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大妝 >172高低

172高低 (1/2)

小說名稱《大妝》 作者:青銅穗  更新時間:2014-09-04 20:10  字數:3547

看了一齣戲,謝琬借口去凈手,在半路上交待顧杏,「你去四處打聽打聽,這杜婁兩家的婚事是怎麼回事?最好去找府里下人們打聽,他們手上往往有真相。如果有人問起,你就說找不到我了,然後請他們幫著找就是。」

顧杏點頭,等她去了凈房,便就出來了。

謝琬回到戲園子,徐夫人他們已經被別的相熟的女客請走抹牌了。魏夫人招手讓她坐在身旁,問道:「怎麼去了這麼久?」

她說道:「顧杏不知道上哪兒了,我找了一圈沒找著。」

魏夫人道:「橫豎在這府里,不打緊,知道你我在這裡,回頭會找來的。」

謝琬點頭。

魏夫人又道:「是了,先前忘了問你,你跟殷昱是怎麼相識的?」

謝琬心裡一頓,望著她道:「他曾經在清苑的時候,我哥哥因故幫了他一回,後來進京就聯繫上了。」

魏夫人見她的目光里無波無瀾,不閃不躲,滿意地點了點頭。然後將面前的瓜果往她面前推了推,笑道:「這哈密瓜是西域來的,很香脆,你嘗嘗!」

她們坐的是摟上西面的雅座,北面正面坐的是護國公夫人以及宗室女眷們,東面是幾位閣老夫人的坐處。

謝葳和黃氏此時也在季夫人所在的包廂,不過因為座位只有八個,基本上都被季府的夫人小姐們包統,所以她們與季振元手下別的門生的內眷一樣,都只能站在一旁服侍。

這實在是沒有過的待遇。想起從前在清河,哪處沒有她們的坐處?

但是又不能不在此,不在此,那在季府面前露臉的機會就平白給被人搶去了。所以不管怎麼樣,黃氏得忘了自己曾經是清河縣裡受尊敬的三夫人,拉下臉面來給季家老小執壺倒茶,謝葳也得忘了自己是心高氣傲的謝家大姑娘。要給季府的姑娘們點戲遞本子。

謝葳覺得心裡很屈辱。

她抬眼望過去,對面被魏夫人拉著坐在桌旁優雅地品嘗著瓜果的謝琬落在她眼裡。

想曾經在謝府,她是橫著走的大姑娘,謝琬是無依無靠得在王氏手下小心翼翼討生活的喪婦之女。可眼下。她成了侍候著別家老太太的下官之女,她成了能與二品夫人同坐著吃茶看戲的——的什麼?想到這裡,她自己也疑惑起來。

謝琬是什麼身份,魏夫人十分清楚,可是為什麼她還會尊重著一個這樣的女子?她是以什麼身份得到的魏夫人的青睞?

一定是她矇騙了魏夫人什麼!

她心頭的血又湧上來。魏夫人那樣侮辱她,固然令她憤恨,可這一切的始作俑者卻是謝琬!如果不是謝琬說出她的身份來,她怎麼會被魏夫人這樣當面羞辱?

「謝葳,把戲本子給我!」

季家二姑娘季慕雲面向著女眷們,手卻往謝葳這邊伸過來。

謝葳咬了咬牙。依然溫柔謙恭地把手上戲本子遞過去。

「二姑娘,我去去凈房。」

季慕雲不知聽了妹妹什麼笑話,掩口笑起來,並沒有搭理謝葳。

謝葳等了片刻,便就悄聲退出來。

她走出門外,跟丫鬟玲琅說道:「你去那邊魏夫人的包間,跟三姑娘說聲,我在樓下等她。就說我有話跟她說。」

玲琅頜首,走過來叩向魏夫人的門,把來意跟謝琬說了。

魏夫人皺眉看向謝琬,雖然沒說話。但眉目里的防備之意很明顯。

謝琬也覺得這事有詐,但是沉吟片刻,她卻又安撫道:「樓下這麼多人,出不了什麼事。夫人先坐坐,我去去就來。」

經過這大半日的相處,魏夫人也看得出來她是個有分寸的孩子。便就點點頭,目送她出去。

謝琬一路若有所思到了樓下,只見謝葳正站在人來人往的門內海棠樹下等她。

她走過去,謝葳便微蹙著眉,用著不高但也不低的聲音斥責道:「三妹妹來了京師。怎麼也不——」

「怎麼也不去拜訪三叔三嬸是不是?」謝琬截斷她的話頭,笑道。「我們在黃石鎮上住了那麼多年,大姐姐知道我們家門檻有多高,進門有幾道梁么?說起來我父親還是你們的伯父,是三叔的親哥哥,你們做為小輩多年不曾拜訪,你有什麼立場指責我目無尊長?」

謝葳沒料到她居然猜透了她的用意,饒是心機似海,也不由頓在那裡。

旁邊有人看過來。

謝琬用著像她那樣不高又不低的聲音,繼續沉靜地道:「大姐姐也別惱,妹妹縱然年幼也是有分寸的,不論如何,自家的事當著別人的面來說總是不好,姐姐往後可得注意下分寸。」

海棠樹下的好幾張位子上坐著的人都看過來了。但大多看的是謝琬口中那位不注意分寸的姐姐。

謝葳臉色通紅,眼下她真是被架到台上上不去也下不來了。她從來沒跟謝琬當面鑼對面鼓地交過手,從前看她在謝府里對付王氏謝棋,以為不過是謝棋她們段數太低,氣勢太弱,謝琬仗著是原配所出的嫡孫女才能拿捏住他們,沒想到她在同樣身為嫡出的姐姐面前,竟然也絲毫不失底氣!

看著周圍人投過來的目光,她抿緊唇打量了她一會兒,極力平靜地說道:「原來是我錯了。」

謝琬並不願意與她當眾做這口舌之爭,以免連累自己和魏夫人壞了名聲,便就道:「如果姐姐沒什麼事,那我就告退了。」

她沖謝葳點了點頭,側身走開上了樓。

魏夫人見她神色如常,也十分禮貌地拉她說起戲台上的角兒。雖然說對謝榮一家深為不齒,不過這畢竟是人家的家務事,她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