就傳話回來了。

「夫人,齊夫人說,請您帶著李夫人一道去楓樹胡同說話呢。」

李夫人近日很把謝琬當回事,因此也知道丫鬟口中的齊夫人便是被謝家兄妹視作至親的舅太太余氏,既然是余氏請她過去,她頓時就覺有譜,連忙站起來,說道:「此話當真?」

丫鬟笑道:「千真萬確,是齊夫人親口說的。」

李夫人欣喜莫名。

靳夫人笑著起身道:「既然如此,那我們就過去吧。」

謝琅的婚期定在九月廿五,如今還有半個月的時間,謝琬這兩日就在與余氏商議著給哪些府上下帖。這些都不難,而讓她感到難以決策的卻是,究竟要不要去信給四葉胡同。

謝琬這邊的意見倒是十分一致,都不願意搭理他們,尤其如今又有個王氏和謝棋。可是畢竟謝琅還沒有跟謝榮脫離開來,就算分家自立門戶,謝榮也在六親之列,如果連知會一聲都不曾,那麼失禮的就一定是楓樹胡同了。

他們也不可能把清河那點事攤開在京師放肆說,家醜不可外揚,這些事雖然謝家兄妹占理,可口耳相傳之中也難免會有藉機茲事之人,到時候傳言傳得根本不是這麼回事,難道還能一個個去澄清?

說到底,跟謝榮私下裡斗得你死我活是一回事,面上還要維持著一筆寫不出兩個謝字來的假象又是一回事。

所以還是得請。

可是請了謝榮他們,又還得請王氏。王氏跟謝啟功夫妻三十餘年,來日也是要進謝府宗祠的,就算對謝騰沒有教養之功,可是明義上總是謝騰的繼母。如今謝琅成親,王氏這個祖母不到,謝琅能被人用口水淹死。而且可以想見,謝榮也絕對會以此事大做文章。

如此一來,就必然要請王氏。

王氏來了,那麼地位就比齊嵩和余氏還要高了!

「地位什麼的我們倒沒什麼,只是想著逢之一輩子的大好喜事,竟然請著他老寡婦來坐鎮,未免堵心。」余氏嘆著氣道。

成親是天大的喜事,一般人若是喪了偶的。遇見這種推不過的宴會都會自己尋個理由避過去,禮到便就人情到了。可是大家用腳趾頭想想都知道只要遞了信過去,王氏肯定不會放過這種機會不來,且不說她到時候有沒有膽量出夭蛾子,就是她這雙重寡婦的身份出席人家喜宴。也不合適不是?

可她理論上是謝琅的祖母,這又還真避不著。

這又怎生是好呢?

謝琬與余氏正在頭疼之際,靳夫人派過來的丫鬟就進來了。

余氏立時氣得手腳都發抖了,手上的喜帖拍在桌上,顫聲道:「天下竟有這樣無恥的人!你讓她過來!這就過來,我等著她!」

丫鬟連忙告辭去了。

這裡謝琬也氣,可是她知道余氏是真心愛護她。怕她這會子氣怒攻心傷了身,連忙就勸道:「舅母息怒,這種人咱們不搭理她也就罷了。何至於還讓她進門來?氣壞了身子可不值。」

余氏道:「這廝也不知道把你當成了什麼?原先把謝葳當寶貝似的,如今嫌謝葳不好了,反過來又來稀罕你!合著你就成了謝葳的替補!若是什麼達官貴人也就罷了,這口氣我也忍了下去。可偏偏他們不過是個主事,以為沾個官字就壓死人了么?今兒我偏讓她知道什麼叫做死不要臉!」

一面喚來齊如綉:「把你妹妹扶進去!」

齊如綉一溜煙過來把謝琬拖走了。

這裡余氏方才坐下冷靜了會兒,就聽人說靳夫人和李夫人到了。

余氏到得前廳,靳夫人沖余氏看了眼,余氏沖她點了點頭。遂笑著與李夫人道:「這位就是李夫人吧?今兒是什麼風把您給吹到我們這兒來了?」

李夫人見得余氏笑眉笑眼,心裡也覺得有些不大對勁,按說李家倒過頭來跟謝琬求親,怎麼說也不是很體面的事,這余氏怎麼會笑得這麼歡暢?不過她也顧不上考慮這麼多,還是快些把來意說明了要緊。她陪著笑道:「不瞞齊夫人說,我今兒是想來給兩家兒女求親的。」

「求親?」余氏拔高聲音,「不知道夫人要給誰求親?」

李夫人聽見這聲音,不由得咽了口口水,說道:「是為犬子向謝公子的妹妹琬姑娘求親。」

「原來是為琬姑娘!」余氏冷笑了聲,手上茶杯砰地放在桌上,說道:「夫人不說我還不覺得,您這一說我倒想起來了,令郎不是早就跟謝中允的女兒訂了親么?還把靳夫人送過去的琬兒的名帖比較了許久才還回來,如今怎麼竟又要跟咱們議親?合著你是想給令郎娶平妻?」

李夫人聽聞這話,臉上掛不住了。什麼人家要娶平妻?是子嗣不順家宅不寧才娶平妻。余氏不顯山不露水地,竟然不聲不響地把她兒子給罵了進去,這才恍覺原來余氏在這裡等著她,連忙撇過頭向靳夫人目光求救。靳夫人卻慢條斯理地垂頭喝起茶來!

李夫人無法,到了眼下這步,也只得硬著頭皮解釋:「齊夫人誤會了,怎麼敢輕慢琬姑娘讓她為平妻?乃是因為那謝葳私行不檢閨譽全無,我也是被矇騙了,所以才看走了眼。因知琬姑娘知書達理,端莊賢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