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大妝 >173婚事

173婚事 (1/2)

小說名稱《大妝》 作者:青銅穗  更新時間:2014-09-06 10:15  字數:3383

掌柜聽見她的話,背脊頓時有些冒汗。

他們姑娘經營手段這麼厲害,稼穡算術無一不通,他以為已經是獨一無二的了,沒想到私下裡她還要向大爺討教!不管謝琬說的是真的還是假的,她敬重哥哥是不爭的事實。

可是剛才他在做什麼?他在他敬如神明的二東家面前指手劃腳地跟大東家說話!

想到這裡他就渾身都不自在了,頓時把腰深深低下去。

謝琅因為才接手,這幾日便叫了這些掌柜的上門說話,他知道他們說的是對的,可是他們的態度也讓他這個好學謙和著稱的人感到無措。謝琬這麼樣給他台階下,他自然就順水推舟道:「不過是尋常算術不值什麼。」又想起她來只怕有事,便就與下方掌柜道:「你先回去,今日就到這裡。」

掌柜地連忙告辭走了。

謝琅搖頭嘆道:「多虧你解圍。」

謝琬安慰他:「哥哥才接手,遇到困難是正常的。下面人欺生也是尋常事,你莫要怕,也不要急,等到過段時間你熟悉了,他們自然不敢小覷你。」

謝琅笑道:「也只好這樣了。」又道:「你來有什麼事?」

謝琬沉吟道:「哥哥可還記得我身邊曾有個叫做霍珧的護衛?」

謝琅赧然:「怎會不記得。」

謝琬又道:「哥哥可曾想過他有可能是什麼人?」

謝琅正色起來。

盯著筆架默了片刻,他站起來,若有所思地道:「這個人雖然來歷不明,但是客觀點說,他的好教養卻是掩飾不住的。

「我記得他在頌園的時候,面對丫鬟們的示好一直都保持著一定距離。待人也還算親切。我看他行事作風並不魯莽,倒有幾分叱吒沙場的氣勢,又很有幾分寬容大度,他是什麼人我不知道,但有一點可以肯定的是,他不是什麼胡作非為的歹人。」

說到這裡他轉過身來,看著謝琬:「他是什麼人?」

謝琬微笑站起來,「他就是這陣子的風雲人物殷昱。」

旁邊椅子被踢得一響,謝琅驚住在那裡。

謝琬嘆了口氣,遂把殷昱有關的始末說清楚了。「之前沒告訴哥哥,是我還沒有打定主意,究竟該不該說。可是如今看起來,這個人對我們是利大於弊的。而細想之下其中之弊也是我們可以克服的。如今內閣重組在即,昨日魏夫人特意邀我去說話,我聽她的意思,應該是打算爭一爭這個位置了。

「雖然事實上他們也不得不爭,但由殷昱來做這個牽頭人,顯然更有說服力。魏彬如果進了內閣,我們就在斗垮謝榮的路上前進了一大步。也等於文武兩方我們都擁有了可以說話的人。像舅舅被罷免這樣的事,吏部就再也不敢胡亂來了。」

謝琅聽完她的話,已漸漸平靜下來。沉吟片刻,他說道:「你說的對。謝榮如今比我們強的地方就在於他已經進了朝堂,並且身後有個季振元,所以才會那麼輕易地把舅舅捋下來。」

謝琬點頭:「我也正是從這件事開始想到,如果再這樣單打獨鬥下去,那麼謝榮能夠罷免舅舅一次,也可以罷他兩次,何況還有趙貞靳永他們。只有把包括魏彬趙貞這些有利於我們的力量緊緊地凝聚在一起,我們才能夠擁有拿下謝榮的實力。」

如今季振元和殷曜倒是擰成了一股繩,而她這邊力量是有,可惜都是分散的。靳永他們雖然是站在謝榮的對立面,可是並不見得會幫著她去跟謝榮斗。所以需要一些東西把這些人都捆綁在一起,而這些東西,自然就是殷曜倒台之後的結果。

只要殷曜再也沒有了奪嫡的希望,失去目標的季振元他們才會變成一群散兵游勇,而那個時候,自然也就是殷昱帶著這些人上的時候了。靳永那麼精明,會不知道跟著殷昱會比自己獨自鑽營來得更有保障嗎?

「那你需要我做什麼。」謝琅道。

謝琬不會平白無故跟他說起這些事,除了跟他分析情況,他能猜得到她有事派給他。

謝琬對哥哥的反應並不意外,因為最近他很多時候都能夠明白她的想法,她望著他,嘆道:「哥哥是我們家的當家人,我覺得到了眼下,很多事情也該你出面去做了。這次魏夫人的表態代表著他們願意與我們以及殷昱結成聯盟,雖然魏家還沒有正式消息傳來,但我們不能不事先做好準備。

「不管他們最終怎麼決定,你都要把靳永和趙貞這些早就屬於我們的力量以你的名義繼續聯合起來。我終歸是個女子,在男人們面前號召力有限,而且如今年歲也大了,好多地方不能再去。這些年我雖然維持了他們對我的信任,可不代表永遠會如此。所以眼下,也是該交到你手上的時候了。」

謝琅點點頭,說道:「我明白了。接下來我應該去靳府趙府出面拜訪,然後儘可能地藉助他們的力量擴展人脈。雖然我尚無官職,但是靳永是我的表叔,有著這層關係,我也能夠隨著他接觸到官場中人。」樣我不但可以學到更多,同時也能更快地把這些力量攏聚起來。」

「不錯。」謝琬笑著點頭,「除此之外,魏彬對你一直印象不錯,而且這次雖然舅舅的事魏大人沒有幫上忙,可是心意卻到了。眼下你就可以借著致謝的名義進行拜訪。有些事,終歸還是男人與男人說起來方便,拜訪的途中說什麼就看哥哥把握了。」

謝琅聽著,目光里漸漸變得堅定,他再次點頭,起身道:「你說的很對!我正該這麼做了。」說完又望著她嘆道:「一晃你又十五了,眼下也要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