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大妝 >192親疏

192親疏 (1/2)

小說名稱《大妝》 作者:青銅穗  更新時間:2014-09-10 13:38  字數:3522

低沉的喝斥音在耳邊嗡嗡作響,謝榮默了半晌,而後把眉舒開,垂首道:「恩師教誨得是。學生愚鈍了。」說完,他抬起頭來,看著季振元:「有件事學生一直想問恩師,七先生究竟是誰?恩師如今位高權重,亦可說一呼百應,為何仍要聽從七先生暗中指派行事?」

季振元抿唇,扭頭望著湖水。悠長緩慢的語音長久後才從他喉間漫出來。

「他是我恩人的後嗣。」

散朝之後,皇帝這裡也留下了護國公。

「真是巧啊,這邊廂魏彬前腳被謝榮告,那邊廂張西平就被靳永告,你們都當朕是聾是瞎的是吧?」他捧著茶杯,盯著面前眼觀鼻鼻觀心的護國公。「別以為朕不知道你們那點花花腸子,挖些陳芝麻爛穀子的事出來攻擊對方,你說說,你們跟那些罵街的村婦有什麼區別?還有些高官重臣的體統沒有?」

護國公恭謹地道:「皇上聖明。」

皇帝哼了聲,啜了口茶,然後道:「魏彬行事嚴謹,堪當大任,可是如果一個人名聲太完美了,也未必是件好事。」

護國公聞言躬下身去:「皇上放心,被謝榮這一告,他的名聲已經不完美了。」

皇帝點點頭,揮手道:「下去吧。」

護國公沉吟了下,說道:「昱兒挺惦記皇上的,皇上不問問他?」

皇帝在龍椅上頓了許久,然後仰靠下去,閉上眼睛:「一個庶民,有什麼好問的。」

護國公駕馬出了宮,在大街上頓了頓,便就直接往碼頭去。

殷昱這會兒正頂著太陽帶兵巡視,聽說護國公到來,便即刻趕往營房。

朝上的事他顯然早知道了,因而並沒急著開口相問,只是讓了護國公上坐,然後執壺替他斟茶。

護國公也似乎知道他早就知道了,所以開口便說道:「我才從宮裡出來,皇上的意思對魏彬還是滿意的,我估摸著之前他也是想借著謝榮他們這一鬧看看魏彬的深淺,沒想到一試倒試出真金來。魏彬此人雖然有些常人免不了的小毛病,可是無傷大雅。

「而且我看皇上的意思並沒在乎魏彬這點小瑕疵,反而像是更放心了。只是這次季振元他們這樣鬧,吃虧的反倒是謝榮,不過季振元大概也會對他有所安撫。」

殷昱望著窗外江面,「謝榮這次為季振元犧牲這麼大,為了穩定軍心,季振元會想法子彌補他的。其實我這次也是賭了一把,我本來以為殷曜對他來說並沒有多重要,因為其實沒有殷曜,他也一樣可以在內閣站得十分穩當,像杜岑一樣光榮致仕。

「在這之前,我想就算靳永的奏本會傷及鄭鐸,對他來說應該也不會有什麼大的影響才是,他應該做的是堅持支持張西平入閣。所以我就又準備了參張西平的本子和讓龐白他們去尋顧若明,沒想到是這樣的結果。對於季振元來說,殷曜還是很重要的。」

護國公皺眉:「你是怎麼想到去賭這把的?」

「就是那件薰過千步香的衣裳。」殷昱道,「我其實知道鄭家老三因為體弱多病常年薰這個,可是這麼輕鬆就讓我摸到了蛛絲螞跡,我很不敢相信。所以我藉機賭賭,看這鄭家以及殷曜在季振元心裡有多重要。」

「事實證明,果然很重要。」護國公嘆了口氣,把馬鞭放下來,啜了口茶。

是很尋常的粗茶。

喝了兩口他放下了。不是喝不慣,事實上他行兵在外的時候什麼粗糙的食物都吃的,只不過覺得眼前這簡陋的屋子,粗糙的茶食,跟殷昱很劃不上等號。

他說道:「你進營也有幾個月了,我把你升參將吧。」他給自己的外孫升職,也是給龍椅上那人的孫子升職,他可不怕別人說閑話。

殷昱笑道:「外祖父愛護之心孫兒心領。如果外祖父覺得孫兒果然堪當這參將之職,那麼外祖父不如把協助查辦漕運案子的差使交給孫兒,讓孫兒升起職來也有幾分底氣如何?」

護國公道:「你想辦這案子?」

殷昱笑著點頭:「孫兒也想建功立業。」

護國公直起身來,捋須微笑:「是不是你外祖母近來給你說親,你覺得有壓力了?」

說到這裡,殷昱笑容卻是變得意味深長起來,他盯著地下笑看了會兒,然後抬起頭道:「煩請外祖父回去轉告外祖母,孫兒心裡已經有人了。孫兒要建功立業,將來給她一份安定無憂的生活。」

護國公震驚了。

護國公揣著一腔驚疑回到府里,告訴妻子之後,霍老夫人也震驚了。

「他心裡有人了?是哪家的姑娘?」

護國公兩手一攤:「他什麼都沒有說,只說到時候自見分曉。」

霍老夫人埋怨道:「你怎麼不問清楚就回來了?」她撩裙在椅子上坐下,眉頭皺得生緊,「他自己選中的姑娘,而且還不告訴我們,這是什麼意思?是想把我們霍家撇開了嗎?」

護國公在她對面坐下來,舉杯沉吟道:「撇開是不至於的,他終歸還得受我們庇護。不過天家與臣子本來就是兩條道上的人,他雖然被貶,卻也不見得就沒了志向。如今我們與他,實則也是各取所需。」這婚姻事上,他是不會聽我們的。」

霍老夫人默然片刻,抬起頭來:「難怪他出京並不與我們聯絡,回京也是先置了宅子落腳再來找我們,看來是從一開始就防著我們。」說完她往丈夫瞪過去:「你教出來的好外孫!如今把你教的那套防人之心竟學全了!」

「凡事有弊必有利,你埋怨我做什麼?」護國公道,「對我們霍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