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大妝 >181擁有

181擁有 (1/2)

小說名稱《大妝》 作者:青銅穗  更新時間:2014-09-07 13:56  字數:3435

可是護國公夫人準備給殷昱議親的消息就在這個時候傳來。

「如今街頭巷尾在議論說,護國公夫人準備要為殷公擇親,條件是三品以上官戶女子,各項要求還都挺高的,估計比選太孫妃也松不到哪裡去。」

一大早,邢珠進來告訴了她這消息。

邢珠自打那日陪著謝琬去了趟殷府,如今每每聽到有關殷昱的消息,都會自動進來告訴她。

謝琬捧著茶怔了怔,心裡忽然有股澀澀的感覺。

他要議親了,那他上次說的那件事——

「姑娘!殷昱在後巷裡等你,他說要見你。」

正在五味雜陳之間,玉雪忽然急匆匆跑進來,雙眼裡有著異樣的亮光。這些日子她身邊這些人都有些奇怪了,為什麼提到殷昱就個個都這麼興奮?

她扭過頭去,撿起反扣在桌上的書來,說道:「不去。」

「姑娘。」玉雪走近了些,傾下身道:「你就去吧。錢壯發現殷公子都來過好幾趟了。今兒你不去他不會走的。」

謝琬的臉有點發熱,但是她仍然端莊地翻著書,彷彿什麼也聽不見。

玉雪跟邢珠挑眉,邢珠不知跟她打著什麼眼色。

謝琬臉上的熱都傳到了耳朵,終於她把書放下來,站起身,平靜地道:「在哪兒啊?」

玉雪連忙跳起來:「就在後巷!姑娘隨我來。」

謝琬無語地跟上去。

很快到了後巷,這裡是兩棟宅子之間的夾巷,平日里基本沒有人來往。

才出了角門,就見對面高牆底下站著殷昱。

她頓了下,走過去,笑道:「找我有什麼事啊?」

他咳嗽著,說道:「沒事,就是今兒正好休沐,過來轉轉。」

按照玉雪所說,護國公夫人最近請了汝陽王妃給他說媒,而且說的都是高官家的閨秀,可是面前這位殷公子似乎並不大熱衷,呆在碼頭近一個月都沒有回城。

她抬頭看了看他,然後回頭看了眼門檻,把手上的團扇墊在門檻上,拂裙坐下來。

巷子里十分安靜,就連玉雪她們也縮進了門內。她覺得她們有些多此一舉,她又不準備跟他說什麼悄悄話,再說從前她也經常跟他還有錢壯他們單獨說話,從來也沒有人覺得這樣有什麼

她信手從旁邊磚縫裡長出來的一根小槐樹苗擷了根樹葉在手裡把玩,抬頭道:「要不要坐坐?」

他那麼高,她老是得仰頭說話挺累的。而這門檻很寬,坐上三五個人都沒問題。

殷昱在她側首坐下來,忽然從懷裡摸出一隻金燦燦的雕著各種繁複花樣的鐲子,上面鑲著五彩八寶,十分漂亮,而且式樣有些古樸。

「我這裡有個鐲子,你試試。」

他輕聲地道,聲音雖低,但是在靜謐的長巷裡又顯得像是就在耳邊一樣清晰。

謝琬怔了怔,「讓我試?」

「嗯。」他點著頭,不由分說,把她的手拿過來,把鐲子套進來。端詳了兩眼,又滿意地把她的手放回她膝上。然後他唇角翹起看著天空,慢悠悠道:「我覺得挺好看的。送給你了。」

謝琬完全摸不著頭腦了,「為什麼?」

男女授受不親……

「因為,胡沁今早上觀過星象,然後又看了我的手相,說我今天必須要送件家傳寶物出去,我這輩子才能找到個能夠白首到老的妻子。」他似笑非笑地說完,然後把頭轉過來,目光在略暗的巷子里忽然顯得更為幽深,「我挺想有個能跟我白首到老的妻子的。」

謝琬心裡像是突然有個大火球燃燒起來了,一下子熱遍了全身。

「不,我不能要。」

雖然她幾乎就要淹沒在那雙眼眸里,可是理智告訴她,這鐲子的份量不是她能夠承受得起的。

她伸手要把它褪下來,他忽然伸出手將她摁住,說道:「這只是個鐲子而已,平時挺大方的,怎麼這會兒又這麼小家子氣了?你就當是看在朋友的份上幫我個忙,幫我戴幾個月,到時我找到媳婦兒你再還給我就是了。」

謝琬停住了。

「真的只是幫忙?」她疑惑地看住他。印象中他沒騙過她什麼,就連他身份,也是在適當的時候主動告訴了她,可眼下她怎麼就有種被狐狸盯上的感覺?

「當然。」他面色凝重,重重地點頭。

謝琬這才半信半疑地把手放下來。

只是個鐲子而已,戴戴應該沒事吧?他一個做過皇位接班人的人,自小慣於一言九鼎,總不至於來騙她,再說他眼下也確實蠻需要個妻族做幫手的,她知道他身邊那個胡沁是前任欽天監的兒子,對天文易經都有研究,也許他說是真的也不一定……唉,反正他說只戴幾個月,那就且戴著吧。

可是,為什麼一想到這樣做是為了幫他早日娶到媳婦兒,她心裡又有點不那麼好受呢?

她眉頭時緊時舒,在巷子里刮過的幽風裡像河邊弱柳一樣,透著讓人想要呵護的氣息。

殷昱的目光也柔和得像這場風。

他沒有想到要去破壞這一切,在護國公府傳來太子妃的准音之前,他還得沉住氣。雖然強勢能讓他更快地達到目的,可他要的不是佔有,而是擁有,他知道她需要時間接受,而他也同樣需要時間來替她去除未來一些能夠預料到的意外。

清幽的長巷裡,兩個人並排坐在門檻上,如此的不說話,氣氛卻如陳年老酒一般餘味不盡。幽靜的曲巷彷彿將歲月也拉得老長,讓人情願這樣的無語相依。

謝琬這裡把李峻的帖子壓下之後,自然再不會去翻起,而那邊廂李峻的母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