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大妝 >179姻緣

179姻緣 (1/2)

小說名稱《大妝》 作者:青銅穗  更新時間:2014-09-06 19:54  字數:3383

魏夫人笑道:「我是早就覺得這孩子不錯。雖然出身不及頭三個媳婦,可是依我們暹兒的情況看來,找個門第高的也未必合適。倒是像琬丫頭這種有能力輔佐丈夫的為好。」

魏彬笑道:「那你還猶豫什麼?」

魏夫人斜睨他:「這提親的事不都是公公去嘛?」

魏彬捋須大笑起來。

魏暹打旁邊經過,聽見笑聲把頭探了進來。

魏夫人道:「鬼鬼祟祟地做什麼?有話就進來說?」

魏暹進來了。魏夫人見他衣飾齊整,手裡還拿著馬鞭,於是道:「你這是上哪去?」

魏暹道:「靳二哥約我去河堤跑馬。」

魏彬道:「是靳御史家的公子?」

「正是。」魏暹點頭。

魏彬神色緩和了。「去吧。」

隔日魏彬便到了謝府拜訪齊嵩。正好謝琅也在,魏彬說了兩句官場之事便就與謝琅道:「聽說令妹近來也在議婚,不知議定了不曾?」

謝琅還以為他是想從謝琬對婚事的選擇中判斷又能拉到什麼人,連忙道:「還未曾。舍妹還未曾及笄,再斟酌斟酌倒也無妨。」

魏彬嗯了聲,卻咳嗽著道:「說起來我們家魏暹倒也到了婚配之齡。」

謝琅聽見這話,立時就往魏彬臉上看過來。如今的他可不是從前的他了,魏彬上句話在說謝琬,下句話便扯到了魏暹,這裡頭要沒有別的意思打死他都不信!

魏暹倒是個正派人,性子溫和,人也上進,關鍵是跟琬琬也算半個青梅竹馬,魏家又是這樣的人家,一旦這次他們相助魏彬進了內閣,那魏家地位又更是不同以往了。可是他覺得魏暹再好也不行,有了原先任雋那次他看走了眼,他就再也不敢在妹妹的婚事上掉以輕心了。

當然,魏暹不是任雋,不過,也還得謝琬同意不是嗎?謝琬都跟魏暹認識這麼多年了,若是對他有意,自然早就讓人看得出來。可是來京重逢之後,謝琬不但面見他時從無半點兒女態,每次更是落落大方地與他保持著安全距離,可見是沒這個心思的了。

想到這裡,他就笑了笑,說道:「大人說的是啊,夢秋修養學問都好,來日自會有段好姻緣。」

魏彬原以為謝琅在清河時那般單純老實,如今聽見他這話,很該順著話頭往下扯才是,哪知他如今肚子里竟也有了彎彎繞,這話回得豈不得於沒表態么?

那不表態又會是什麼意思?

魏彬忽然捉摸不透了,這老實人一旦使起花花腸子來,真是比一般人更難對付。

不過這事不急,回去與夫人商量了再說,自然又說起正事。

謝琅這邊廂送走了魏彬,立馬就去到謝琬院里,把這事告訴了她。

謝琬雖然知道魏夫人對她寬厚,卻沒想到他們竟然也向她提親的意思,可是就算她現在漸漸把家務事移交給謝琅,準備轉為背後幫助謝琅走向更加成熟,不用再擔心婚後還要拋頭露面與外人周旋的事情,她也不能嫁給魏暹啊!她一直把魏暹當弟弟,兩人是不可能心心相印的。

「那我不管,這事哥哥得幫我擋了。」她噘著嘴說道,少女的嬌憨頓時出來了。

謝琅一看她這模樣心就軟得跟豆腐似的了,當下道:「好,這事哥哥幫你搞定。不過,表嬸這回說的那李郎中的公子,你覺得如何?」

謝琬心下一頓,白眼看他,「哥哥還是先把嫂子娶回來再說吧。」

四葉胡同這邊,謝葳進了正院,見母親拿著一張帖子左看右看,臉上有著久違的笑容,便就上前道:「母親看見什麼了,這麼高興?」

黃氏揚揚帖子,說道:「方才官媒來說,戶部郎中李固的長子李峻正準備議婚,我看了下這李公子的名貼,竟是個有真才學的才俊,而且祖上因為曾作過皇商,所以祖產豐厚,還有這李固也常受沈閣老嘉獎,將來也是挺有前途的,我看著倒也不差。」

謝葳看了眼那帖子,然後放下來,「母親作主便是,女兒都聽母親的。」

黃氏倒有些詫異了,想她從前高不成低不就地一心想嫁高官門第,所以拖到現在,這回這李峻不過是個郎中之子,她竟然二話不說同意了?怕她是抱著破罐子破摔的態度,於是道:「你要是沒看中,我改日再讓官媒過來便是。犯不著自己心裡憋著。」

謝葳卻笑了笑,說道:「母親多慮了,我沒有什麼好憋著的。

「如今沈閣老並沒與季振元站在一陣線,既然李奉在沈閣老手下當差,又屢受沈閣老好評。可見提拔上去也是指日可待的事。李峻作為李奉的長子,在家裡說話自然有會一定份量。就是沒有,我嫁出去也會讓他變得有份量。到時候覷機勸得李奉追隨季閣老一道,也不失為一種好處。」

她原先是抱著要高嫁的目的不錯,可是自從在杜府里受過魏彬和謝琬一回羞辱,她便不再這麼想了。這次她們是羞辱她沒有教養,到下一次指不定就會拿她的婚事大做文章,現在婚事兩個字已經成了壓在她頭上的巨石,她必須先把這塊巨石揭掉,才能夠理直氣壯地對付謝琬。

李峻雖然還不夠她理想中那麼完美,不過有個身在六部之中油水最肥渥的戶部當差的父親,而且祖財也十分豐厚,於是相較於她目前的身份,其實也沒有那麼差。有錢也是好事,謝琬不就是仗著有幾個錢,才能把王氏母子斗得五腦七傷么?

黃氏倒真沒她想得那麼深,也不知道她心裡想什麼,看她目光雖然冷冽但臉色平靜,便就笑道:「看來這還真成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