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大妝 >180娶妻

180娶妻 (1/2)

小說名稱《大妝》 作者:青銅穗  更新時間:2014-09-07 08:03  字數:3297

自打殷昱回來,護國公府的氣氛總算急轉直上了,這件事不必掛慮,便連漕運的案子也不算什麼了。因為殷昱才是聯繫著殷霍兩家的紐帶,沒了他,霍家接下來還真不知道會往哪個方向走。

霍老夫人這段時間也總算有了心情跟媳婦孫女一起抹骨牌。這裡正贏了把錢,跟前的丫鬟薔薇就走進來道:「老夫人,殷公子回府來了。」

因為殷昱幼時也常住府里,所以上下都把殷昱的到訪視作為「回府」。

殷昱進了花廳,霍老夫人正從牌桌上撤下來,端正坐在矮榻上,三夫人秦氏和大姑娘霍茵四姑娘霍蓉均垂手恭立在一。不過雖然姿勢恭謹,神情卻十分輕鬆,都在笑望著他。而且兩位姑娘看著都已有十一二歲,看見殷昱進來也沒有刻意迴避。

殷昱上前見了禮,便坐在霍老夫人下首問道:「外祖母這向可好?」

霍老夫人招手讓秦氏等人也坐下來,然後笑著回應殷昱:「我有什麼不好的?你平安無事,我這顆心就落到肚子里了。」說著她細細地端詳著他,然後皺眉道:「怎麼黑了這麼多?近來碼頭上事務很忙?還有這衣服——」

她頗有些吃驚地看向他。雖然稱不上多麼黑,但是的確也沒有原來白。那衣領倒也乾淨,只是倒有一半卷進了上層的衣領里,雖然這對一般人來說沒什麼,可是相對於殷昱,一個從小到大任何時候著裝上都沒有過絲毫的紕漏的人來說,那就太不正常了!

當然,流亡在外的那段日子除外,可眼下他是流亡嗎?他如今是有著堂堂正正軍職的軍官!而且他還有那麼多的侍從,對了,前些日子她不是還讓人送了三十個丫鬟婆子過去嗎?這批人可都是請宮嬤嚴格訓練過的,他們是怎麼照顧他的?

霍老夫人想到這裡,一張臉頓時沉下來了。

「是不是丫鬟們侍候不周?」

殷昱道:「不是,我根本就不喜歡陌生女人碰我。所以根本沒讓她們侍候。」他老實地說。

霍老夫人驚道:「這麼說,這些日子都是你自己在打理起居?」居然一個丫鬟都不叫進去侍候,而且這麼久了都還沒有人回來告訴,當初她可真該多叮囑她們幾句。

「沒有人侍候,你一個人這怎麼行?」她從小就是錦繡堆里長大的,連衣服都沒自己穿過一件,從來沒想像過她身邊這些人要象平民家裡一樣需要自己動手過日子,可是偏沒想到她這宮裡出來的外孫竟然如今落到要自己伸手的地步,這豈能不令她心酸?

「是啊,昱兒也覺得很煩惱。」殷昱笑著道,「武魁他們實在手粗了,總是顧著這個又失了那個,讓人氣惱得很。」說是氣惱,卻是沒看出來真有什麼氣惱的樣子。

霍老夫人嘆了口氣。

秦氏從旁笑道:「依我看,公子是該娶個媳婦了。」

對啊,他是不喜歡陌生女人近前侍候,可自己的妻子總不會也不讓近身吧?不過這也說不準,畢竟他從小到大被嚴格教養,自律又極嚴,到如今還是童子之身啊。萬一——不,沒有萬一,只要成了親,陌生人自然也就變成熟人了!

秦氏這話,真是一語驚醒夢中人,霍老夫人兩眼頓時就亮起來了。她笑微微看著殷昱,「宮裡規矩多,難為你這孩子還記得這麼講究,那外孫母給你說門親事好不好?等你有了妻子,讓妻子照顧你,自然比丫鬟和侍衛妥當多了。」

殷昱同樣笑微微地看著她,「外祖母的提議很是,昱兒竟從沒想到這層。」

霍老夫人呵呵笑起來,秦氏也笑起來,姑娘們捂著嘴,吃吃笑得很歡樂。霍老夫人道:「既然如此,那原先與沈家的事情就不能再提了。你問你,後來可還有瞧中了哪家姑娘沒有?若是家裡門第相當,倒也可以考慮。」

殷昱認真的道:「孫兒幼承庭訓,連女眷都沒見過幾個,更不敢存心去看人家姑娘。」

霍老夫人與秦氏交換了個滿意的眼神,正要說話,殷昱卻又道:「不過外祖母如果能夠替昱兒知會下母親,就說昱兒想要成家了,能夠得到他的祝福,那是更好。」

霍老夫人肅然:「這是當然,你就算出了宗室,也還是你母親的孩子,這件事自然要提前問過她的意見才能行事。」她嘆了口氣,「你想得很周到,竟是我魯莽了。回頭等我與你母親議議,聽聽她的意思,再給你挑門好親事!」

殷昱含笑點頭,簡短地回了句:「那麼煩請外祖母代向母親問安。回頭母親那邊有了准信,再請外祖母派人告訴我一聲。」

說完他站起身來,「我是來找外祖父一道去拜訪段閣老的,就不多留了。」

霍老夫人連忙讓人帶著他過去。

這裡看著他走了,秦氏卻又嘆著與婆婆道:「實則是早就該議這層了,如果還在宮裡,這會兒只怕都已經大婚了。誰知道竟出了這樣的事。」

「這就叫世事無常。」霍老夫人目光深深望著門外。

時間進入七月,隨著炎夏的漸漸離去,杜閣老正式告老的消息從宮中傳來。而杜岑在退任之前果然上書皇上請命季振元為首輔,段仲明則請命沈皓。

雖然兩方都心知肚明知道段仲明沈皓與季振元一黨不大對付,可那也畢竟是私底下的事情,像如今這麼樣公開唱反調,還是有史以為頭一遭。於是據說在朝堂上兩方人馬都開始了據理力爭,段仲明這邊雖然人數略少,但聲勢卻極盛,目前朝議尚未有定論。

謝琅對於段仲明忽然間明確了態度有著疑慮,因為季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