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大妝 >188計策

188計策 (1/2)

小說名稱《大妝》 作者:青銅穗  更新時間:2014-09-09 11:53  字數:3370

謝琬緊擰著雙眉坐下來。

她倒是想過季振元他們會捏造些什麼罪證來攻擊魏彬,可讓她萬萬沒想到的卻是借的這件事!因為此事連清河本地知道的都不算太多,魏謝兩邊也都會守口如瓶,那麼京師又有誰會知道呢?謝榮雖然權欲薰心,但讓他自己主動把這事抖落出來是不可能的,因為此事嚷開,對他來說並沒有好處。

她這裡正琢磨著,錢壯忽然大步進來:「姑娘!殷公子和龐先生他們來了!」

謝琬站起來,就見一身戎裝的殷昱已率著龐白公孫柳等人大步進了來。

自從上回在後巷裡見過,兩人就沒有再見過面,此時謝琬陡然見到他,就不免有些怔忡。

殷昱走進來,先看了眼她,然後才沖謝琅端謹的拱了拱手,說道:「朝中的事想必大家都知道了。」

謝琅這也是頭一回與恢復了身份的他見面,眼下突然到訪,不免有些愕然。半日才回了一禮,說道:「剛剛收到消息。」

到了這會兒,謝琬也顧不上去理會兩人私下裡那點事了,知道他這是從碼頭趕回來的,遂引了他們坐下,大大方方說道:「如今朝上怎樣了?季振元他們成功的機率有多大?」此事決定權在皇上手裡,殷昱畢竟在宮裡長大,皇上對此的態度他是最有資格估摸的。

殷昱道:「皇上甚重官員私德,如果證據確鑿,那季振元他們推張西平入閣的成功率可以有九成九。雖然謝榮同時被連累,可他同時也是苦主,這事反而有可能會在皇上面前贏得同情分。

「不過據我所知,這件事並不是謝榮自己捅出來的,而是他的同門大理寺少卿顧若明。顧若明此人心胸狹隘,見不得謝榮受季振元重視,於是借著身在大理寺之便,遣人去清河查得了此事,意料之外引出魏彬。他所帶出的證人,則是你們分家之後從謝府遣退出來的家僕。」

謝琬聽到這裡,竟是什麼都明白了,原來這事竟是出於他們鬧內訌。

但不得不說,顧若明這一招真是一石雙鳥,既鬥倒了魏彬,贏得了季振元的讚賞,同時又重重給了謝榮一擊,此次事情鬧出之後,謝葳的閨譽也就全完了,即使往後他能夠登閣拜相,謝葳也成了他人生中的一個抹不去的污點。

不過這些都是後話,眼下她該做的,是怎麼扭轉眼前的困局。

此事她知道魏彬是吃了個啞巴虧,可是顧若明那邊有證人證詞,她如果要壓倒對方,就只能想辦法替魏彬洗清冤屈,把事實向皇上如實地陳述出來。

她自己倒是可以作證,可是皇上會相信她嗎?而且她身為謝榮的侄女,卻這樣當眾拆謝榮的台,皇上可不是當初魏彬,這件事對他沒有什麼利害關係,是很難打動的。於是這樣做的結果,很可能就是背個莫明其妙的罪名,受到斥責回來。

而就算眼下還有居在京中的王氏和謝棋,要說動她們也是件極難的事。

王氏雖然蠢,但該怎麼做才對她有利她還是知道的,這件事無論怎麼樣,她只要站在魏彬這邊,莫說黃氏和謝葳,就是謝榮也絕不會再容於她。而謝棋雖然有可能倒戈,但她的話並沒有說服力,就算到了御前,皇上也不定會相信。何況,謝宏他們如今都要仰仗謝榮,謝棋也不會這麼做。

垂頭沉思了片刻,她說道:「看來眼下,咱們也只能先從張西平這邊下手了。」

說著她看向殷昱,殷昱道:「我就是過來商議此事的。」

謝琅忙道:「如何下手?」

殷昱道:「很簡單,既然魏大人能被他們捉到把柄,而我們現在一時之間也沒有很好的辦法為他洗清,那麼張西平在為任這麼多年,一定也有違紀的地方存在。我讓人去查過,張西平在西北任上曾經貪墨過一筆十萬兩銀的物資,這件事被當時的季振元出面壓下。如今季振元那邊我們雖然告不了他,但是卻很可以把張西平貪墨的事捅給皇上。

「魏大人好在除了這件事外,並沒有別的什麼,而張西平外放這麼多年,肯定很多劣跡。他們若是不依不饒,我們可以不斷地搜集羅舉。季振元他們為了不至於漏子越捅越大,一定會有所收斂。」

謝琅沉吟點頭,又道:「可是就算這樣,也不見得會打垮他,我們最主要的還是要幫魏大人入閣。」

「不錯。」殷昱站起來,「所以我們需要雙管齊下。杜岑府上辦宴那夜,我在碼頭髮現了一個神秘人。雖然沒有確鑿證據證明他的身份,但是如今大理寺如今已經把案子查到了工部,不管這個人是不是工部的,眼下我們都可以借來作作文章。

「我們可以讓靳大人在這個時候上道摺子,告工部尚書張楊與工部侍郎鄭鐸與漕幫勾結,然後請他們提駱七審問,如此一來不但借了大理寺的手審問了駱七,更可以在這個時候使得張閣老也沾染上一身灰。季振元不可能不掉回頭去護張楊和鄭鐸,如此一來,他們那邊便會亂了陣腳。」

謝琬點頭,再接著他的話說道:「然後我們最好再去找找顧若明,顧若明既然能拿這件事出來打壓謝榮,自然是恨不得踢走他。而他這麼樣做下這事之後,也知道謝榮日後必會報復。既然如此,我們就可以在他身上下功夫,趁機說服他倒戈。

「當然,他不會那麼輕易地聽從我們的,但是,如果我們跟他說,魏彬入了閣,那參張揚和鄭鐸的本子就可以從此沒有下文,張西平那邊也不會再有別的什麼漏子捅出來,想來他也不會拒絕。

「等到他出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