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大妝 >161冷情

161冷情 (1/2)

小說名稱《大妝》 作者:青銅穗  更新時間:2014-09-01 13:40  字數:3460

靳永拿在手裡閱看,凝眉半日,說道:「漕幫私下加收商戶雇銀的事雖然屢有發生,但因為漕幫本來就屬三教九流,難以管治,朝廷一向也是睜隻眼閉隻眼。這字據就是交到皇上面前,也不定能起什麼效果。」

「要是這字據還不夠,我這裡還有樣東西,表叔想必會感興趣。」

說著,謝琬又從袖口裡掏出一物來,放在桌上,說道:「去年我在滄州碼頭夜遊的時候,曾經在碼頭附近一條船里無意了發現這個。」

靳永看著她放在桌上的那物,立時拿在手裡,說道:「私章?」

「不錯。」謝琬點頭。說罷,便把當夜邢珠如何發現的這顆印一五一十說了出來。「此印上用的是什麼印泥,表叔久駐公門,想必不難看出來。」

靳永素喜金石鐫刻,拿著印對光看了看,神色就更加凝重了,「這是京師各大衙門通用的『雨山泥』!你是說,有朝廷官員與漕幫勾結牟謀不義之財?」

謝琬點點頭,「雖然不敢肯定,但是從種種跡象看來,這個可能性極大。從此印縫隙里老舊的雨山泥看來,此人定是長期使用這個。所以十有八九是公門裡的人。」

說完她又道:「可是我讓人在京師查了許久,也沒有查到這印的主人。同時我很疑惑的是,此人為什麼出面替漕幫青使解圍,如今漕幫里黑吃黑的現象十分常見,他是不是參與了幫助佟汾爭奪滄州碼頭管轄權的陰謀?」

靳永沉吟半晌,望著窗外道:「朝官與漕幫勾結,這就不是小事了。」

謝琬笑了笑,站起來,「不但不是小事,對侄女這樣的商戶來說,還是很要緊的大事。表叔若能辦成這件案子,陞官加級指日可望。」

靳永深深看了她一眼。將那私章緩緩收了起來。

只要辦成了這件案子,他就又為朝廷立了件功勞,謝琬料定這件事他不會不答應。只是不知道通過這件事能不能隔山打牛驚動到謝榮。他如果有動靜,那就足以證明他也跟漕幫有牽扯。但是如果沒有動靜。那也無妨。

如今進了京,必定少不了會有幾番交手了。

而這個時候,謝榮正在清河預備回京的行程。

黃氏一面讓丫鬟們收拾著行李,一面走過來道:「真的不用把老太太接到京師去么?」

謝榮正在看書,聞言目光連移都沒移。「母親要是去了京師,大哥怎麼辦?這祖宅是咱們的根基,不能丟的。把它交到大哥手上,不出一年我們謝家的聲譽就要毀於一旦。再說——」說到這裡,他抬起眼來,「你別忘了。清河還有個謝琬。有母親在這裡,至少她日子也不會過得太舒坦。」

黃氏看著丈夫,半日在身後在椅子上緩緩坐下來,說道:「這個謝琬,如今當真那麼厲害了么?」

「不知道。」謝榮淡淡的回了一句。又繼續看起了書。

黃氏手扶著扶手,心裡說不上什麼滋味。

說到謝琬,她也很恨她。也是直到分家之時,她才從丈夫口裡知道原來謝葳與魏暹的婚事泡湯,是因為謝琬攪了局。

她雖然不樂意謝葳拿自己的閨譽去換取謝榮的前途,可是到了謝榮出面拋出自己為籌碼的時候,事情已經有轉機了。為了魏暹,謝葳嫁到魏府去後,魏府怎麼也會給謝葳幾分面子。那樣就不會落到完全弱勢的地步了。

如今雖然謝榮仕途越走越順,可是謝葳至今的婚事也沒有著落,眼看都已經快十七了,再拖下去。只怕連謝芸的婚事也要耽誤。想到這裡,她就越發地恨謝琬。從前果然是她看錯了她,竟以為她的目標只是王氏,如今看來,她的目標是包括三房在內的所有王氏所出的後嗣無疑。

可是她又不敢把她的恨表現在臉上。一來她拿謝琬無可奈何,二來,在謝榮面前,她越來越不願表現出她的心思。他雖然已經有三十五六歲,可是年齡對他來說並不是障礙,反而因為閱歷的豐富,而愈加呈現出智慧和深沉。這樣的男人,已經令許多女人甘願投懷送抱了。

而反觀她,永遠都還是他陰影里的那個影子。而且如今她覺得,她這個影子離他也越來越遠了。他已經像是個畫上的偶像,她每日里看得著,但是心卻再也貼不著。當日那個抱著她的腰脆弱地喚著「書蕙」的他,早已經沒有認真的陪她賞過一場雪,折過一回花了。

縱然多年前她已早有準備,可當這一日真正來臨時,她還是禁不住憂傷。對於謝榮,她放不下,她由當日的一灘水,已經化為了他骨架上的血肉,再也脫離不開他了。既然脫離不開,她就只能盡量地讓他記住她溫婉的一面,因此,她甚至都不願讓他看到她心裡對謝琬的恨意。

她這輩子,是絕不要在他面前失儀的。

「老爺,太太,老太太來了。」

花旗輕步走進來,溫聲地沖沉默中的二人稟道。

黃氏收拾了下心情,站起來,迎出去。

王氏由素羅和周二家的伴著走了進來,神色十分不好。不過黃氏自打謝榮把王氏撂在祖宅,只帶著他們母子搬去京師之後,因著距離一遠,對王氏也就寬容許多了。她上前道:「這麼晚了,老太太怎麼還沒歇息?」

因為趙貞那事兒,王氏原先在黃氏面前也有些底氣不足,每回見了面也是客客氣氣地,可是今日她顯然已經顧不上這層,走到謝榮面前,便沉聲喝道:「你什麼意思?還要把我一個人丟在這窮鄉僻野?把自己的老母撇棄不顧,你算什麼孝子!」

謝榮看著她,平靜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