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大妝 >162奏本

162奏本 (1/2)

小說名稱《大妝》 作者:青銅穗  更新時間:2014-09-01 20:04  字數:3480

吃過晚飯,謝榮就到了郭興府上。

郭興自從升任了吏部侍郎,也新換了宅第,謝榮到達的時候郭興正在作畫,見著他來,便微笑道:「微平探親歸來,一路可還順利?」

謝榮笑道:「托郭兄惦記,一切都好。」

郭興放下筆,伸手請了他落坐,自己也在旁側坐了下來。等下人們上了茶,郭興將人都喚了出去,而後與謝榮道:「你回去這兩日,京里出了件大事。原本困居在東宮外的廢太孫殷昱,不知幾時失蹤了。初一早上宗室上太廟祭祖之時,皇上命人前去帶他來祭拜,才發現此事。」

謝榮目光一閃,說道:「皇上不是派了人手監護么?如何會失蹤?」

郭興呵了聲,捧起茶來,說道:「那殷昱是什麼人?從三歲起,身邊便有不下十位的侍講武師教其文治武功,到了五歲,更是由護國公親自教其騎術弓射,十三歲上又秘密去了東海,化名參軍了三年,皇上派去的那幾個侍衛,哪裡能困得住他?」

謝榮道:「可是除了皇上身邊這批人,還應該有批人盯著他才是。」

郭興點點頭,半是嘆息地道:「可是不管怎麼說,他還是逃走了。」

謝榮默默抿了口茶。半日後道:「他已然從宗室里除了名,可皇上還讓人把他叫回來祭祖,可見並沒有對他死心。就算逃走了,宮裡恐怕也不會深究。」

「我擔心的也正是這件事。」郭興嘆氣,望著前方。「皇上不但讓他回來祭祖,而且還把這消息留中不發,只命了近侍秘密出宮找尋。而這件事也是我岳父覷得了蛛絲螞跡我才得知的。你這兩日若是在京師的話,也必會發現,這兩日護國公府也屢有人出入,顯然十分緊張此事。」

「季閣老怎麼看這件事?」謝榮問。

「不知道。」郭興收回目光,「我這幾日正忙著官吏調任之事。手上待覆審的履歷成堆,並未曾得閑去見岳父。正準備忙完這兩日,然後再去走走,不如你與我一道去。」

謝榮含笑揖首:「恭敬不如從命。」

一晃過了兩日。這日上晌謝榮在詹事府里處理了些事務,估摸著早朝結束,便就往吏部衙門來,尋得了郭興,一道往季府去。

季振元也剛剛回到府,連朝服都沒來得及換,見得他們二人,便就道:「你們來的正好,我這裡正有事跟你們說。」說著從袖口裡摸出一張折好的紙來,一面坐下一面遞給謝榮:「你看看。這是靳永今早參漕幫濫收雇銀的本子,是我抄來的,你仔細看看!」

謝榮連忙正色接過,細看起來。

片刻之後,他抬起頭來。說道:「如今管漕運的是護國公,靳永參漕幫,豈不是等於參護國公?」

季振元捋須道:「確是如此。但是你仔細想想,歷年來參漕幫濫收船銀的本子數不勝數,都察院與六科幾乎都已經不當回事,這回這靳永為什麼突然要正兒八經地參漕幫?」

郭興默然無語。謝榮沉吟了下,說道:「莫不是還有別的原因?」又一想。「難道是最近都察院副都御史即將告老的緣故?靳永只要勸動了皇上著手調查此事,他的競爭力度便就愈發加碼了。」

季振元哼笑了聲,說道:「哪怕是沒有這件事,他也會參。這漕運的事自打落在了霍達手上,便成了許多人心裡想啃又啃不動的一塊石頭。你以為他有那麼傻,明知道動漕運便等於動護國公府。還要出這個風頭?他這回,是有了漕幫與朝官勾結的證據!」

郭興聞言,頓時吃了一驚,「他有證據?」

謝榮也皺眉了雙眉,顯然也覺此事不似先前他們認為的那麼輕鬆。

季振元吐了口氣。說道:「老夫雖然不知道他手上究竟有什麼證據,但是從皇上的態度來看,是準備要立案了。此事雖然查不到你我頭上,但你們也都給我注意些。這事牽一髮動全身,到時候可莫因小失大,賠了夫人又折兵。」

郭興連忙拱首稱是。謝榮也默然地垂了頭。

出了季府大門,謝榮與郭在街口分了道,直接回了四葉胡同。

黃氏見他面色不善,連忙給他沏了碗茶來,問道:「不是去見季閣老了么?怎麼這麼早回來。」

謝榮坐下嘆了口氣,接過茶喝了半口,說道:「季閣老斥了我與郭大人一頓,連話也沒問,就告辭回來了。」

黃氏忙道:「怎麼了?」

他看了她一眼,和聲道:「公事上出了點問題,無妨。」

謝榮的去向自有人實時地告訴謝琬。

漕運的事交給靳永,他自然有他的法子處理。不管暗中相幫佟汾的那人是誰,只要這件事辦成了,把漕幫背後的朝官拉出水面,他雖說不一定就此成為名臣,在言官史上也算得上有名有號的人物。這麼一件大禮送給他當作拜年禮,怎麼也說夠得上隆重了。

接下來她去拜訪了一下趙貞,而程淵則從趙貞那邊得來個讓人驚愕的消息。——大年初一的時候皇上居然宣詔讓殷昱上太廟祭拜!

謝琬微怔,「皇上當真宣詔讓廢太孫祭祖?」

「千真萬確。」程淵點頭,「雖然這事只有宗室里的人在場,可是傳令的卻是宮人,宮人司里有我們的眼線。但是最近他們口風卻極緊,似乎也出了什麼要緊的事。卻不知道是後宮裡出事還是別的事務就是了。」

謝琬默然半晌,說道:「如此看來,皇上對廢太孫還並沒有死心。」

「我也是這麼想。」程淵點頭。

謝琬跟程淵議論殷昱的時候,霍珧在兩條街外見駱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