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大妝 >176尊嚴(100粉紅+)

176尊嚴(100粉紅+) (1/2)

小說名稱《大妝》 作者:青銅穗  更新時間:2014-09-06 10:15  字數:3397

「所以,新添的這個人,得由咱們的人推舉上來,這樣便能取得壓倒性勝利。」

就在他垂頭沉默之間,季振元又這樣說道。

這時候郭興說道:「晚生覺得,這個人莫若推詹事府的人出來最好。一來本就是東宮的人,皇上考慮將來太子繼位要用人才,也會容易通過,二來來自東宮,也很容易把控局面。」

郭興一向與謝榮走得近,他出面替謝榮找場子也是正常。但是他這番話卻也在理,於是紛紛有人點頭附和。

季振元捋須望著謝榮:「微平對此有什麼看法?」

謝榮連忙直了直腰,恭謹地說道:「學生覺得,詹事府的人雖然合適,但也未免太過張揚,容易引起太子殿下的猜忌。」

他自然希望是提拔詹事府的人上去,這樣一來詹事府上頭就空出了一個位子,而他便是最有可能接手這個位子的人。

季振元點頭,忽然道:「你們都下去吧,微平留下。」

郭興等人陸續起身出門。

顧若明看了眼謝榮,隨在郭興之後出來。

季振元等屋裡人走盡,忽然拍拍謝榮的肩膀,示意他坐下。

然後道:「我已經想好了,推薦陝西巡撫張西平上任。原先的兵部侍郎劉永德調去地方任巡撫。而你,則從詹事府移到兵部任侍郎。這樣在六部之中輾轉兩個位子,混幾年資歷,再作出幾分成績來,再調你入內閣就順理成章了。」

「恩師!」

正在低落之中的謝榮陡然聽到這番話,頓時抑不住心血涌動,騰地站起來,然後彎腰深揖下去。

季振元和藹地道:「雖然近來有些事情你的確讓我不太滿意,但我對你仍是抱有大期望的,但是有些事該怎麼做,你應該知道。治國齊家平天下,家務事不處理好,不只是誤了大家的事,最重要的是毀了你自己的前程。」

「學生一定謹恩師的教誨!」

謝榮心潮澎湃,先前的沮喪一掃而空。他本以為因為漕運這件事,再加上有顧若明從旁挑撥生事,季振元一定對他深感失望,可沒想到,他不但沒放棄他,反而還替他把入閣的路程全都安排好了,他怎麼不因這個而激動!入閣拜相,離他已經不是很遙遠的事情了!

四葉胡同這邊,謝葳進到黃氏房裡來時,黃氏正拿著根釵子在鏡前出神。

謝葳走過去,「母親在想什麼?今兒不是林夫人的壽日么?母親怎麼還不讓人梳妝?」

黃氏把手上金釵丟進妝奩盒裡,說道:「我不想去。」

謝葳打量著黃氏臉色,只見眼眶紅紅地,便蹙眉道:「母親又哭了?」

黃氏站起來,背轉身。謝葳咬了咬唇,走到她面前,「母親好糊塗,父親正在前進的路上,母親這樣跟父親鬧彆扭,豈不等於拖他的後腿?

「其實去侍奉別的人,我心裡也屈辱,也十分不甘,可是不甘又怎樣?眼下我們不放低身段,就永遠只能看著人家高高在上。我們眼下雖然卑躬屈膝,但是將來卻可以揚眉吐氣傲視群官!韓信尚有胯下之辱,難道我們做為父親的家人,連這點也不能為他做嗎?」

黃氏看了她一眼,說道:「你跟你父親,還真是一個樣子。」

「那我該是什麼樣子?」

謝葳望著母親,「我知道母親一直只想與父親日夜廝守恩愛到老,可是他全力上進,想給家人更好的生活,不也是一種愛的表現嗎?父親這個時候需要我們,我們就應該挺身而上,竭盡所能幫助他實現夢想。至於所受的這些輕怠,等到我們有地位有身份了,自然就能夠討回來了。」

黃氏看著面前的女兒,好半天才迴轉身,坐在榻沿上。

「我不是不想幫助他實現夢想,我只是不明白,他為什麼要走上這麼一條罔顧尊嚴的道路?為什麼要使自己變得這樣狼狽不堪?他為什麼不能像別的人一樣,一步一個腳印,端端正正做出成績好往上爬?魏彬也是低階出來的,可是我相信魏彬的妻子就從來沒像我一樣替別的女眷端過茶遞過水。

「我從來不想拖他的後腿,我甚至也很期待他成功,可是我覺得,這條路走的也太沒有尊嚴了。」

謝葳挨著她坐下來,盯著地面看了半日,才看向她說道:「母親又何苦去跟別人比?尊嚴什麼的,等你比別人地位高了,自然就有了。」

黃氏扭頭過來,「你是這麼想的嗎?」

謝葳點頭,幽幽道:「我是這麼想的。」

「葳葳說的對,尊嚴這種東西,只有你比別人地位高了,才會擁有。」

正說著,門外傳來謝榮躊躕滿志的聲音,而後就見他快步走進,臉上洋溢著得意春風。

「父親。」

謝葳迎上前去,微笑接過他的外袍,走向外間。

黃氏站起來,卻是無話。

謝榮看了眼她,神色平靜了些,走到黃氏面前,他從腰間拿出枝鋶金華勝來,插進她的髮鬢上,端詳了一番,溫柔地望著她道:「回來時路過首飾鋪子,看著還不錯,就買下來了。襯你這件寶藍妝花襦衫,挺好看的。」

黃氏眼淚一滾哭出來。

謝榮伸手將她擁進懷裡,下巴抵住她額尖,說道:「聽我的,換好衣裳去赴宴。我知道這委屈了你。可是你相信我,總有一天我會把這些屈辱都幫你洗清回來的。季閣老已準備把我調進兵部接替劉永德的位置任侍郎,等我有了品級,你也成了正經的誥命夫人,就再也不會有人看輕你了。」

黃氏揪緊他的衣襟,閉眼哭得妝容全花。

片刻後黃氏終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