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大妝 >190反咬(150粉紅+)

190反咬(150粉紅+) (1/2)

小說名稱《大妝》 作者:青銅穗  更新時間:2014-09-09 21:56  字數:3352

天子大怒,人人自危。京師自這日起,籠罩在頂上的陰雲又厚了些。

護國公下朝之後直接回府,殷昱已經在府里等候了。

護國公說道:「張西平這事跑不了。駱七進大牢後卻未必會說出背後主使來,這事咱們還得再琢磨琢磨。」

殷昱點頭,「有張西平和顧若明這兩人牽制就夠了。其實我的目的並不只是要查出駱七背這個人,因為就算找出這個人來,也不一定他後頭就再也沒有了別的人。我只是在猜,駱七被押之後,這夥人肯定會有行動,如果說駱七在押期間受到了什麼脅迫,那這件事則跟季振元他們脫離不了關係。

「但是我又覺得追殺我的那些人不是鄭家手下的,如果不是鄭家手下的,他們又為什麼要殺我?

「殺了我,最直接影響的就是殷曜,人們會把我的死栽贓到他的頭上,這樣,就連殷曜也保不住了。太子如今只有三個兒子,三弟殷旻還只有一歲,根本就不可能影響皇儲。太子殿下身有弱疾,我擔心這些人是沖著我們整個殷家而來。」

護國公肅容:「你是說,有人對殷家不滿?想要反朝?」

殷昱眉頭緊結,「反朝不反朝我不敢肯定。我只是有這個感覺,並沒有依據。」

護國公嗯了聲,沉吟片刻,說道:「不管怎麼說,眼下我們得先把內閣這關給過了。漕運案子這邊有我盯著,張西平這邊我也不會放過。就是駱七招不出什麼來,我也會藉此拖住季振元。你如今就讓去尋顧若明,先把他策反了把魏彬的冤情洗乾淨才能談接下來的事。」

殷昱頜首:「孫兒這就告辭。」

「慢著。」護國公忽然又喚住他,走過來深深看了他片刻,說道:「你母親已經有旨意下來了,囑咐你好好考慮自己的婚事,她就不插手了,她相信你能把握好。」

殷昱雙眼頓時閃過絲亮色。然後撩袍跪地,朝東宮方向叩了三個頭,起身道:「母親的心意昱兒知道了。那麼煩請外祖父回頭轉告母親,就說昱兒不會讓她失望的。」

護國公點點頭。目送他離去,目光里卻有些難言的深邃。

顧若明隨同竇謹靳永從碼頭押了駱七回大理寺,已經是日落西山,竇謹見天色不早,便說道:「我手頭還有些公務待要處理,皇上交待的這案子也不能掉以輕心,你先回去吧,這裡我留下來即可。」

竇謹一向愛護下屬,甚好說話,因而深受屬下們愛戴。平日與顧若明關係也極好,如今有上司擋著,顧若明自然樂得輕閑,隨即笑著告了辭。等回到府里,剛好是晚飯時分。

胡贈見得他回來。連忙走上來道:「大人回來了,季大人方才派人來傳過話,請您過去一趟。」

顧若明哦了聲,更衣的手勢慢下來。

季振元這個時候找他,肯定是為駱七的事,但是眼下他並不想這麼急著趕過去,因為謝榮。當然。他知道越是這樣他越是應該往那邊跑勤點兒,可是,現在謝榮不是也顧不上往他那邊跑了么?謝榮不過去,季振元的事情誰來辦?

季振元既然這會兒要求著他,他就更犯不著這麼著急忙火的了。

他讓人上了飯菜,吃完飯又上了茶。正準備歇會兒就走,管家來報:「老爺,外面有位謝公子求見。」

顧若明頓時想到了謝榮,想也不想地道:「不見!」

管家又道:「老爺,是謝榮的侄兒。叫做謝琅。」

當初在打聽謝榮其人其事的時候,他就順便也知道了謝家那點子破事兒,這謝琅的名字一出口,他立即就知道是誰了。

謝琅來找他做什麼呢?

不過,謝琅既然跟謝榮有仇,那見見也無妨。

想到這裡,他朝管家點了點頭。

很快就有一老一少兩名文士模樣的人走了進來,走前的是個溫潤如玉的少年公子,隨後而來的那人面容清雅,形態雍容自如,卻落後半步。

為首的那男子一進門,便朝顧若明揖首道:「在下謝琅,拜見顧大人。這位是龐白龐先生。」

顧若明看了眼龐白,笑著與他們道:「二位不必多禮。請坐。」

謝琅龐白在客座坐下來,下人們很快上了茶,顧若明道:「不知道謝公子深夜到訪,所為何事?」

他雖然對謝榮很有些不以為然,可是眼前的謝琅是謝榮的宿敵,看在敵人的敵人便是朋友的份上,他並不吝於給他幾分客氣。

謝琅道:「在下深夜到訪,為恐耽擱得久了打擾了大人歇息,也就不拐彎抹角了。今日特地前來,是想請問大人,可曾仔細深究過,究竟是魏大人入閣於大人有利些,還是張西平大人入閣對大人有利些?」

顧若明聞言怔住。

與此同時,季府里季振元也在與郭興說話。

「他們會反口咬住張西平這個我已經想到過,可是靳永卻突然同時參張閣老和鄭鐸,實乃出人意料。此事必然是段仲明等人施下的後招。咱們倒是疏忽了這層,現在讓他們拖住了腳步,眼下看起來很不利!」

郭興道:「這是他們使的『圍魏救趙』之計,意圖把咱們陣腳弄亂了,使得咱們分了心,便好趁機鑽空子救下魏彬。」

季振元點點頭,撩袍在書案後坐下,「你說的不錯,他們的目的就是為了擾亂我們的陣腳。不過他們以為攻擊了個張閣老和鄭侍郎,便就能把魏彬推進內閣,也太小看我們的實力了。這個得趕緊想辦法,不能讓事情繼續往下發展,免得扯出更多手尾來!」

郭興上前,恭謹地替他斟了茶,然後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