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大妝 >167要人

167要人 (1/2)

小說名稱《大妝》 作者:青銅穗  更新時間:2014-09-03 13:53  字數:3430

謝琬道:「夫人言重了,謝琬只是說了幾句公道話而已。實在有愧大人和夫人的惦記。倒是大人對我兄妹的關愛,讓我等感激不盡。今日前來,也想向魏大人當面道聲謝。」

不過是場面上的客套話,魏夫人微笑點頭。「道謝是不必了,我讓人請他過來敘敘話便是。」

門外站著的丫鬟很快去了。

這裡謝琬回了魏夫人幾句問話,一身常服的魏彬就進了來。

謝琬起身向他行禮,魏彬含笑道:「快起來。」

魏彬跟兩年前沒什麼變化,兩廂坐下寒暄了一陣,魏彬問起謝琅。謝琬沉吟了一下,便就道:「難為大人惦記,我哥哥學業上還好,只是眼下有件事,不知道大人方不方便幫個忙。」

魏彬哦了一聲,說道:「什麼事?」

謝琬便把齊嵩之事原委皆說了,「大人不是外人,朝堂關係大人比我更清楚,我也就打開天窗說亮話。這件事極可能是謝榮授意郭侍郎為難我舅舅,我知道走吏部正常路子是做不到的,不知道有沒有別的辦法可以伸伸援手?」

魏彬沉默下來。

魏夫人凝眉與謝琬道:「謝榮與你也算是血親,竟然這般為難你們?」

謝琬平靜地笑了笑,並沒有言語。

血親又算什麼?謝啟功還是他的親生父親呢,他當初為了隱瞞王氏的罪行,還不是曾打算就這麼讓他冤死九泉?王氏是他的親生母親,他還不是把她丟進佛堂思過,到如今也還扔在清河不管?為了掩人耳目,還美其名曰王氏是為了照顧謝宏不肯進京。

謝榮這個人,骨子裡就是沒有感情的。縱使有,也被權欲薰沒了。

「這事我不能出面。」隔了半晌,魏彬開口道。「謝榮與我有嫌隙,我就是出面吏部也不定會給我面子。不過我們左丞吳大人說過中書省要放走兩個中書舍人做外官,到時我可以向吳大人舉薦你舅舅隨同外官前去赴任。但是這恐怕要拖上一年半載。一來眼下不知道什麼時候有空缺,二來辦得太急也容易被謝榮他們起疑。」

拖上一年半載,那齊嵩還不定能成什麼樣。前世就是因為官途受挫,他才落下了心病。

齊嵩是典型的文人,官職就是他的全部事業,也是他的立身根本。如今陡然被免職,他的心情可想而知。所以一年半載是什麼樣的情況,她也說不好。

但是,魏彬既然說到他的上司左丞吳士輝的頭上,自然已經是咬了牙答應幫她的了。

她不能再得寸進尺。齊嵩那邊,只好先且勸慰著了。

她起身行了個萬福:「謝琬多謝大人仗義相幫。這份恩德自會銘記在心。」

魏夫人道:「謝姑娘不必如此。說起來咱們兩家也算是誤打誤撞結了善緣。當初你能幫暹兒,如今我們盡己之力回饋下也是該當的。」

謝琬頜首,「多謝夫人厚愛。」看向魏彬,再說道:「我前些日子聽說我表叔說杜閣老已有告老之意,如此看來,內閣便又要添個人進去,魏大人在中書省為政這麼些年,功勞甚大,上下皆服,如果魏大人能夠進得內閣,那我朝真如錦上添花,自然更有一番新天地了。」

魏彬聽她提到內閣,驀地把目光轉過來。

謝琬含笑沖他點了點頭,然後起身告辭。

魏彬是個聰明人,他不會不想競爭這個位置,可是競爭這個位置的人何其之多,他即使貴為二品大員,在中書省從政十來年,也不見得這個位子就會落在他的手上。這世界並不是十分公平,有時候你付出一輩子的努力,得來的只是一點點回報,有時候你擅於利用了機會,結果卻又事半功倍。

謝琬回到謝府,把去拜訪過魏彬的事跟齊嵩一說,余氏他們這才知道謝琬不聲不響替他忙乎這事去了,一時又喜又嘆。

喜的是終於是有了眉目,雖說時間長點,而且也是不知派到哪裡的外官,但終歸是又有了希望,時間熬熬也就過去了。嘆的則是謝琬一個姑娘家這麼樣替她們拋頭露面,這份情要怎麼樣才能還得了。想著她如今還不到十五歲,竟有這份體貼人的心腸,又不禁心裡發疼。

此後更是把她當親生女兒往心窩子里疼,便是後話了。

卻說這日上完早朝,郭興回到吏部衙門。正準備坐下辦公,門外吏卒便就進來:「大人,禮部陳大人奉段閣老之命派人來拿今春待陞官員的檔案,說是禮部要添幾個人。」

內閣里如今有六位閣老,分別是戶部尚書沈昭,刑部尚書季振元,吏部尚書楊鑫,工部尚書張揚,禮部尚書段仲明,兵部尚書杜岑。這六位與中書省左右二丞共同理政,成為胤朝最堅固的朝政架構。吏卒口中的段閣老就是指的禮部尚書段仲明。

郭興揮揮手,讓其拿去。

段仲明雖然與季振元沒什麼深交,但是也沒有什麼不和。按理說禮部這般不大按規矩辦事,他拒絕下來也是有理可依,可如今正是關鍵時期,如果杜岑退下後季振元任了首輔,這些人少不得要安撫拉攏一番,作為季振元的女婿,他自然不能去替他結些怨。

吏卒出去了。

郭興正拿著兩顆印石把玩,門外吏卒又進來了。「大人,禮部陳大人來了。」

緊接著門口一黯,禮部侍郎陳鑒便就出現在門口,笑哈哈道:「郭兄真是好清閑哪!哪像小弟,近日為著春闈殿試之事忙得兩腿打顫,連口茶都沒得喝。」

「還不快去上茶!」郭興斥著旁邊吏卒,一面朝陳鑒拱手:「陳兄日理萬機,百忙之中怎麼過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