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大妝 >197賊心

197賊心 (1/2)

小說名稱《大妝》 作者:青銅穗  更新時間:2014-09-12 07:31  字數:3403

季振元縱然已至權力巔峰,眼下卻也不免生起幾分心怵之感。

一個長久隱忍著的人,他的爆發力往往是巨大的。

「你的意思,是不滿意這個職位?」他問。

謝榮不閃不避,沉著的垂睃道:「學生覺得,唯有授予我正三品以上的實職,才能讓其餘人看到恩師寬待門生一視同仁的誠心。學生斗膽,懇請恩師允准。」

季振元捋須沉吟,半日無語。

因著謝葳被人揭了老底,這些日子四葉胡同可謂是連螞蟻都躲去了牆角旮旯養心練氣。

黃氏終日呆在正院里閉門不出,而謝葳則也搬到了正院同住,謝榮住在書房院子,王氏和謝棋剛開始還擔心事情會延禍到自己頭上來,後來見著一個個忙的忙冷戰,忙的忙傷心,壓根就沒有人把她倆扯出來,於是這幾日膽子也就大了,開始在院子里走動。

王氏則把龐福叫了過來,「太太這些日子身子不舒服,老爺也忙著公務,你有什麼事,就來回我好了。」

龐福與王氏本就有宿仇,聽到這話便就立馬去了正院,告訴了戚嬤嬤。戚嬤嬤心下氣極,卻又不敢在這個時候去堵黃氏的心,也只有暫且把事悶在心裡。而如今被黃氏調去侍候謝葳的花旗察覺了戚嬤嬤的異樣,便就趁著打水梳妝的時候告訴了謝葳。

「也不知道是什麼事,戚嬤嬤愁成那樣。」花旗比划了一下說道。

若是換成別的姑娘,花旗還真沒這個膽子在這個時候說。可是謝葳不一樣,她太不一樣了,別的姑娘遇到這種事只怕早去尋死覓活了,可謝葳沒有。剛開始聽到這消息她確然也是崩潰的,把自己鎖在屋裡哭了幾日。但是後來她就漸漸平靜了,除了瘦了一圈,面上壓根已看不出來什麼。

當然,發生這樣的事情,她不怨謝榮是不可能的,但也並沒有像黃氏那樣無法控制。而謝榮自己也知道,這些日子都未曾與謝葳碰面,於是也就並不知道謝葳對父親究竟抱著什麼樣的心情了。

而這幾日每日里謝葳都會反過來去到黃氏屋裡勸說一回,黃氏與她抱頭痛哭了兩回後,見得謝葳並沒有把怨恨謝榮的情緒表露出來,因此也漸漸有了好轉,大家心下大安,所以花旗才敢開口跟她說起府里的事。

謝葳道:「把戚嬤嬤請進來。」

戚嬤嬤進來了,果然臉上一片郁色,謝葳道:「嬤嬤是不是有什麼難以抉擇的事情?」

戚嬤嬤欲言又止。謝葳正色看向她。她終於忍不住,把王氏這事給說了出來。「這老太太也太欺負人了,太太如今這樣,她當婆婆地不出面安慰勸說,反倒還見縫插針地站出來想出來掌家,合著在她眼裡,兒子媳婦都不是她的人了,只有這家務財權才是重要的!」

說了兩句戚嬤嬤哭起來,她是看著黃氏長大又嫁進謝府來的,黃氏所受的委屈,她心裡跟明鏡似的,眼下這王氏到了京師還不死心收斂,又想禍害得三房也不得安寧,黃氏要是連家都不能掌了,豈不成了這府里的廢人了么?誰還會敬著她?天底下怎麼會有王氏這樣的母親和婆婆?

謝葳聽畢默了默,忽然冷笑起來,「她有什麼做不出來的?她要掌家,你讓她掌好了。讓龐福把府里的大庫鑰匙放我這裡來,我倒沒有錢她還怎麼掌這個家!」

戚嬤嬤聽見這話,如同又有了主心骨,立馬就出去尋了龐福。

龐福果然就把鑰匙交了上來,而翌日到王氏前頭來回話時,王氏讓他拿大庫鑰匙出來取銀子辦事,龐福恭謹地道:「回老太太的話,府里的大庫鑰匙在大姑娘手裡。老太太要拿銀子,還得先問過大姑娘的意見。」

如今眼目下謝葳被害得婚事泡湯,究其根由都是謝棋引起的,祖孫倆如今每日里恨不能避得謝葳遠遠的,哪裡敢去問她要錢?

王氏頓時氣得鼻子都歪了,卻又無可奈何,只得有錢要用的時候便讓龐福去問謝葳。

這裡黃氏過不多久也聽說了這個事,心下自然是氣的,直恨不能把這謝棋給撕了一解心頭之恨,但聽說謝葳已經拿捏住了黃氏,因為也怕謝葳就這麼閑著反倒傷了身,有些事情給她做也好,於是也就交了給她,任由她去辦理。

這邊廂謝榮知道後,並沒有多說什麼,只是依然交代龐福等人,家務事俱要尊重黃氏的意見,大姑娘的話也要聽著。於是雖然沒有說對王氏的態度應該怎樣,大家也知道只要把王氏當成空氣即可。

王氏縱然鬱悶也沒有辦法,雖然只能當個白手家,好歹也比什麼事都撂不到她手上要好。

謝棋只要能吃香的喝辣的穿好的,基本沒有了別的志向,王氏每日里在謝葳和龐福面前受的窩囊氣,回房看見謝棋的憊懶樣,免不了就發在她身上。

「你瞧瞧你輩子還有什麼出息!原以為帶著你過來還能幫上點忙,如今看來你除了幫倒忙竟什麼也不會!」

前些日子謝棋跟謝葳吵架,害得她也受了斥罵,她可是府里的老太太,是謝榮的生母!當著下人面被自己的孫女罵得狗血淋頭,她這老臉都快沒處擱了!

謝棋被罵雖然憋氣,可是她卻也知道眼下王氏是她最不能得罪的人。

於是上前安撫道:「老太太忽氣,氣壞了身子骨可什麼都完了。你不妨想想,咱們鬥不過她謝葳,難道謝琬還鬥不過她么?咱們不如想個辦法,把琬丫頭弄過來,讓她們倆斗去。我們暗地裡幫著琬丫頭給謝葳添堵,回頭謝葳去三叔跟前告狀,倒霉的也是謝琬,這不是一箭雙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