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大妝 >169赴宴(50粉紅+)

169赴宴(50粉紅+) (1/2)

小說名稱《大妝》 作者:青銅穗  更新時間:2014-09-03 20:11  字數:3371

謝葳不肯低嫁,黃氏能理解,可謝榮這麼樣不聞不問,她就有些看不下去了。

這些日子來說媒的倒也有,可終歸難有合適的。一方面要顧忌對方在朝黨中的立場,一方面又要能對謝榮來說有用處的,再有又要家世相當、男方人品各方面都還端正的,那真是難上加難。

當然也有不少出色的,可不知道為什麼,明明媒人先說對方尚未訂親,後來再來便就都說已經定來了,一兩次還次,次數多了難免讓人懊惱。黃氏甚至覺得,這事像是這些人合著伙來擠兌他們,要看他們笑話似的。

但這些話卻不能當著謝葳說,一說,她心裡自然更不痛快。女孩子家誰能受得了這樣的愚弄?再說了,她也沒有證據,也不過是憑空猜測而。

「母親也不用怪責父親。」謝葳道,「我估摸著,父親這陣子是在忙著公事吧?

「漕運的事雖說跟父親沒什麼關係,可是真查起來想洗乾淨是不可能的。何況眼下內閣又面臨杜閣老告老,季閣老這次希望很大,父親這時候自然要鞍前馬後效力,如此才能從季閣老手下一眾人中脫穎而出,將來被提官也才有說服力。」

黃氏嘆道:「這些我都知道。我就是覺得他也該關心關心你們。你看他多久沒過問芸哥兒的功課了?你的婚事到如今,他主動問過幾次?」

謝榮在外的事她心裡都知道,可她是個女人家,家庭丈夫和兒女在她心目中才是最重要的,總歸葳姐兒的婚事也是大事,如果家裡有個女兒老大不小了還未定親,外人會怎麼傳?自然會扯到閨譽上的事來,他那麼在乎名聲的人,怎麼這會兒倒想不到了。

不過謝葳的體貼大度倒是讓她又寬慰了幾分。

她拍拍她的手道:「你也別著急,進京這些日子我也沒怎麼帶你去走動。過幾日杜閣老的幺孫杜十公子大婚,我帶你去賀喜,順便見見城中的夫人們。她們看到了你,自然就會想著打聽了。」

謝葳笑著偎到母親腿上,嬌聲道:「母親是不是把女兒當成嫁不出去的老姑娘了?」

黃氏撫著她的頭,嗔道:「說什麼傻話?我的女兒這麼出色,怎麼會嫁不出去?」

謝葳很以為是。

楓樹胡同這邊近日熱鬧得很,因為謝琅昨日回來了,而且是繞到南源與齊如錚一道回來的。

謝琅在南邊遊學了大半年,黑了也瘦了,但是說話中氣十足,雙眼綻發著熠熠神采,竟然與去之前成熟內斂了不少。雖然說不上脫胎換骨,總歸是不會再做出把人綁架到山神廟,再塞兩條銀票讓他逃命這樣的事來了。

說起這件事,其實謝琬一直覺得既然有在山神廟脫困的本事,那麼當天在山路上被那麼慘打,也應該不至於會送命才是。而且怎麼還會中了人的麻藥呢?既然能給他下麻藥,難道就不能在山下捉住他,非得到山路上來么?

她隱隱覺得這裡頭可能有蹊蹺,不過他本來就是個滿身具有蹊蹺的人,也就也不去深究了。

這次謝琅回來,並不打算再出遠門了,程淵也覺得先沉澱沉澱也好,於是她便把京師米鋪分了五六間給他打理,然後交代羅縝,家務事上,對外事務除了請示她之外,一併都要再請示一番謝琅,然後留下內宅中饋仍由她掌管。

齊如錚這一到了京,余氏他們自然也很高興,於是不免過問起謝琅和齊如錚和婚事。這兩日請了靳夫人上門做媒,看看京中可有門第相當的人家的姑娘尚未婚配。

靳夫人因為謝琬的關係,來得府上次數多了,於是跟余氏也熟了。到底都是當太太的人,說起話也投機些。靳夫人在說起婚配之事時便就說起:「杜閣老的幺孫杜十公子就要成親了,說起來這十公子也曾是京中一二等的貴公子,這次許的女方卻不怎麼樣,是工部主事婁剛的次女。」

謝琬在旁邊跟齊如綉剝核桃,聽聞後便就道:「也不知是誰做的媒?」

「是鄭側妃的母親,工部侍郎鄭鐸的夫人。」靳夫人知道她通曉朝政,於是著意地看著她說道。

謝琬剝核桃的動果然就緩下來,以杜閣老身為首輔的身份,鄭鐸的夫人替杜十公子作媒不算什麼,可是為什麼女方偏偏會只是個小小主事的女兒呢?你能想像齊如綉嫁給季振元的孫子么?門第懸殊太大了,難免讓人起疑。

婁家次女高嫁到杜家,是杜岑有什麼把柄在鄭家或婁家手裡,還是鄭家或杜家欠了婁剛什麼情?

當然這些事不是她一個姑娘家該過問的,當著大家面不便明說,她依然低頭敲起了核桃。

翌日魏暹以看望謝琅的名義到府來找她算帳。

「明明當初說好到京就讓我請吃飯的,居然一聲不吭的來,又一聲不吭地走,是不是不把我當朋友!」

謝琬一面喂池子里的魚,一面懶洋洋道:「見過嫌窮的,見過嫌丑的,沒見過還有人嫌別人不讓他請吃飯的。敢問魏公子是不是幾年沒出過京,手頭的錢都快發霉了?」她扭頭沖他一笑,又拈起些魚食丟進池子里。「你怎麼這麼閑?」

魏暹呆看了她笑靨片刻,在魚拍水的聲音里回神道:「才不是。是我母親讓我來傳話,說杜閣老家娶孫媳婦兒,請了江南最有名的戲班子來唱戲,會連唱三日,問你有沒有興趣一起去。」

謝琬回過頭來。

她可不會認為魏夫人邀她去看戲是對她有著格外的喜愛之情,她那日在魏府臨走時提起的內閣一事,魏彬後來雖然一直沒有動靜。但是上回羅縝奉她的命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