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大妝 >163回來

163回來 (1/2)

小說名稱《大妝》 作者:青銅穗  更新時間:2014-09-02 07:55  字數:3409

「這個沒問題!」寧大乙聽完,拍著大腿道:「咱們東興樓如今可是人氣旺得很,包管不出明日,這城裡風向就變了!」

謝琬點點頭,「如此最好,護國公府我們目前惹不起。最好先不惹。」

謝榮從桂子胡同出來,臉色青得可怕。

回到府里,黃氏正在看媒人送來的名貼,聽說丈夫回來頓時微笑迎出來,待見著他這臉色,又不由把笑容斂了下去,說道:「怎麼了?」

謝榮揮手把人都喚退了下去,對著牆壁站了片刻,才回過身來,說道:「靳永這次參漕幫勾結朝臣,你猜是誰背後搗鬼?」

黃氏一怔,「是誰?」

「謝琬。」

「謝琬!」

黃氏驚出聲來,謝琬,這怎麼可能?她只是個閨閣女子,縱使比尋常的閨秀能耐些,總也不至於把手伸到朝堂!「是不是弄錯了?」她試探道。

「靳永手上有七先生遺失在滄州碼頭的私印為證,這還能弄錯么?」謝榮眯起眼來,負手站於堂中,說道:「我本覺得此事此我關係不大,就是我曾經接觸過曹安,那也不算什麼。現在看來,這丫頭是根本是沖著我來的!」

「為什麼?」

黃氏想不明白。即使這件事是謝琬慫恿的,如今目標也是對準的護國公府,以及背後這位七先生不是嗎?謝榮公事上她雖然不過問,可是大致上她也是知道的,他如今是太子輔臣,而且目標是為扶持鄭側妃所出皇次孫殷曜,這七先生被盯上,跟他有什麼關係?

「因為她知道,這印的主人在知道自己被盯上後,一定會去查來龍去脈。」謝榮看著他,幽幽地道:「而當夜滄州碼頭鬧事,本就是她座下的人在挑頭。七先生一定會順著她這條線索去查,當他查到謝琬與靳永的關係,自然會來找我。

「於公,我必須幫助七先生把這個首尾給去除掉,於私,我這裡一動,謝琬則肯定會收到了風聲。她也就從而得知,我跟這件事,起碼我跟這顆印的主人,跟與漕幫勾結的這位七先生有沒有關係了!」

黃氏聽得目瞪口呆。

她實在想像不出,一個連葳姐兒那麼大都不夠的女孩子,居然能有這麼樣縝密的思維,她居然能夠通過一件事看得這麼遠,要不是這話是經謝榮嘴裡說出來,她興許會覺得荒謬不堪。

可是謝榮又怎麼會說出毫無根據的話來呢?

「這麼說,七先生今兒找你,就是為的這事了。」她擔憂的看向他。

謝榮無語。半晌道:「她這是使的離間計,她以我侄女的身份拖我的後腿,好讓季閣老不滿於我。看來,我還是不慎讓她給纏上了。」

黃氏默然無語,她不知道該怎麼說。

他回過頭來,沖她道,「你不要操心這些事。只要好好地管著這個家就好了。」說完他站起身,「我去趟郭大人府上,不必等我吃晚飯。」

黃氏待要開口問他謝葳的婚事,他卻已經披上斗蓬出了去。

霍珧在暗巷裡傾聽駱騫等人回話。

「……季振元一黨最近因為漕運的事有些分身乏術,所以眼下謝榮對謝姑娘並沒有什麼動作。不過卑職估計他遲早會因為滄州碼頭的事懷疑到謝姑娘頭上。謝榮此人心胸狹隘,主上如果要考慮謝姑娘的安全,還宜早作安排。」

霍珧靜默片刻,說道:「知道了。」

謝琬發現,寧大乙辦事還是挺有效率的,他回去的翌日早上城裡風向就變了,許多人在議論著,究竟是誰在背地裡打護國公府的主意,由此也激起許多打抱不平的聲音,覺得本朝就這麼一位功勛卓著的勛貴,而且還是太子妃的娘家,居然還有人這樣處心積慮地算計他,實在太不應該了。

於是,這幾日上朝的時候,人們發現護國公的臉色稍好了些,甚至還主動與靳永打起招呼來了。

與此同時,大理寺也很快派了人去積水潭漕幫總舵進行調查,青使穆癸已經被收押。靳永作為監審,自然亦步亦趨隨行,不讓任何人有機可乘。

要離間謝榮與季振元,當然不是一兩次小把戲就能成功的,但是一兩次不行,還有三四次不是嗎?

謝琬收到這些消息後沉吟片刻,便交待玉雪:「你讓人明天去送個信給魏公子,就說我到京師了。」

內閣的事情她得要防備,左右不過年底前就會有眉目。所以從眼下開始,她也該想個法子去探探魏彬的口風了。當然也不能冒然去見,這些文人還是蠻講究的,越是有事相求,似乎越應該找個合適的契機才是。

但是不管怎麼樣,魏暹還是要先見見的。

玉雪笑著道:「好,魏公子可還欠姑娘一頓飯呢,當時可說好的。」

謝琬也笑了,說道:「你一說起這個,我倒是又想起大姑娘來。也不知道她如今嫁出去了不曾?」

玉雪一面給她端茶,一面說道:「自然是沒嫁。嫁了的話王氏不得有動靜?只是訂親沒有就不知了。」

謝琬記得前世謝葳就是在這屆春闈後挑中的一名寒士,當時這名寒士也是急於在京中立足,如果事情沒有變化,那麼應該也快有動靜了。

她跟謝榮交手必然避不過黃氏和謝葳,往後再見面,肯定不會像從前那樣還能裝作無事般坐在一處談天論地,曾經那些虛偽的姐妹情也將會撕開面紗露出真面目,想起曾經兩個人窩在紗壁後的退間里繡花寫字的時光,真唏噓。

不過人生際遇本就像同生在一棵樹上的枝椏,一開始還是在一起的,到後來必然會分開朝不同的方向長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