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大妝 >189陌生

189陌生 (1/2)

小說名稱《大妝》 作者:青銅穗  更新時間:2014-09-09 15:31  字數:3442

首先感到驚憤的就是魏夫人,據說當場就把魏暹叫進去罰跪了三個時辰。

然後便是與謝葳定了親的李固府上。

李夫人聽得丈夫說起這樁事,手上一碗茶頓時跌在地上摔了個粉碎!

謝葳跟魏暹有染,這種事沒傳開都已經讓人無法忍受,如今這都傳遍了京師,這親還能結嗎?而且關鍵是如今季振元與沈皓他們已成水火之勢,這李固是沈皓的手下,如今夾在中間不已成了夾心餅?

李夫人騰地站起身來:「沒想到那謝葳竟是這種人!謝榮竟是這樣的教女無方!枉我看走眼了,去請媒人來,我們要退婚!」

四葉胡同這邊還是一派安靜。

黃氏一向深居簡出,近來又與謝榮不甚和睦,因而更不想去打聽這些事,下人們也都知趣地不去提及。本來她並不知道這件事,可是當李家遣來的媒人上門,她就是再遲鈍也要問個因由了。

「不知道我們有什麼做的不周到的地方,竟使得李夫人這般看不上我們大姑娘,閣下說出來,我回頭也好教訓教訓!」

說起來他們李家也不是什麼大不了官戶,只怕見了謝榮的面還要先拱手叫聲大人,眼下這麼樣跑來退婚,這是當他們謝家好欺負么?本以為謝葳婚事從此落定,卻不想這李家又是這般不靠譜,黃氏又急又氣,說話難免重了。

這媒人卻因為謝葳鬧出的這事,來之前也頗受了李夫人幾句斥責,心裡正不舒坦,這裡見得黃氏又這麼說,當即就冷笑起來:「夫人這話可讓我為難了。令嬡跟魏家公子那點破事現在鬧得整個京師都知道了,都皇上都在過問,您如今反倒還來問我!

「依我說你們大姑娘也是該教訓教訓了,就這種德行,也難怪人家魏公子死都不肯要!」

媒人把話說完。立即扭屁股出了門去。

黃氏這裡卻被她幾句話捅得手腳發涼,心知這裡頭有蹊蹺,連忙把廊下戚嬤嬤喚來:「快去打聽打聽!怎麼回事!」

外頭鬧得沸沸揚揚,雖然季振元他們告的是魏彬。可是這種事難免女方受的影響大些,於是說起謝葳來是各種不堪,戚嬤嬤這裡卻是早就知道了,只是不忍心告訴黃氏母女,眼下見得逼到了眼眉上,便只好一五一十和盤托出。

黃氏聽完,頓時兩眼一黑就倒在了地上!

謝榮回到府里,天已經黑了,府里氣氛略有些緊張。

他站在門口,遲遲沒有進門。他越來越害怕回這個家了。他害怕面對黃氏,害怕面對謝葳。這些曾經都是他最疼愛的人,可是現在,他再說愛,已經不會有人相信了。

他想起黃氏那句話。你怎麼變成這個樣子了?

他也不知道,他並不想改變,他只想朝著他的目標一步步前進,可是在他前進的路上,有著這麼多的障礙。謝琬,魏彬,顧若明。如今又加上了個季振元——他對季振元也有恨,恨他的無情,恨他的冷漠,恨他的不留餘地,恨他把話說得那麼清晰!

你還沒有本事保護你的家人——這句話就像刀子,刺破了他的虛榮心。他本來以為自己可以有資格了。可是季振元告訴他,你還沒有。

他多麼恨這句話,這說明他還要努力地往上爬,還要犧牲更多的東西去交換他的未來!

可是他恨又能怎麼樣?沒有季振元,他什麼也不是。

朝中那麼多等著上位的官吏。他們不見得比他差多少,他不為季振元犧牲,自然有大把的人願意犧牲。

「老爺?您回來了?」

龐鑫走到門口,驚訝地道。「太太暈過去了。」

謝榮抬起頭來,暈過去了……是知道真相了吧?

他把馬鞭遞給龐鑫,緩緩地進了二門。

進了二門,看了人影綽綽的正院片刻,才能抬腿進院門。

丫鬟婆子見著他回來了,紛紛向坐在花廳的王氏通報。

王氏迎出來,迎面道:「怎麼會發生這種事?」語意里有幾分急迫,但更多的,是一種莫明的高亢。是暗喜吧?黃氏病倒了,她就可以在家裡指手劃腳了。謝榮想。他這位母親,從小對他的關愛就沒有謝宏多,到了眼下,也還是捨不得給出一點點真心。

他沒有享受到過母愛。他跟謝騰一樣,都是被母親拋下的孩子。

可是謝騰至少不像他,要看著自己的母親偏心別的兒子,他不會知道那種因為得不到這種本該擁有的親情而產生的自卑,得不到母愛,他只好祈求父愛,於是他努力地向上,努力地攀爬,終於得到了謝啟功的全部關愛。

可是謝啟功死了。

而偏心謝宏的王氏,到了這個時候,卻又一心想要跟著他享福。

他真心看不起她,這就是個鼠目寸光的村婦。

他給予謝葳謝芸無限的疼愛,是為了彌補自己在親情上的不平衡,他希望他的兒女是能夠有安全感的。

可是,現在,他把這一切都毀了。

「老爺,太太醒了。」

不知道什麼時候,他走到了黃氏門前,戚嬤嬤紅著眼眶在跟他說話。

他推開門,黃氏坐在床頭。原本秀雅的一張臉,一下子像老了十歲。

「你來幹什麼!」

黃氏見到他,立即坐起來,雙眼圓瞪著,像是看著個宿世的仇人。「你給我滾!滾!」

她歇斯底里的大叫著,掀被跳下床,拿起桌的茶杯往他砸過來。

謝榮避也不避,茶杯接而連三砸到他身上臉上,終於在額角砸出個血洞,疼得他不由自主後退了半步。

黃氏看著順著他額角流下的血,並沒有像往常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