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大妝 >195夫人

195夫人 (1/2)

小說名稱《大妝》 作者:青銅穗  更新時間:2014-09-11 15:20  字數:3363

她們都是京師里受過正統教育的大家閨秀,像這樣聚會的場合又不涉及利益,因此通常不會以身份擇人,相反有時候為了顯示家風和教養,還會對品級低的對方更加親切隨和。謝琬做了十來年的女師,雖然沒有在權貴後宅呆過,可是也看得多聽得見,對她們的習性也算了如指掌。

因而就跟大家先行了禮,然後笑道:「我也是聽說姑娘們在這裡聚著,因此想來瞻仰瞻仰各位的風采,希望沒有打擾到貴客們。」

沈眉當先就走出來,笑道:「看妹妹談吐大方,定然也是自幼習讀之人。我們正在下棋,一起來吧。」

戚瑤見她們這裡已經坐到一處,便就笑著告辭去了迎接別的女客。

才出了穿堂,便就見到賀大奶奶迎面往這邊走過來,戚瑤忙站住道:「大嫂不是在前面招待各府的少夫人么?怎麼又進來了?」

賀大奶奶笑道:「太太因受過逢之和齊夫人的囑託,讓給琬姑娘物色門好親事。所以方才太太聽說琬姑娘來了,便想著帶她出來見見這些夫人奶奶們,聽說妹妹帶了她來後院,便就讓我來請。——琬姑娘在哪兒呢?」

戚瑤笑道:「原來是為這事,在後院,讓丫鬟去請就成。」

謝琬這裡剛坐下觀了局棋,便有丫鬟來說賀大奶奶請她去見魏夫人,心裡便明白怎麼回事了,只好跟沈眉等人告了辭出來。與賀大奶奶一道去了正院見魏夫人。

今日來的除了重量級的護國公夫人以及幾位閣老夫人外,還有包括榮恩伯夫人、廣恩伯夫人等幾位勛貴夫人,以及好些二三品的各部大臣夫人。

到了廊下,屋裡已經傳來氣氛和煦的談話聲,賀大奶奶讓人進去通報了聲,然後魏夫人就走出來。出來後先是沖著謝琬驚艷地打量了兩眼,然後思忖了下,才與賀大奶奶道:「你先帶琬姑娘去後園子里走走。夫人們許多都在那邊歇息,遇到相熟的就過去行個禮。」

賀大奶奶點頭,帶著謝琬往園子里去。

這裡魏夫人望著謝琬的背影,又略帶惋惜地嘆了口氣。才又轉身回屋。這麼漂亮的女孩子,跟她們家魏暹怎麼就沒緣份呢?

坐在上首的霍老夫人望著她笑道:「我怎麼不記得魏閣老還有侄女正待說親?」

魏彬只有一個弟弟,而且他弟弟的女兒也早就已經成親生子。

魏夫人笑道:「是世侄女,認識多年了,原先幫過我們的大忙。」她簡略地說著。雖然魏暹和謝葳的事如今鬧得天下皆知,可到底把人家謝琬扯進去也不合適。她笑眼看著幾位老夫人,又笑道:「是個很聰明賢惠的女孩子,原先就是總養在深閨里,所以如今親事還沒定下來。我讓我們大奶奶帶著她上後園子里走走去了。」

霍老夫人笑著與沈老夫人道:「大姑娘到了年齡,正是該多出來交往交往。要不然明明把姑娘們養得如金似玉,可偏偏人家不知道,豈不等於錦衣夜行?」

沈老夫人已年逾六十,比霍老夫人大上十來歲,可是在對方面前。神態里卻也不見傲慢,聽見這話她含笑附和:「老夫人說的是。前些日子聽說老夫人也正在為殷公子議親,不知道可相中了有合適的不曾?」

沈家如今兩位孫小姐都訂了親,問這個話便不須避嫌。而其餘幾位夫人聽見這話,面上也都笑著,私底下卻都不由支著耳朵聽起來。

霍老夫人自打殷昱親口告訴護國公他心裡已經選定了人之後,便就把這事給擱了下來。畢竟思來想去,老爺子說的也對,這件事他們沒有資格干涉,如果強行插手,只怕適得其反,殷昱不是個好拿捏的孩子。眼下她也不能拿捏。

而也是直到那個時候,她才猛然驚醒這樣大張旗鼓的替殷昱招親有多麼不妥,殷昱雖然被廢,可是實際上他是殷家的人這點從根本上是不會變的,如果沒有太子妃點頭。她這樣冒然出面議婚,就是不給殷家臉面。皇上和太子面上不說,心底里不會有想法嗎?

所以汝陽王妃再拿了名帖過來,她就推說先考慮考慮。

眼下聽得沈老夫人這樣問,便就笑道:「這還得問太子妃的意見,畢竟她是母親。」

沈老夫人笑著點頭:「這倒也是。」

旁邊豎起的幾雙耳朵也就紛紛倒了下去。

霍老夫人看在眼裡,並不以為意。想與殷昱攀親的多了去了,雖然他已經失勢,可是在許多人眼裡,他也仍然是個香餑餑。想到這裡她也不禁有些好奇,殷昱看中的究竟是誰呢?是在座的權臣家的閨秀?還是朝中中興力量階層里的千金?

謝琬隨著賀大奶奶進了後園,因為雖然進了九月,還是白日的太陽還是經不住,所以這會兒女客們都在後園子里的水榭或樓閣里坐著吃茶,或是打牌聊天。魏府兩位少奶奶們都是持家待客的好手,這會兒正把各人招待得無微不至。

賀大奶奶帶著謝琬進來,先去與之前已經見過幾次面的幾位夫人打招呼,正好靳夫人帶著靳亭也到來了,於是幾個人便就坐在一處聊天。

護國公府的世子夫人楊氏此時也與榮恩伯、永慶伯兩位夫人坐在一桌打牌。這種場合原來不關別的勛貴夫人什麼事,可是榮恩伯夫人的內侄女跟魏彬的弟妹是表姐妹,居然也沾了親,以勛貴的地位一日不如一日看來,這種時候自然是要討張帖子上門來了。

而永慶伯夫人的次子汪唯如今也走上了科舉入仕的道路,居然與魏彬的長子、賀大奶奶的丈夫魏逐是會試同科,又都曾在國子監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