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大妝 >159備選(四月微雨*和氏壁+1

159備選(四月微雨*和氏壁+1 (1/2)

小說名稱《大妝》 作者:青銅穗  更新時間:2014-09-01 03:44  字數:3426

「求主上找回鬥志!」

「求主上振作回來!」

一時間,整個屋頂都充滿著嘈雜的懇求聲。

霍珧看著他們,忽然靜靜地笑了:「瞎嚷嚷什麼?我什麼時候說過不振作了?」

黑衣人都驚訝地看著他。

他瞥了他們一眼,接著道:「她在查漕運的案子,我也覺得這裡頭有很大問題。她很能幹,比我想像中能幹多了,而我暫且想隨著她親自探探,所以暫時沒什麼好用得你們的。等到我要用到你們的時候,自會傳你們。」

黑衣人的肩膀頓時齊刷刷松下來了。

霍珧看著他們,又道:「你們眼下要是閑著沒事,就分幾個人去京師打探打消息,前陣子杜岑不是說他要告老嗎?朝廷私下必有番風波,仔細盯著他們。

「尤其是季振元。這次他上任首輔希望極大。然後餘下幾個人盯盯詹事府謝榮,她一直把他當復仇目標,好好去探探這個人的底細,看看他跟季振元的關係有多牢靠,如果不是很難辦,就先製造點什麼亂亂他的陣腳,省得她老惦記著怎麼下手。」

「卑職遵命!」

為首的人像是終於找到了奮鬥目標,氣量充沛地回道。

等程淵休息了一夜起來,謝琬也完全恢復了平日里精神抖擻的她。

一大早她踏著滿地大雪到了前院,說道:「我們做個假設,如果說這個時候內閣要重組,然後有人要告老退下來什麼的,我們有沒有利用一把對付謝榮一黨的機會?」

程淵聽到這個話怔住了,因為他根本沒想過好端端的內閣為什麼會重組。

但是他認真想了想,說道:「自然可以利用一番。

「如果內閣重組,那起碼說明有新的人要進入,這個人是誰的人,是什麼人就顯得十分關鍵。按眼下的形勢,不管下的是什麼人,季振元一黨既然要幫扶殷曜,那麼肯定也會借這個機會塞自己的人。這樣的話,作為他的接班人培養的謝榮肯定也會因此得利。

「首先我們要做的是破壞他們的計劃,使得他們少去一個有力幫手,然後從中覷機,離間謝榮和季振元的關係。再之後,如果有可能,我們可以推舉一個自己的人上去。」

程淵目光炯炯,顯然從此中也看到了希望。

謝琬點頭:「不錯,我也是這麼想的。但是離間謝榮和季振元的關係不是一兩件事就能辦到的,出手急了容易引起他們警惕,所以只能潛移默化慢慢來。倒是這入閣的人選,我想了一個,你看成不成?」

「誰?」程淵道。

「魏彬。」謝琬平靜地道。「魏彬此人立場公正,本來沒有什麼可能偏過來倒向我。可誰叫謝葳和魏暹那件事使得他和謝榮產生了嫌隙呢?魏彬是個聰明人,他知道謝榮會不待見他,也知道往後如果謝榮真的扶持了殷曜上位之後對他來說不是好事,所以說,他還是具備一定條件的。」

程淵沉吟點頭,「不錯,這的確是個現成的好人選!」

謝琬長吐了一口氣,說道:「不過魏彬也不是那麼容易說動的,畢竟把賭注壓在我身上還是具有一定風險,我得好好想想怎麼做。」

程淵想了想,說道:「姑娘預備幾時進京?」

「錢壯他們把事辦好就走。」謝琬道,「趁著這幾日把手頭些瑣事處理處理,不出意外,謝榮也會回來過年,我們總不能讓他發現我們進了京,所以在這之前得先打點打點。」

程淵深以為然。

邢珠在臘月初回到了府里。她是與羅矩一道回來的。

羅矩這兩年發了點福,越發像個大掌柜的模樣了。她仍舊給謝琬帶回來許多胭脂花粉,還有一些頭面首飾,順便也給玉雪秀姑她們都捎了些。

這些都是他從自己的供奉里拿錢購置的,謝琬也沒有跟他計較,這點東西對於他如今的供奉來說,實在已不值什麼,也就不去拂他的好意。

如今她在京師已經有十多間米鋪,聚福米庄的名頭已為京師百姓所熟知,而米莊裡發行的糧票因為能夠在每間米庄通用,所以深受大家歡迎。如今別的米庄也開始效仿,不過因為聚福米庄最先開始施行這樣的舉措,因而還是佔得了許多優勢。

因為謝琬接下來的目標是整條京杭運河沿線的所有州府,所以羅矩從明年開始,又將有大半的時間往北下奔走。

米鋪要增開,所需的漕船也就更多了。對於滄州碼頭事件出現的神秘人,謝琬也就更急於了解其真面目。

打發走了羅矩,她問邢珠:「查到了什麼線索?」

邢珠道:「奴婢遁著姑娘給的線索去打聽,朝廷里為官的,但是名字或者表字里有『嵐』字的,足有二十四個。而沒有一個人表示曾丟過這枚私章。奴婢也想辦法將這二十四個人的印鑒一一拿來比對過,沒有一個人是相同的。」

說著,她把一張印滿了章印的紙遞到謝琬面前。

謝琬仔細看過,只見上頭密密麻麻的印鑒里,居然真的沒有一個與手上那顆印鑒相同,而且每一個印看起來邊緣都有各種各樣的小瑕眥,看得出都是用過一段時間的舊印,而不是丟失後立即重補回來的新印。

她抬頭問:「確定沒有漏網之魚?」

邢珠肯定地道:「確定沒有!所有在朝為官的人全都找遍了。為此,我還特地問趙大人找來過一份各個衙門官員的名錄。」

謝琬皺起眉來。

既然那枚印上用的印泥是衙門專用的印泥,那就可以肯定是朝堂里的人。而且這印四面邊角都已經摩得光滑,也可以