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大妝 >178別嫁

178別嫁 (1/2)

小說名稱《大妝》 作者:青銅穗  更新時間:2014-09-06 16:05  字數:3479

殷昱回過頭來,看到她時目光里有星光閃過,但轉瞬就消失在他幽深的瞳孔里。「這麼巧?」他拿著兩顆生板栗在手裡,好像很悠閑的樣子,然後看了下四周,說道:「你怎麼跑出來了?」

謝琬笑了笑,站在他旁邊,也拿起兩顆攤主老婆婆簍子里的栗子來,說道:「我也來買栗子。」

因為整條胡同都是住戶,所以沒有什麼人經過。但是殷昱還是不經意地往她身後挪了挪。從他寬闊的後背看過去,她被人瞧見臉的機會就大大減少了。

謝琬並不覺,仍在認真地看老婆婆炒栗子。從前殷昱還是霍珧的時候,她出門在外他也總是這樣站在她身後護著,她並不感到眼下有什麼不同。

殷昱垂眸看著她的烏髮和雪肌,目光氤氳,像古井泛波。

初夏的清風柔柔地吹過來,她的碎發隨風輕動,婀娜得像她行走時的身姿。

殷昱的眼神愈發幽遠,唇角卻噙著一絲安然。

「好了,這是你的。」

謝琬轉過身來,遞過一包栗子給他,然後去接另一包。她把紙包捧在手裡,並不吃,而是望著他道:「你怎麼會在這裡?找我?」

「怎麼可能?」殷昱很迅速地否認,然後看著天際,「我只是剛好路過。」

謝琬想了想,笑道:「猜你也不可能來找我。」

然後她繞過他,舉步進了府。

「哎。」

殷昱忽然在後面喊。

謝琬在門檻內回過頭來。他頓了頓,說道:「我有點事想跟你說,方不方便上我那裡一趟。」

謝琬回頭看了眼門內,馬車還停在大槐樹下。

哥哥這會兒應該還不知道她回了來,既然是關乎於碼頭上的事,必然是要緊事。殷府的人都是殷昱自己的人,他們不會往外亂傳的。

她點點頭,讓錢壯重又套了馬車。

很快到了殷府。居然走的是直接進正院的角門。

殷昱引著她進了正廳,正廳四面都有門口通向別處,因此四處都有人看得見屋內。簾櫳下點的是熟悉的沉水香,邢珠他們站在門口。既不打擾他們說話,也能及時地聽到召喚。

謝琬道:「什麼事?」

熟悉的人面前說話的好處就是,根本用不著那些客套。

殷昱順口道:「就是漕運的事。」

謝琬點點頭,認真地道:「你在碼頭上發現的疑跡上次公孫先生已經跟我說過了,這次是不是又有什麼新的發現?」她順手拿起紙包里的栗子來,但是發現這府里居然連個幫剝皮的丫鬟都沒有,便只好自己動手。

殷昱從她手裡把栗子接過去,一面剝一面道:「那人從那之後再也沒來過,但是這也顯得更加可疑。既然公孫柳都把話跟你說明白了,那麼總而言之。我覺得那個人跟印章的主人很有關係。但是我決定暫不打草驚蛇,先等內閣這事平定了再說。」

「這案子大理寺查到什麼程度了?」謝琬道。

「昨日得到的消息,已經查到了工部頭上。因為工部曾經有人見過這枚印,但是因為時間相隔得久,要證據已經很難拿到了。」殷昱將剝好的栗子推到她面前。「工部尚書張揚與季振元交好,工部侍郎則是鄭側妃的父親鄭鐸。眼下印出現在工部,所有人幾乎第一時間就把注意力放到了鄭家頭上。」

謝琬點頭道:「若是這樣想,那也沒錯。如果說這個人是鄭家的人,那麼鄭家參與斂財的動機很明確,他們肯定是為了向殷曜提供資助所以才會這樣做,而且他們也具有這樣的實力跟漕幫合作。——漕幫里沒有人招出來嗎?」

「嚴刑逼供也沒有用。」殷昱道。「可是越是這樣,我越是覺得此事不簡單。因為線索都太明顯了,而且根據線索推理起來也十分成立。牽涉到幾十萬兩銀子的案子,哪裡會這麼容易把線索暴露在人眼前?」

「你覺得這不是鄭側妃他們的手筆?」謝琬有些意外。

她承認他反推得有道理,可是這畢竟也只是懷疑。

殷昱點點頭,「我一直沒告訴你。其實我懷疑除了霍家和鄭家以外,朝廷里可能還潛藏著第三股勢力。這股勢力就是在清苑州的時候意圖暗殺我的那伙人。」

謝琬頭次聽他主動說起自己的事,頓時凝神。

「當初被廢之後我住在東宮外的一座小宅子里,明面上是個行動自由的普通庶民,實際上暗中許多人在監視我。這其中有乾清宮的人。東宮的人,護國公府的人,還有鄭家的人,這些我都清楚。可是此外,我發現還有些人在盯著我。

「這些人的來歷不明使我起了戒備心。這種情況下,就算護國公府會護著我,可我也終究容易被人鑽了空子。所以我就逃出了京師。

「我去清苑州是想去清河縣,清河與清苑交界的村莊里,曾經有我去東海之前留下的幾個人。我必須找到他們才能聯絡到我的暗衛,就在清苑州我準備去找他們的時候,我發現有人跟著我來了。於是我引了他們到山路上,準備趁機瞧瞧他們的武功來歷,沒想到被路過的你救了。」

他端起杯子喝了口水。

謝琬卻沉浸在回憶里,說道:「這麼說,其實你當時並不是真的被他們制住了?」

他炯炯望著她,「我要是這麼容易被拿住,早死了千百遍了。」說完他目光卻又莫名地溫柔起來。

謝琬把目光側開一點,說道:「那你中的麻藥也是假的?」

「那倒不是。」他搖頭道,「麻藥是我在錢壯救我時自己服的。因為我必須要保持清醒才能判斷局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